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群英璀璨的赵国

第一百二十八章 群英璀璨的赵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穷凶极恶的燕国士卒们包围住了一座乡邑,随着将领的命令,乡邑看起来很大,实际上并没有多少的百姓,围墙也很低矮,甚至还不如马服乡邑,当监门发现周围的燕国士卒之后,脸色大变,急忙拉着小吏,就朝着他们走了过去。带队的是一位年轻的贵族,他带来了一百多位士卒。
  
  监门来到他的面前,俯身行礼,拜见了这位贵族,只是,年轻贵族并没有回礼,指着乡邑问道:“栗腹老贼有多少门客?”,监门身子一颤,方才低声说道:“栗相并没有门客...只有三位家臣。”,年轻贵族凶狠的抓住了他的脖颈,瞪大了双眼,愤怒的说道:“没有什么栗相,您知道吗?”
  
  监门咬着牙,说道:“栗相纵然战败,可他曾有大功。”
  
  贵族笑了笑,将他一推,顿时有两个士卒抓住了他,贵族挥了挥手,说道:“看好他,其余人跟我进去!”,说罢,他便领着百位士卒冲进了乡邑之内,有熟悉当地的士卒在最前方领路,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一座简陋的院落前,士卒们叩响了大门,过了片刻,就有两个老家臣开了门。
  
  凶狠的士卒们鱼贯而入,涌进了院落。
  
  那两个老家臣训斥着他们,被士卒押到了一旁,贵族也走进了院落内,院落显得有些破旧,不太像是一个曾经的国相的府邸,府邸内甚至还有种的菜,以及养的家禽,听到院落里的喧哗声,一位文士从内室走了出来,他身材高大,面相与栗腹颇为的相似,走出了内室,他看了看周围的士卒们,沉默了下来。
  
  “这是上君的命令吗?”,文士抚摸着胡须,平静的询问道。
  
  年轻贵族冷着脸,点了点头。
  
  文士唤作栗文,他是栗腹的长子,早在栗腹战死的消息传来之后,乐间将军便曾找过他,乐间将军说:栗腹被赵括用几千人击败,折损了无数士卒,所携带的粮食也没有保住,上君是不会宽恕他的,请您离开燕国。只是,栗文并没有走,父亲虽然战败,可是他为燕国也立下了不少的功劳,怎么也不会连累到家人吧?
  
  往后,果然燕王没有追究,乐间将军派了人告诉他:上君没有追究的原因是秦人还没有战败,当初栗腹因秦人的约定而进攻赵国,若是秦国战败,上君一定会追责的。
  
  可是栗文还是没有离开,因为,他家里还有老母,老母年纪很大,在寒冬季节,根本无法离开。
  
  如今,乐间将军不可能再来帮忙了,因为,他被软禁了起来,他听闻父亲逝世的事情,想要回赵国祭拜,有人告诉燕王,乐间赶往赵国是要投奔赵国,放弃燕国,燕王大怒,又不敢直接杀死乐间,就派人围住他的府邸,不许他出门。
  
  栗文看着面前的年轻贵族,俯身长拜,说道:“家里只有我与母亲两个人,我的儿子战死在了辽东,我的妻因为这件事悲痛而死,我的母亲今年已经七十多岁,您可以杀死我,还请您宽恕她,可以吗?”,贵族没有迟疑,他点了点头,说道:“可以。”
  
  栗文返回了家里,告诉颤颤巍巍的老母亲,自己要赶往都城做官,上君派了人来迎接自己,请她不要担心,这才告别了她,跟着贵族,离开了乡邑,刚刚走到了门口,他就看到了鼻青脸肿的监门,他朝着监门一拜,说道:“我的母亲一个人在家,没有人照顾,若是可以,请您帮忙照看....我会为您结绳来绊住您的敌人,回报您的恩情。”
  
  这一天,栗腹的儿子,他的家臣,包括他的远亲,都被杀死,燕国再也没有剩下一个活着的栗氏,而他们的罪名是,叛国通敌。朝中与栗腹亲近的大臣,也都遭受到了严厉的惩罚,栗腹在燕国指定的所有方略,政策,也都被废除。就连国人为栗腹摆的祭台,也被摧毁。
  
  燕王非常的愤怒,当初是栗腹一再的要求用兵,这才为燕国带来了这样的祸患,十万大军,竟然敌不过几千老弱,这简直就是燕国的耻辱啊!若不是大臣们劝阻,燕王险些要将国内的齐人都赶回齐国,只因为栗腹就是齐人!
  
  ........
  
  坐在院落内,乐间低着头,萎靡不振,这些天,他常常会梦到父亲,父亲在赵国,他在燕国,父子相见的机会实际上并不多,一年也就能见一两次,这些年里,乐间忙着征伐辽东诸地,开拓土地,增添户籍,整整一年多,都没有时间去跟父亲见面,他也没有想到,父亲会走的这么突然。
  
  每晚的梦里,他都梦到那个高大的男人,让自己骑在他的脖子上,带着自己满院落乱跑,这些,他本来都已经忘记了,记忆很模糊了,可是在父亲逝世之后,这些回忆却是不断的涌上来,那么的清晰,恍若昨日,他记得父亲教自己用剑,他记得父亲给自己送的那匹马驹。
  
  他想起了几十年前的小男孩,和他高大的父亲。
  
  每一天,乐间以泪洗面,这眼泪,仿佛怎么也流不完。乐毅曾经对他很严厉,无论是什么,乐毅都要他做的最好,板着脸,犯了一点点的错误,他都会严厉的惩罚自己,乐间在刚刚长大的时候,非常的厌恶自己的父亲,只愿意待在母亲的身边,可是,当他自己也有了儿子,当他看着那团小生命,觉得自己可以为他而死的时候,他就有些明白了乐毅。
  
  他的儿子逐渐长大,他对自己的儿子,也很严厉,每当儿子躲在他母亲的身边,露出对自己的愤怒的时候,乐间心里有些苦涩,那一刻,他彻底明白了乐毅。
  
  可惜,他明白的似乎晚了些,父子相见,他再也不能跟乐毅撒娇,他只能为自己年少时的过错而道歉,乐毅往往一愣,方才随意的说:我已经记不得了。
  
  乐间的儿子乐叔,如今也与父亲一同被关在了院落内。
  
  每当看到父亲流泪的模样,乐叔心里便很酸苦,他从不见过父亲如此伤心的模样。乐间正在院落内坐着,乐叔便从院落大门笑着回到了院落内,乐叔年纪并不大,是一个勇武的少年,走到了父亲的身边,他坐了下来,方才认真的说道:“士卒们说,上君处死了国内的栗氏,无论是为将的,为官的,乃至是远亲,都没有放过...”
  
  乐间看了他一眼,没有言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