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吻情注定 > 第98章:大结局

第98章: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李秘书的提醒下,晏柠将手中的工卡放在一边。
  
  拿过手机,刚想要接电话,来电却中断了。
  
  晏柠握着手机,想着在这边自个烦恼也不是个办法。
  
  免得徒增麻烦,晏柠决定把事情搞清楚后,才做下一步打算。
  
  她从椅子站起,再次走回顾奕南的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门口,顾奕南的电话再次打来,她将电话挂了。
  
  在进去之前,先敲门提醒才推门进去。
  
  门板一开,顾奕南站在会客区,手中还拿着手机回头看。
  
  两人隔着距离互看着,顾奕南将手机放回口袋里,转身问:“刚去了哪里?”
  
  晏柠往里走,边走边抬手指指左边,“去外面的露台转了会。”
  
  顾奕南微微点头,轻松口吻问:“我都忙完了,下午有想去哪里吗?”
  
  出了夏诗诗这档事,晏柠哪有心情游山玩水,但现在事态并不明朗,晏柠不好明说。
  
  将心事压下,即便心中藏着事,可她还是尽量让自己笑得自然,让顾奕南看不出端倪。
  
  “今天有点累了,哪都不想去。”在谈话间,晏柠走到了顾奕南的身前,“你还要在这边待多久?我有点想回海城了。”
  
  顾奕南习惯地摸摸她脑袋,说:“本来是想空出两天时间来陪你在这边度假的,但你要是想回海城,那今天就回去也是可以的。”
  
  夏诗诗在这边,晏柠极度不想待在这座城市里。晏柠附和:“那今天就回去吧。我太久不回公司不好。”
  
  顾奕南抬手看表,“那我让沈助理备车,等吃过午饭,我们就回去。”
  
  晏柠点头,“好。”
  
  ……
  
  午饭过后,三人一同驶回海城的路上。
  
  晏柠犯困,车子行到一半时闭眼眯了进去。
  
  睡得正香时,顾奕南轻轻摇她手臂,在她耳边温柔道:“小懒猫,到家了。”
  
  耳朵随着他的话而变痒,晏柠揉着耳朵睁开眼,车子已经抵达了家门口。
  
  前排的沈助理已不知所踪,车内只剩下顾奕南跟她二人。
  
  晏柠迷糊状地看着顾奕南,他刮她鼻头,轻声:“要是困的话,就回房间里再睡会。”
  
  晏柠摇摇头,伸手挽住了他的手臂,将脑子靠在他肩头。
  
  顾奕南任由她,但说:“一醒来就这么黏人,跟小猫似的。”
  
  晏柠状似无意道:“我刚才梦到你了。”
  
  顾奕南挑挑眉,似带着浓烈兴趣:“是梦到那些羞羞的事情吗?”
  
  晏柠小力捶他大腿,“才不是。”
  
  顾奕南伸手搂着她肩膀,“那梦到什么?”
  
  晏柠顿住话,其实是在酝酿,几秒后,她小声说:“我梦到你的前女友回来了,你要跟她复合了。”
  
  顾奕南发出笑声,“你刚才到底有没有做梦?我怎么感觉你是故意套我话。”
  
  把话说开,晏柠借机问:“那你以前谈过几个女朋友?”
  
  顾奕南说:“我要是说没有,你又该想我在说谎,我要是说了多少个,你又不开心了,所以,我是傻子才回你这问题。”
  
  坦白说,晏柠对顾奕南是否有前女友一事,并没有太介怀。毕竟,那是顾奕南的过去,无论好的坏的,都已过去了。可她却无比担心自己是否成“三”了。
  
  晏柠从他肩头抬起头,扭转脖子说:“到底有没有嘛?”
  
  “不回答你这种问题,反正,顾夫人是你。”顾奕南避重就轻回。
  
  晏柠坐直身体,半转过身体看他,“老公,我追你的那段时间,你还是单身状态吗?”
  
