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铁血与仁义的决斗

第一百二十七章 铁血与仁义的决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国的战车驱赶着秦国的溃兵,朝着白起的方向开始了冲锋。
  
  而看着面前这些朝着自己冲锋而来的溃兵,白起沉思了许久,这些溃兵实在是太多,或许,不能说是溃兵,他们只是突围而已,并没有丧失战斗力,可是白起如果想要继续与赵括作战,那就得要解决面前这些溃兵的问题,让他们不要挡住战车,或者,干脆组织他们作为先锋,转身投入战斗之中。
  
  想要让这些突围成功的士卒们散开,不要阻挡,怕是不行,因为在他们身后,是有赵国的军队在进行驱赶,这一招,白起最为熟悉,而他们也无法直接投入战场,看得出,他们依旧是非常的疲惫,尤其是在看到援军之后,他们心里就只有如何逃离包围,就算逼迫他们与赵人继续战斗,若是战败了,他们还是会再次冲击白起的大军。
  
  白起也就剩下了最后一个选择,与当初的魏无忌一样,停止进攻,先将这些溃兵安抚住,并且做好迎战赵括的准备,白起迅速开始了指挥,他的前锋部队分开了道路,让秦国士卒能够逃到后方,不至于阻挡战场,而赵括并没有趁着这个时候展开进攻,他从来不做这样冒失的事情。
  
  他迅速摆列军队,面朝敌人的方向,摆出了一个巨大的三叉戟的阵型。
  
  赵括在中军,李牧在左,田约在右。
  
  不得不说,赵括在外征战的这些时日里,进步还是巨大的,起码在列阵的时候,不会将自己的将士们弄得团团转。白起坐在中军的位置上,看着面前的赵国的阵型,不由得皱着眉头,即使自己前来救援,可是王龁部被围困了太久,伤亡惨重,自己只是带来了五万多人的部队,在人数上,依旧占不到什么优势。
  
  看着赵括蠢蠢欲动的前军,白起心里却是在迟疑,王龁的戎车来到了白起的身边,而王龁早已昏迷,被士卒所扶持着,看着遍体鳞伤的王龁,白起什么都没有说,挥了挥手,让他们将王龁送回后军休息,而自己只是专心的与赵括对峙,双方都是有所忌惮的,白起忌惮的是赵括拥有地形,以及数量上的压制。
  
  而赵括忌惮的,是白起这个人。
  
  他无法理解,秦人为什么会沿着长城出现在这里,而看不到廉颇与魏无忌的军队,他有些担心两人的安危,也不敢轻易的发动进攻,生怕白起之后还有援军。白起的想法原来是很简单的,趁着赵括混战的时候,袭击其左翼,使得他全军陷入混乱之中,可是,他没有想到,赵括用了驱赶溃兵的办法,让他无法在第一时间进行进攻。
  
  如今面对做好了准备的赵括,他还不敢全力猛攻。
  
  赵括站在戎车上,看着面前的白起,脑海里却是浮现着这些日子里的地狱场景,数万无助百姓的冤魂,仿佛在对方的中军上空挣扎,哭嚎,赵括深吸了一口气,中军令旗打出,李牧与田约几乎是同时出兵,战车缓缓逼近了白起部,赵括比他们要慢一步,行驶在他们的中间,做好了随时支援左右军团的准备。
  
  白起即刻列阵准备迎击,白起的军阵,依旧是方方正正的,看不出任何奇特之处,白起从来就不觉得,士卒的数量能够决定战争的胜负,即使士卒不如赵括多,他也要击溃这支敌人,白起打出了令旗,秦人的目光都放在了赵国中军的位置上,放下了长矛,朝着敌人一步一步的逼进。
  
  而在此刻,可怜的蒙骜将军又经历了一次来自赵魏两国的联手夹击。
  
  廉颇与魏无忌,从两个方向试图重演孟门之战,不过,这一次,他们没有得逞,蒙骜将军初次败给了他们,是因为他没有想到廉颇就在自己的身后,可是如今,他是知道两个军团的动向的,故而,他选择抛弃营寨,痛击了前来会军的魏无忌,魏无忌的士卒非常的疲惫,刚刚接近伯阳,就遭受到了迎头痛击。
  
