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不要小看任何人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不要小看任何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睡梦中的赵王被叫醒的时候,他还是有些迷糊。
  
  当宦者告诉他,魏无忌因为很急切的事情来拜访他,如今就在王宫门外的时候,赵王很不情愿的坐了起来,揉了揉双眼,又令人拿来了水,洗了脸,这才整理了衣冠,接见魏无忌。魏无忌在这个时候来找他,国内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可是赵王并不担忧,有马服君和信陵君,自己还需要担心什么呢?
  
  果然,魏无忌穿的很是正式,赵王还是初次看到他如此模样,在点上了火烛之后,两人坐在了殿内。魏无忌开心的对赵王说道:“我是来祝贺您的。”
  
  赵王一愣,急忙问道:“您是为了什么事情来祝贺寡人的呢?”
  
  魏无忌大笑,说道:“国中那些欺骗您的小人,已经被我杀死了。因为这些小人的缘故,贤才们不敢来到赵国,生怕被他们谋害,就是不害怕他们的人,也因为将与他们成为同僚视为自己的耻辱,不敢来投效您。您想要吸引凤凰来栖息,又怎么能让腐鼠聚集在梧桐木下,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呢?”
  
  “赵国的腐鼠多啊。就是像马服君这样仁义的人,若是知道他们所做出的事情,还会留在赵国吗?”,说完,魏无忌便将收集的诸多竹简放在了赵王的面前,赵王听闻事情涉及到了马服君,也是被吓了一跳,急忙翻开竹简,认真的看了起来,这些都是朝中大臣与地方官吏的罪状,种种劣迹,罄竹难书!
  
  果然,赵王越看越是愤怒,气的浑身都颤抖了起来,猛地丢下了手中的竹简,看着魏无忌,说道:“您说的很对,马服君是仁义的人,他要看到这些罪行...”,若是赵括在这里,听到赵王不是因为他们的恶行,而是因为担心他们将自己逼走而生气,他一定会非常的失望,可是魏无忌并不会这样。
  
  他不是未来的旅客,他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对于君王,对于贵族,他非常的了解,这些罪行看似很重,可是在君主和部分贵族的眼里,算不得什么。贵族的罪行,只有背叛,谋逆,吃饭的时候多放了几个鼎这样的大罪,当然,寻常百姓的偷盗,杀人也是大罪,可那不是贵族的罪行。
  
  魏无忌看的很清楚,若是这几个人吃饭的时候用了九个鼎,或者七个鼎,或许赵王就会因为他们的罪行而愤怒,可他们只是杀了几个不听话的百姓,那就没什么了。
  
  魏无忌看到赵王如此愤怒的模样,急忙说道:“所以,我是来祝贺您的,还好这些事情被我发现,我已经将这些人处置了,等马服君回来的时候,不必让他知道这些小人的罪行。而处置了这些小人,就会有更多像马服君这样的贤人会来投效赵国,我准备给荀子写信,向他请教吏治的问题,也好让他知道赵国已经与过去不同了。”
  
  “好啊!!”,赵王的双眼瞬间变得明亮,他开心了片刻,忽然又担心的问道:“您到底杀死了多少人?”
  
  魏无忌反问道:“您觉得他们多少人可以媲美一个马服君呢?”
  
  赵王一愣,再也不敢追问了。
  
  魏无忌继续说道:“我为上君杀死了几百个小人,就会为您带来更多的贤人,这是可以庆祝的事情。小人所留下的空缺,用贤明的人代替,这难道不是您所想要的嘛?我离去之后,如果有人来向您指责我,他肯定是不怀好意的,请您要小心。”,魏无忌并没有在王宫待太久,说完了这些事情,便离去了。
  
  送走他之后,赵王躺在榻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既感到了心疼又感到了侥幸。就在他即将入睡的时候,宦者再次无奈的叫醒了他,赵王愤怒的坐起来,看向了宦者,宦者有些畏惧,他也不想再三的打扰赵王,可是,前来拜访赵王的人,他一个也惹不起,国相魏无忌,如今又是中尉赵豹。
  
  赵豹是赵王的仲父,宦者怎么敢去招惹?如今服侍君主的宦者的地位很低,远没有日后的辉煌,君主可以为了自己的宠妾去责难大臣,可是绝对不会因为服侍自己的宦者而去得罪大臣,如今是君主选择大臣,也是大臣选择君王的时代,君臣的关系并没有日后的那么森严,作为完全依赖君王的家臣,宦者地位自然很低。
  
  赵王真的是很惊讶,他从不曾看到仲父如此惶恐的模样,赵豹的脸色惨白,浑身都在微微颤抖,他深吸了一口气,方才说道:“魏无忌这样的人,不能留在赵国。”,赵王一愣,有些不悦的反问道:“为什么呢?”
  
  “他太过狠辣,就在不久前,他诛杀了两百多位官吏,还有三位服侍在您身边的大臣...他做这些事情,甚至都没有询问过您的意见,若是您放任他继续行事,不出几个月,所有与您亲近的大臣都会被他杀死,到时候,赵国都是魏无忌的亲近,魏国想要吞并赵国,也就成了非常简单的事情。”
  
  “您是说...他是魏王派来谋害赵国的?”,赵王询问道。
  
  赵豹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不然,他为什么要为了一些不值得的理由去诛杀国中的官吏呢?请您将他驱逐,让他不要再回到赵国...”
  
  赵王迟疑的说道:“可是,马服君亲自举荐了他,他也是个有名望的君子,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寡人信任他,将国家的事情交给他来处置,他是不会背叛寡人的。”
  
  “这就是我所担心的,马服君与他非常的亲密,而您又将马服君视作腹心,如果他们两个人勾结起来,您的王令还能传出王宫嘛?”
  
  赵王勃然大怒,站起身来,愤怒的对赵豹说道:“马服君,是赵国的君子,寡人不曾见过像他那样高尚的人,请您不要这样诬陷马服君,所有人都可能会背叛寡人,可是马服君,他绝对不会!”,赵豹吃惊的看着赵王,赵王对他非常的客气,即使很生气,也不会这样当面的指责。
  
  他也站起身来,说道:“您是赵国的君主,赵国若是毁在了别人的手里,最先要殉国的就是您!”
  
  仲父与犹子,不欢而散。
  
  赵王正要回去,虞卿又找上了门。
  
  赵王长叹了一声,看来今晚是无法入眠了。
  
  虞卿面前肃穆的坐在赵王的面前,认真的说道:“魏无忌行事狠辣,这不是赵国的福气啊。”,赵王无奈的低下了头,摇着头,说道:“难道您也不信任马服君所举荐的贤人嘛?难道信陵君这样的君子,也不能让您安心嘛?”,虞卿回答道:“我不是不信任马服君,我是不信任魏无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