  顾奕南这一回并不含糊,说得明白:“当然单着,不然怎么会被你骗回家。”
  
  虽然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假的,但有他这一句,她的负罪感得以减少了一点,但也仅仅是一点点。她一天没弄明白夏诗诗的身分,她难以心安理得占着顾夫人的位置。
  
  两人下了车,前后脚回到家。
  
  回到屋里,两人换鞋时,顾奕南问:“你今天回公司吗?”
  
  晏柠摇头,“不回了。”
  
  顾奕南提议:“那我们晚上一同跟沈助理吃顿饭吧,他要离职了。”
  
  晏柠吃惊地“啊”了声,“怎么会这么突然?”
  
  “不突然了。几个月之前,他就跟我提出了离职申情。”顾奕南说,“沈游在我身边待了好些年了,他的能力足以去其它公司当更高的职位,而且他也不可能一辈子当我的助理,如今出去闯荡下也是时候了。”
  
  晏柠挑眉,“那他找到了心仪的公司了吗?”
  
  “我给他推荐了几家,他还在考虑当中。”
  
  听到顾奕南的话,晏柠缓缓眯起眼睛,一脸狡滑地笑着。
  
  顾奕南伸手捏她脸,“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
  
  晏柠打掉他的手,调皮笑着,打了个比方:“老公,如果我挖了你墙角,你会不会有意见?”
  
  顾奕南回味过来,“你想聘请沈游?”
  
  晏柠笃定地点头,“我在公司里缺个有能力的亲信,要是能将沈助理招过来,我也能更好的管理公司。而且,经你手上培育出来的人才,外头都抢破头了。我现在收到风声,还不赶紧拿个号码抢个头位。”
  
  “你倒挺会占便宜的。”顾奕南调侃了句后表态,“我倒是没有意见,只是沈游会不会去你公司,那就要看你自己能否打动他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晏柠对沈助理确是满意,故心思一动:“你把他约在家里吧,我亲手给他煮一顿好吃的。”
  
  顾奕南一听便不乐意,“你的厨艺不是只供我一人的吗?”
  
  一股酸意飘在空气里,晏柠双手握着他手臂:“特殊情况,特殊处理,要是去餐厅吃,显得多没诚意,我可是要利用这一顿饭将沈助理给攻陷的。”
  
  顾奕南还是一脸不情愿。
  
  晏柠安抚地拍拍他手臂,“乖,我一会给你煮糖醋排骨。”
  
  顾奕南听此这才掏出手机来,走回客厅那边给沈助理打电话。
  
  晏柠也跟着迈腿,先去卫生间把手清洁。
  
  再次回到客厅,顾奕南已聊完电话,他将手机摆在茶几上,侧身朝向她,“沈游答应来家里吃饭了。”
  
  晏柠弯眉笑着,打鸡血般小跑到客厅沙发坐下,乐滋滋地掏出手机,在外卖平台挑选着晚饭所需的食材。
  
  顾奕南见状小声喃喃:“平时也不见你对我这么热情。”
  
  晏柠低头看着手机,随口回:“这么酸,一会就别吃糖醋排骨了,不然会更酸。”
  
  顾奕南哼了声,转身走去卫生间洗手。
  
  得亏有便捷的外卖平台,让晏柠免得去超市走一趟的麻烦。
  
  挑选好产品,付过款,她便可以安心在家坐等收货。
  
  买好菜后,晏柠走回楼上洗了澡,再换了一身衣服方才下楼。
  
  来到客厅时,时间刚刚好,她买的菜便已送上门了。
  
  门铃声响起,顾奕南走到了外头拿外卖。
  
  晏柠站在玄关向屋外看了眼,看到门外站着的人确是外卖小哥后,便转身先去厨房忙去了。
  
  不一会儿,顾奕南提着好几袋子走到厨房。
  
  他将袋子搁到厨柜台面,“你是买了多少东西,怎么这么重?”
  
