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故虽有名马

第一百二十四章 故虽有名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楼缓很慌。
  
  他在这里并没有看到一个能够击败白起的名将,他只是看到了一个不学无术,纸上谈兵的贵公子,在楼缓到来之后的几天里,这位贵公子是每天都要召集廉颇,魏无忌等人,给他们下达一些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例如藏着牛渡河,等敌人准备进攻的时候就在牛尾巴上点燃火焰,发动火牛阵。
  
  就连传闻里那几个年轻的赵国将领,如李牧,田约等人,对赵括也非常的不满,楼缓曾听到李牧咬牙切齿的抱怨道:赵括让他带领骑兵们断白起的粮道。
  
  楼缓并不愚蠢,面对与传闻截然相反的画面,他想要找一些秦国所布置的暗卒进行询问,可是,他没有想到,几次大战,秦国那些安插在赵军内的奸细都死的差不多了,那些为数不多还活下来的,都是负责后勤,他们打探到的消息非常的夸张,赵括单车冲营,险些一矛刺死白起之类。
  
  这样夸张的传闻,反而是让楼缓更加的不信。
  
  他不了解赵括,可是他很了解白起,白起向来就不是个以身犯险的人,他时刻都不能失去对军队的控制,故而,他是不会冲锋的,什么两人对战,赵括刺白起之类的,显然都是谎话,楼缓经过仔细的探查,发现这些传闻都是来自于赵括的一位门客,那位门客唤作狄。
  
  楼缓想了办法,以想要结交赵括的名义,邀请了这位狄。
  
  说实话,当得知楼缓召见狄的时候,赵括心里还是有些慌的,毕竟,狄是不知道自己的这些安排的,就怕他会露馅啊。
  
  坐在营帐内,楼缓看着面前这魁梧粗壮的大汉,笑着问道:“我在秦国,就已听闻马服君的威名,有心与他结交,得知您是他最为信任的门客,故而想要与您询问关于他的事情。”,狄看着他,笑了起来,“那您可是找对人了。”
  
  “当初啊,我家少君借粮运往战场,在太行遇到秦人的伏击...我家少君身先士卒,连杀四十多位秦人,使得秦人望风而逃啊....”
  
  “在伯仁啊,我家少君冲锋在前,无人能挡,斩将夺旗,他一人,可敌十万人!”
  
  “在长平,我家少君遇到白起,正要擒他,白起这厮害怕,急忙放箭,我还为少君挡了箭矢呢....”
  
  楼缓目瞪口呆,看着狄滔滔不绝的说着,狄就这样不间断的说了一整晚,楼缓只觉得双耳轰鸣,自己就不该找这厮,可是无论他怎么说,这位勇士就是不愿意离去,继续说着马服君的那些英勇往事,可怜的楼缓又推不动他,当廉颇走进了营帐的时候,狄意犹未尽的看了楼缓一眼,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楼缓激动的握着廉颇的手:谢谢您啊,老将军。
  
  廉颇看起来非常的不悦:赵括让不懂得运用兵法,竟是要临时重新编制军队,撤回了驻守丹水防线的士卒,使得防线完全空虚,他是来跟楼缓告辞的,他要带着亲兵去防守,以免白起袭击。
  
  楼缓与廉颇告别,廉颇离开之后,他方才有个时间可以认真的思考,可是狄的那些言语仿佛还回响在耳边,让他头晕目眩,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健谈的人。赵括别的不说,这门客里倒是人才济济啊,楼缓能判断出来,狄所说的都是假话,他也见过赵括,赵括的确高大强壮,可是他堂堂一个主将,怎么也不可能在十万人阵中斩将夺旗!
  
  看来,廉颇与魏无忌,说的并不是谎话,这位将军非常的追求名望,故而任命狄这样的人来为他造势,其实,他并没有什么才能,不然,连他的父亲,母亲,蔺相如那样的人,都会那样严厉的指责他吗?
  
  楼缓认真的坐在营帐内,他在等着,在等待着丹水方面的消息。
  
  如此等了两天,赵括的编制已经完成,可是白起并没有发动进攻,就是在这样空虚的时候,白起都没有发动进攻,楼缓眯着双眼,武安君为什么要诈败呢?为什么要故意败给这位赵括呢?
  
  让赵王用赵括,是应侯的计策,而武安君与应侯不和,他该不会是...
  
  楼缓摇了摇头,武安君不可能为了陷害应侯就付出这么大的牺牲啊。
  
  忽然,他想起了秦王谈及白起的军功时那为难的脸,他猛地惊醒,封无可封!
  
  楼缓做好了离开的准备,想要赶往邯郸,因为他发现,赵括根本就不配来当自己的对手,面对这样稚嫩的贵公子,楼缓原先的一切谋划,都失去了作用。
  
  想要下棋,您得找个会下棋的对手,面对一个连棋盘都看不懂的人,无法形成一个棋局。
  
  楼缓还是向赵括告辞,赵括高傲的看着他,听着楼缓的奉承,忍不住的笑着,楼缓心里格外的鄙夷,却依旧是一副尊崇他的模样,赵括大手一挥,给与了他赏赐,又说道:“我听闻,我的门客狄与您一见如故,不如,就派他来护送您赶往邯郸罢。”
  
  “不用,不用,多谢马服君,不必如此。”,楼缓惊恐的摇着头。
  
  终于,狄还是没有跟着楼缓一同前往,楼缓松了一口气,坐在马车上,朝着邯郸走去。他是想要过路城,到涉,到武安,再到邯郸,如今这几个城池,还是不会轻易开门的,楼缓也就只能住在城外,邯郸郡的道路,远比他离开赵国时要更加的破旧,长满了野草,坎坷不平。
  
  同行的秦人抱怨着这道路,眼里满是愤怒。
  
  楼缓坐在马车上,放眼望去,处处都是废墟,从前的那些小城邑,此刻都变成了死城,空无一人,而在城邑之外,则是坟堆,也不知这里埋葬了多少人,看着这些坟堆,就是那些秦人,也觉得有些不安,仿佛有人正在死死的盯着他们,咬牙切齿,每次从坟堆周围经过的时候,他们总是被吓出一身冷汗。
  
  坐在篝火前,楼缓变得有些沉默,他看着周围的废墟,脑海里却是不断的闪过从前的回忆。
  
  英俊的贵公子,乘坐马车狩猎游玩,城邑的百姓们笑着前来迎接,美丽的女孩娇羞的看着他....而从前那招待过贵公子的城邑,都化作了废墟,而那些热情的人,只怕早已逝世,他们的后人,被埋葬在这里。
  
  楼缓伸出手来,装作挠头的模样,偷偷擦了擦眼眶。
  
  马车接近邯郸的时候,他们终于看到了赵人的踪影,即使是敌对的赵人,也让他们安心了不少,起码,这些赵人还是活着的。奇怪的是,赵人并没有表现出对他们的仇恨,在得知他们前来议和的时候,甚至还有人想要请他们留宿。此处的赵人对赵括都有种狂热的崇拜,谈及赵括的时候,显得格外激动。
  
  楼缓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终于,来到了邯郸城外,邯郸城,倒是与他离开时候,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冷清了一些,马车刚刚来到了城外,就有武士走了上来,带着他们赶往王宫。听着熟悉的乡音,楼缓心里百感交集,看着邯郸城内的变化,只是,这里的人并不热情,那些刚刚从战场回来的男人们,愤怒的眼神几乎要淹没这些秦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