  好在廉颇及时出兵,没有让蒙骜吞掉魏无忌的大军。
  
  随后,蒙骜开始了你追我打的战略,他一直都在纠缠着魏赵联军,阻止他们赶往救援武安,廉颇所用的办法,蒙骜学的非常像,双方都是用对方的办法来进行回击,蒙骜的部队多骑士,战车,非常的灵活,行动力也强,所以在士卒数量不如廉颇与魏无忌的情况下,依旧是没有让廉颇能够轻易的奔赴武安。
  
  甚至,他还做出了一副要重新进攻葛孽,伯阳的架势,这让廉颇压根就不敢放心离开。
  
  武安之外,随着两种不同的战鼓声,秦,赵的士卒不断的逼进,彼此之间,似乎都能看得清面目,一杆巨大的赤色的马服君旗下,是无数包围家乡,捍卫至亲的赵人,在旗帜下,他们已经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是要为马服君而死,马服君会善待他们的后事,会为他们送葬,而自己的赏赐,也会半点不少的落在家人的手里。
  
  他们如此的信任马服君,他们如此的愿意为马服君战死。
  
  马服君从邯郸赶来,他没有带来布帛,钱财,肉食。他只是带了一些希望,和一些细微的尊重。马服君或许不会知道,这些征战在外的将士们,离开家乡已经有整整三年,他们不知道家里的情况,每一个日夜,他们都是在怀念与痛苦中度过,无论是敌人,还是将领们,所有的人能给他们带来的只有伤痛。
  
  他们慢慢的陷入绝望,经历了一次次的溃败,他们甚至不大像个人,他们的身躯任由将领们随意摆布,他们的生命也是如此,只是将领们眼里的几个决定胜负的筹码,没有人看得起他们,他们离死亡是那样的接近。
  
  渐渐的,他们听说,那强大如虎狼的秦国,也有畏惧的人,他们害怕的人,唤作赵括,是马服君的独子。
  
  有人说,等他击败了秦人,他们就可以回家。
  
  从那天起,士卒们无比期待赵括的到来。
  
  邯郸城里赶来的贵族,在来到了长城防线的时候,再也没有将士们克扣他们的粮食冬衣,再也没有人敢打骂他们,将领们坐下来,与士卒们同甘共苦,天知道,赵国士卒们聚在篝火的身边,高唱着赵国歌曲的时候,他们心里对马服君怀着个什么样的景仰,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
  
  这个寒冬,他们过的无比的温暖。
  
  马服君的贤名仁德,他曾经做的那些故事,都在士卒们之中流传,那真是一个仁义的人啊,能在他的麾下作战,真好。
  
  战争持续,马服君会亲自告别那些战死的同袍,有时,他也会痛哭起来,跪坐在那些坟堆面前,士卒们悄悄的看着他,他们仿佛能感受到有什么与过去皆然不同的东西,原来还有人在乎他们的死亡?原来还会有将军因为他们的阵亡而流泪?平日里啊,遇到这样的胜利,将军们是会庆祝的。
  
  相比死去的战事,取得胜利,更应该庆祝,对吧?
  
  勇敢的士卒们会得到马服君的赏赐,有些时候会是钱财,有些时候只是一根羊腿,或者烤饼,坐在篝火前,勇士们流着泪笑着,吃着手中的羊腿,使者在一旁督促着他,这是赵括的军令,必须要让他独自吃完!而战死的士卒,马服君也会派人记录他们的名字,狄告诉他们,马服君在大败燕国之后,将大王的赏赐全部分给了战死士卒的家人。
  
  此刻,他们站在马服君的旗帜下,眼神愈发的坚定,当双方前锋交战的时候,秦国士卒有些慌,他竟从远处那个走在最前方的赵国士卒的脸上,看到了笑容!!!
  
  这不像是去赴死的模样。
  
  漆黑的武安君旗下,秦人握紧了手中的戈矛。
  
  秦人的生命里,只有两件事,战争与耕作,在年幼的时候,他们站在耕地上,看着自己的父亲,兄长,一个一个的离开家庭,有时能够相见,有时却再也不能见,母亲则是会开心的大叫着,告诉父亲,没有杀死敌人就不要回家!!有些时候,朋友的父亲会带着很多赏赐回来,他们会盖新的房子,会有家臣来陪着他玩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