  晏柠把刚刷好的锅摆在灶台上,她走过去,双手撑在橱柜边缘,探头朝袋子瞅了眼,伸手从其中一个袋子里拿出了一个椭圆状的哈密瓜。
  
  双手捧着递给顾奕南,他边忙伸手过来接。
  
  将哈密瓜交到顾奕南手里,晏柠说:“有个瓜能不重吗?”抬手一指冰箱,“摆到那里冷着。”
  
  顾奕南捧着哈密瓜走去冰箱,晏柠便开始捣弄着食材。
  
  从袋子里拿出青菜,是一把绿油油的龙须菜。
  
  晏柠站在橱柜前面择菜。
  
  顾奕南走过来,探头望着两眼,最后道:“工序看起来很烦锁,我还是帮你淘米吧!”
  
  顾奕南被龙须菜给弄撤退了。
  
  晏柠点头,狗腿地附和:“顾老板煮的饭一定好吃。”
  
  顾奕南笑了笑,开始去拿锅,再去米桶舀了四碗米。拿到洗菜盘处盛了点水,顾奕南刚把手伸到水里,客厅外头就传来了电话铃声。是从他的电话传来的。
  
  顾奕南正在淘着米,手上湿哒哒的,他转头跟晏柠说:“出去帮我看看是谁?”
  
  “哦!”晏柠应了声,放下手中的青菜,转身走向客厅。
  
  电话声还在继续着,晏柠小跑过去。往摆放在茶几的电话一瞅,屏幕上显示着“诗诗”二字。晏柠手一顿,本是美好心情,这下乌云压顶。
  
  她拿着手机走回厨房,站在门口处冲里头的顾奕南说:“一个叫诗诗的人打来的,要不要我给你开免提?”
  
  顾奕南还在淘米,他脸色如常道:“不用了,我一会儿再回拨。”
  
  晏柠捏着手机,试探起来:“老公,这诗诗是谁啊?”她故意露出吃醋的样子,“你就存两个字,看起来好亲密哦!”
  
  顾奕南笑着将锅外头的水擦干净,等把锅放到了电饭煲里,盖上煲盖后才走到她身前,敲敲她额头回:“现在到你这么酸了?”
  
  顾奕南拿回手机,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后走回到客厅处。
  
  晏柠站在原地盯着顾奕南,他坐到了沙发后,没见他有打电话,但低头按手机,猜他该是在发短信。
  
  就被这一通电话,扰得晏柠心情郁闷。她走回厨房继续择菜,几度想要冲出客厅跟他摊牌了。但低头看看手中的菜,最终还是忍了,当务之急,还是先把沈游挖过来再说。
  
  ……
  
  晚上七点,沈游如约来到家中。
  
  将饭菜摆上桌,得知这顿饭是晏柠煮的,沈游几度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睨着她。
  
  晏柠应景道:“不用惊讶,你老板头一回看到我会煮饭,也是这种表情。”
  
  沈游淡笑,“太让我意外了。”
  
  三人落座,桌上氛围甚好,等饭饱酒足后,三人转到客厅里聊天。
  
  桌上面摆着晏柠切好的哈密瓜,口感清凉又爽甜。
  
  聊了有个大半个小时,晏柠看时机会成熟,便给顾奕南使了个眼色。
  
  顾奕南接收到她的信号,抓着台面的香烟,扬起来说:“我去外头抽根烟。”
  
  顾奕南拿着烟走向外头的庭院,待顾奕南踏过门槛离开客厅后,晏柠便主动转入正题:“沈助理,听说你最近有离职的打算?”
  
  沈助理较为意外地看着她,“谁跟你说的。”
  
  晏柠解释:“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是听到顾总有提起过这事。坦白说,我对你这个人很满意,不知道您是否有兴趣了解一下我们晏美。”
  
  沈助理为难地转头看了看庭院那边。
  
  晏柠笑着提醒:“我跟你老板谈过了,他说会尊重你的想法,只要你愿意来的话,一切都没问题。”
  
  沈游显得不自在,老实道:“我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这是正常反应,能理解的。”为了打动沈游,晏柠用最简短的话跟他科普了晏美的发展,看到沈游眉头渐渐变得舒展,她便知道有戏。
  
  最终,晏柠使出了杀手锏:“其实啊,我招聘你过来,不是继续让你当助理一职,我是想你能担任我们公司总经理。”
  
  沈游虽在顾奕南那里担任助理,但他平常几乎跟顾奕南所做的事无异,把他安在总经理这个职位,一点都不成问题。
  
  晏柠期盼地望着他。
  
  沈游出了名的谨慎,他笑了笑回应:“听着有点心动,不过我得回去好好考虑一番。”
  
  晏柠点头,“那我期待着你的好消息。”
  
  沈助理反手指向庭院,“我也出去抽根烟。”
  
  晏柠抬手,“请便!”
  
  沈游离席后,晏柠便坐在位置里吃着哈密瓜。
  
  十五分钟过后,顾奕南从门外归来,只有他一人,不见沈游。
  
  晏柠坐在沙发抬头问:“沈游呢?”
  
  顾奕南跨过门槛进来,“已经走了。”
  
  晏柠心急地探口风:“他有没有说要跳槽过来?”
  
  顾奕南走着回来,下巴点了点,“他表示有兴趣,但想回去再周详的考虑。”
  
  这话风成事的机率极高,晏柠顿时欢怀,又叉了块哈密瓜送进嘴里。
  
  那边的顾奕南的脸色却偏沉,他走回来后,稍凝重地站在沙发边上,静静看着她吃哈密瓜。
  
  晏柠把嘴里的水果咽下去,问:“你怎么啦?一脸沉闷的,是舍不得沈助理吗?”
  
  顾奕南摇头,迈腿走回沙发坐下,才说话:“我刚才听沈助理说,你想让他过去当总经理。”
  
  晏柠点头,“对啊!”
  
  顾奕南行事聪明,得知了沈游的职位,就把她的心思想明白。他问:“你是有什么工作计划吗?”
  
  “我的学业还有一年就毕业了,总不能就此荒废的。”晏柠细说,“要是沈游能帮我将公司管理好,我也能安心回去把毕业证给拿下来。”
  
  顾奕南脸色又变了一变,“这么说,你要去一年啊?”
  
  晏柠抬手比划了一个数字八:“准确来说八个月就够了。”
  
  顾奕南仍旧闷闷不乐,“八个月也得异地啊!”
  
  晏柠说:“这毕业证总归要拿下来的,早去晚去都得去,可不早点搞定。”
  
  顾奕南叹了一口气,“这新婚期还没过,就要开始异地了。”
  
  晏柠眯眸笑,“那就得辛苦你了,频繁一点当空中飞人,来多点探望我。”
  
  顾奕南无奈一笑,接着换了个话题:“妈今天问我打算什么时候举办婚礼?”
  
  晏柠提议:“要不等我毕业之后再办吧,不然媒体也会乱写。”
  
  他们的婚礼一定会轰动,筹备时间至少也得三个月,要是媒体到她刚举办完婚礼,就往国外飞的话,指不定会说她们两人是合约婚姻,到时候营销号小作文一写,好好的婚礼都被说成阴谋论,有够扫兴的。
  
  顾奕南想了一会儿,最后也同意:“听你的。”
  
  ……
  
  翌日,晏柠回到办公室,就见许嘉熠坐在钱秘书的工作位置,跟钱秘书一同吃着早饭。
  
  还没有走过去,空气就已经闻到粥香了。
  
  晏柠看过去,两人竟相安无事地并肩坐着,而钱秘书还没有臭脸,从容地端着一杯豆浆在喝。
  
  晏柠往前朝二人走过去,靠近时,看到许嘉熠正耐心地将粥里的葱花挑出来。
  
  晏柠嗅到了一丝别样的气息,他们俩人雨过天晴了吗?
  
  正疑惑着,钱秘书放下手中豆浆,站起来跟她问好:“晏总早。”
  
  许嘉熠还是那个没大没小的样子,手里继续挑葱花的动作,但有出声跟她说:“表姐,你回来啦?”
  
  晏柠点点头。
  
  钱秘书问她:“晏总吃过早饭了吗?嘉熠买多了,您要不要吃点。”
  
  晏柠摆摆手,“你们吃就好。”
  
  晏柠快步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锁上门后,晏柠站在门后傻笑。
  
  钱秘书都改口叫“嘉熠”了,看来这一波妥妥的,两人定是和好了。
  
  晏柠坐到工作位置,给许嘉熠他们留足了吃早餐的时间,快半个时后,才把许嘉熠喊到了办公室来。
  
  许嘉熠来到她办公室,晏柠坐在椅子,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求证:“你搞定钱秘书了?”
  
  许嘉熠心情大好坐在了她对面的椅子上,“你就耐心等着升辈分吧!”
  
  言外之意就是搞定了。
  
  晏柠好奇不已:“我不在的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一句话概括,就是海王忍不住,又去泡美人鱼了。”许嘉熠翘着腿坐着,跟她说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许嘉熠说,钱秘书那个花心男朋友又按耐不住出去约嫩模了,结果又被钱秘书给碰个正着。
  
  两人吵了一通,海王掏了底,说他从来都没打算要当便宜老爸。之所以承诺会娶钱秘书,就是忍受不了钱秘书被他甩了之后,转手就找了一个这么年轻的,觉得自己没脸面。
  
  这一番话落入了钱秘书的耳中,这下是心死得透透,而许嘉熠陪了她一晚上,一边安慰,一边送温暖,最后成功攻下了芳心。
  
  看着两人和好,晏柠替二人高兴,而许嘉熠也正式洗心革面。
  
  “表姐,我决定好要调去开发部好好工作。在我孩儿出来之前,我一定要做点成绩出来。”
  
  晏柠一万个支持,听到他的雄心壮志后,马上给他安排了新的工作岗位。
  
  当天下午,晏柠约赵涵去喝下午茶。
  
  在谈天中,晏柠跟赵涵说了夏诗诗的事。
  
  晏柠对于自己是否是小三一事耿耿于怀,她拿不定主意,遂向赵涵请教:“你觉得我有没有必要去跟顾奕南摊开来问问?”
  
  赵涵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直言道:“你问他也不会跟你说实话,况且,那个女人现在也有男朋友了,而且马上要去国外生活了,你又何须为了一个没有确切证据的矛盾来为难自己。”
  
  话虽如此,可以晏柠还是心里难安,很怕是因为她自己棒打鸳鸯。
  
  赵涵给她信心,“你别胡思乱想,顾奕南怎么说都是潜力股,要是顾奕南跟夏诗诗之前是情侣,你认为夏诗诗会这么容易放手么?”
  
  晏柠没再说话,低头继续喝咖啡。
  
  一个小时后,两人离开咖啡店,接着又去了美容店。
  
  拿过店员给的衣服后,晏柠跟赵涵走到更衣室。各自进到一间,晏柠刚把衣服挂到衣钩上,就有拍门声响,接着是赵涵急躁的声音:“柠儿,我头发陷入了衣服拉链,你快帮我处理下。”
  
  晏柠闻声连忙把更衣室的门打开。赵涵此时仰着脑袋,指着自己的后背,“快帮我把头发拉出来。”
  
  赵涵往更衣间走了几步,背对着晏柠。赵涵今天所穿的衣服,背后有两大排拉链,而她今天又是披散长发,拉链往下一拉,就将头发夹住了。
  
  晏柠看了眼,一大撮头发都塞进了拉链缝里。
  
  她无从入手,轻手轻脚的扯着,生怕弄疼赵涵。
  
  晏柠全程小心翼翼连话也不敢说,而赵涵也没敢打扰他,安静站在她身前,弄了快五分钟,终于将赵涵的头发给拔了出来。
  
  晏柠舒了一道气,刚想要说话,门外便响起了高跟鞋声,还有一把女声:“你都不知道,那个应小桑有多愚蠢,我在她耳边怂恿了几句,她就迫不及待要帮我去收拾晏柠那个小贱人了。”
  
  听到自己的名字在外头想起来,晏柠眉向往一沉。
  
  动动耳朵,从说话声来辨认,晏柠已猜到了刚才说话之人正是安安。
  
  在安安说完话后,有另外一道女声响起:“你注意点啊!这是公众场合,小心隔墙有耳。”
  
  “怕什么呀,更衣室里有没有其他人。”安安说,“你瞧,更衣室的门都打开着。”
  
  还在隔间里的晏柠跟赵涵互相看彼此一眼,纷纷默不作声。
  
  刚才赵涵着急进来,连门也没锁,让安安出现了错觉,以为更衣室都没人。也幸亏她们没有锁门,才晏柠听到了更劲爆的消息。
  
  安安跟女人聊天还在继续着:“还是陶姐您厉害,一出手就将晏柠的那些黑料给传播出去了,关键还不用我们背锅了。”
  
  女人回:“你以为我这么多年的经纪人是白当的吗?这种能耐我还是有的。”
  
  在聊天中,已经可以确定另一名女人正是安安的经纪人。
  
  晏柠听完默默握紧拳头,心想好一个绿茶婊。
  
  她那天还疑惑怎会有两家媒体同时扒她的料,原来隐藏的另一家是安安搞的鬼。
  
  门外头,经纪人又说:“可惜那个蠢女人这么快就出局了。”
  
  安安说:“就是,你上回教我买药用在顾奕南身上,我哥知道后将我训了一顿,现在都不让我自己出手了。本来可以借用应小桑的手继续整那个姓晏的,结果她已不能翻出什么风浪,来,真让人头疼。”
  
  叹气传出来,安安又说:“对了,陶姐你有空帮我去搜索一下那个病情的资料,我哥为了掩饰那个药,非编个病情去向顾奕南撒谎,现在我还得圆回去,不然哪天我真成为了顾夫人,这谎话就穿帮了。”
  
  经纪人说:“得了,我给安排医院,给你弄一个病历,保证万无一失。”
  
  在更衣间里头的晏柠咬着嘴唇听着。这个安安果真不安好心。那天在生日宴会上,知道她有那种病之后,晏柠还有点小内疚,觉得自己这般冤枉了一个病人。哪知道安安全程就是一个撒话精,什么病都是假的,都是为了骗顾奕南。
  
  晏柠气极了,迈步往前一走,昂首挺胸迈步出去。
  
  她穿的也是高跟鞋,一走动地上就踩出了声音,吓得站在镜子前面的安安跟经纪人同时惊着脸回头。
  
  看到是她后,两人的表情跟见鬼似的。
  
  晏柠大步走过去,站在两人面前,直视着安安,“安小姐好本事,一边装病,一边惦记着别人的老公。”
  
  安安不服,张嘴想要反驳,但她的经纪人却抢先一步拦在她面前,阻止她说话并开声说:“这位小姐,请注意你的说辞,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你要是敢诋毁我的艺人,我会告你诽谤。”
  
  在经纪人说话的时候,安安已挽着包要离开了,看着相当默契。
  
  晏柠被经纪人拦着无法追上去,但她有冲着安安的背影说:“安小姐,请你自重。”
  
  安安没有回头也没有反驳,脚步急促地离开了更衣室。
  
  经纪人见安安顺利离开后,才松开手跟着离开。
  
  两人走后,赵涵拿着手机走出来。
  
  “柠儿,录音加录像,我全都帮你弄好了,我看在证据面前,她们俩人要怎么狡辩。”赵涵这个机灵鬼在听到她被安安说坏话时,就迅速把手机录音打开了。除了第一句没有录到,安安之后说的那些劣质行为全都被录了进去。
  
  而就在她刚才出来跟安安对质时,赵涵也在更衣室里把录像打开,全程跟拍。
  
  正如赵涵刚才说的那句,在证据面前,容不得安安狡辩。
  
  赵涵问:“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需要用我的账号帮你爆料吗?”
  
  赵涵的粉丝众多,这种八卦的料经她账号发出来,肯定会轰动网络,但晏柠并不想这样做。,安安的经纪人可是个厉害人物,什么样的绯闻她都能洗白,这种爆料对于她们来说,根本就是无关痛痒,搞不好还能借此宣传一波。
  
  晏柠摇头拒绝,“把这些录音跟录像发给我就行。”
  
  赵涵照办,但还是重复问:“你有什么打算?”
  
  晏柠淡笑,“回家看看枕头风好不好使。”
  
  当天晚上,晏柠跟顾奕南翻云覆雨后,她凑在顾奕南的耳边说:“老公,如果我让你跟一个朋友断交,你会不会同意?”
  
  顾奕南平躺着转过头,眼神意外看着她,“怎么啦?谁惹到你了。”
  
  晏柠侧躺着,在他怀里凑了凑,“你先回答我,会不会答应。”
  
  顾奕南摸摸她脑袋,回话:“这个问题虽然听着有点无理,但仔细想想。你要是强烈抗议不喜欢我哪个朋友,那就不来往呗。毕竟老婆就只有一个,跟朋友比起来,你比较重要。”
  
  晏柠伸出一根手指在他胸膛上画着圈圈,“那如果那个人对你有恩呢?”
  
  精明如他,顾奕南很快就猜到她暗指的人是谁。他问:“安安惹你不高兴了?”
  
  “不仅不高兴,而且相当生气。”晏柠看着顾奕南说。
  
  顾奕南追问:“发生什么了?”
  
  晏柠转过身,伸手去床头柜拿来了手机。把录音跟录像都给顾奕南看了,还向顾奕南简单陈述了更衣室的发生的事,
  
  顾奕南看完之后眉头紧皱。
  
  晏柠表态:“他们两个兄妹都没安好心,一边陷害我,又一边觊觎着你。我不喜欢他们两个。”
  
  顾奕南把手机屏幕锁上,将她的手机摆到床头柜,接着又拿起自己的手机。
  
  将手机解锁,顾奕南就当着她的面,把安安两兄妹的联系方式都扔进了黑名单,不仅是通讯录的,连各大社交软件全部来了一个黑名单套餐。
  
  顾奕南虽然没有说话,可已用行动跟安安两兄妹绝交。
  
  ……
  
  时间一晃,两个月过去了。
  
  许嘉熠自从调去了开发部发,每天努力工作,跟换了一个人似的,让晏柠好是欣慰。
  
  就在昨天,他们两人去登记处领了结婚证,正在筹备婚礼中。
  
  她的小姨本来对钱秘书的年纪稍有不满,可跟她相处后,还是被前秘书温柔的一面给打动了。
  
  闹心的事,还是有的。
  
  在一个月前,顾氏集团召开了股东会,在召开会议之前,顾天擎死心不息地过来游说她,说让她把票投给他。她一直没答应,使得顾天擎含恨在心,竟带了十几号人跑去郊区的别墅,相当流氓地去骚扰她父亲。
  
  她父亲被吓得不轻,昏倒在地,磕到了脑袋,至今还未苏醒。
  
  她一气之下,不顾老爷子的反对,将顾天擎给送进了监狱。虽然关的时间不长,但这件事惹得二老太太上门闹了几回,对她一通臭骂,各种不雅的词语辱骂。
  
  顾老爷子向来也偏心顾天擎,这一弄,她是彻底双双把顾老爷子跟二老太太都得罪了,但顾奕南却无所谓道:“不用管他们,怎么高兴怎么来。”
  
  至于工作上,沈游正式加入了晏美,成为了她得力的拍档,也给她在公司扫去了不少障碍。沈游还是个工作狂,做事雷厉风行,跟顾奕南有得一拼。
  
  渐渐地,她这个老板便闲了下来。
  
  见时间空余,晏柠正式考虑回去继续学业的事。
  
  经她跟顾奕南的商讨下,出国的事就定在了一周之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