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吻情注定 > 第96章:嘴巴不甜怎么哄老婆高兴

第96章:嘴巴不甜怎么哄老婆高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即便很想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可她还是忍着没向顾奕南询问。
  
  她将眼珠子一转,弯眉一笑,“你们几个男人挤在一个池里,我去凑什么热闹。”
  
  顾奕南提议:“那我陪你去假山那边泡。”
  
  约在后方五六米的地方,有一座假山横在那边。
  
  晏柠点头,拿开盖在腿上的毛巾,将毛巾搭在椅子扶手,刚动腿将要起来,顾奕南却递了一条手臂过来,掌心位置面向他,示意她不要动。
  
  晏柠顿住动作,抬眸看着顾奕南,他走到了她的椅子旁边,弯腰下来,一手伸进了她的腰后,另一手托着她曲起的双腿。两手同时用力,顾奕南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横抱起。
  
  晏柠本能搂着他的脖子,动作默契而又亲昵。余光一扫,见陆霖凡他们三人正看着过来,那眼神好像在说“卧-槽”。
  
  不喜欢在大庭广众下晒恩爱,她小声提醒:“还有其他人呢,放我下来。”
  
  “怕什么,我们又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我抱一下我老婆,怎么了?”顾奕南淡定从容地抱着她往假山那边走去,还说,“他们三个该来感谢我,刺激一下他们,也让他们尽早把婚姻大事都解决了。”
  
  晏柠说不过他,随他抱着走向假山那方。
  
  来到假山后面,那边有三四个不同形状的泡池。而那一面假山如同一面屏风隔断了外头的视线,让这一边如同他们两人的小天地,不受任何人打扰。
  
  顾奕南弯腰把她放到了池边坐着,晏柠把脚放进池里,才两秒钟不到,那发烫的温水使她随心地发出“哇哦”的叫声,后迅速把脚抬起来,把双腿摆回到池边。
  
  池边附近有一个温度计,晏柠瞅了一眼,四十度的高温,难怪那么烫了。
  
  顾奕南站在她的身侧,晏柠坐在地上抬头看,“这水太烫了。”
  
  顾奕南低眸笑,“怎么这么差劲,你动作小点,进去待一会儿,适应了温度就不觉得烫了。”
  
  “还是别了,我怕一会把我自己给烫熟了。”晏柠把手掌撑在地面,双手一撑,人就从地上站起。
  
  低头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晏柠指向旁边那个圆形的泡池,“我去那边泡。”
  
  迈步过去,晏柠在下水之前先去看了看温度计,确认这边的池水没有那么高的温度,才走往入口处,准备下池。
  
  沿着台阶往下走,温水淹过她的小腿。往里走了几步,找了个舒适的地方往下一坐,温水已盖过她的腰际以上。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玫瑰香味,晏柠偏头一看,池边地上有一颗石头,上面刻着“玫瑰池”。
  
  原来她待的正是玫瑰池,难怪香气撩人了。
  
  被香味熏陶着,而温泉池又腾腾冒起着烟气,让她卸去一身疲惫。
  
  顾奕南在那方挑战了一下那个高温池,最终还是败阵下来,朝她这边走过来。
  
  长腿踩进水里,顾奕南走到了她旁边的位置坐下。身体往后一靠,他将双臂弯着搭在池边,眼睛闭了起来,那样子相当享受。
  
  晏柠转头看他,“有那么舒服吗?”
  
  顾奕南睁开眼,跟她挑眉,“有美人在旁能不舒服吗?”
  
  晏柠从水里抽出手来,用湿漉漉的手小力捶了他胸膛一下,娇嗔说:“嘴巴这么甜。”
  
  顾奕南凑近她的脸,眨着眼睛灼灼道:“没办法,老婆就只有一个,嘴巴不甜怎么哄她高兴。”
  
  晏柠含笑地瞪他,“油腔滑调。”
  
  把手伸回池子里,晏柠双手在水里搅着,池水被她扰得荡起水纹。看着不平静的水面,晏柠燃起了些坏心思。她扭转脖子,笑眯眯的看向顾奕南。
  
  顾奕南将脖子往后,看穿他的心思,问:“一脸狡猾的,想做什么坏事情?”
  
  晏柠没回答,只是默默的从水里抽出了一手掌,她的手沾满了温泉水,水珠滴滴嗒嗒的往下掉,她就抓着这个瞬间,将手中的水全甩向顾奕南的脸。
  
  顾奕南忙着将眼睛一闭,偏头去躲过她的水袭击。
  
  两人距离之近,他避无可避地被她甩了一脸水。
  
  顾奕南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水,说她:“幼稚鬼。”才随着他的话落下,顾奕南停住擦脸动作,把手收回来后将双手并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小盘。他迅速往池水里一捧热水,而后精准地往她身上一泼。
  
  晏柠赶紧转身用后背对着他,但作用不大,刚刚说她是幼稚鬼的那个人,跟她做了同样幼稚的事情。
  
  没有被水盖过的衣服,原本是干的,可被顾奕南一泼水,已经不能幸免。晏柠见状做出反击,学他那样用双手捧水,往他身上泼。
  
  童心大起,晏柠跟顾奕南在池子里互泼,如同泼水节一样,玩得不亦乐乎。
  
  一番激战后,两人全身上下都湿透了,头发挂着温泉水。
  
  晏柠用一条手臂指着他,“好了,中场休战。”
  
  晏柠坐着不断往池子另一边挪,想要跟他拉开距离。
  
  顾奕南抬手将湿掉的头发往后一缕,那姿势帅得不行。
  
  下一秒,他抓着她抬高的手,用力一拽。
  
  晏柠坐着被他拖了过去,一额头扑在了顾奕南胸膛上。
  
  顾奕南搂着她,低哑道:“战火是你挑起的,哪有中场休息这么一说。”
  
  晏柠撒娇,“我累了。”
  
  “累也受着。”顾奕南捧着她的脸,对着她的唇一顿啃,用另一种方式延续了这一场混战。
  
  ……
  
  在温泉区待了快两个小时,众人才各自散去。
  
  在返回酒店的路上,已经是夜深人静。
  
  晏柠困得不行,就在后排睡着了。之后的事她没了记忆,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她已在躺在床。
  
  顾奕南已起床了,正站在床尾处穿着衬衫。
  
  晏柠揉着眼睛,声音沙哑地跟他问了声好:“老公早。”
  
  顾奕南系着扣子回:“早。”
  
  从床坐起来,晏柠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低头一看,她身上穿着浴袍,还香喷喷的,肯定是有人昨晚替她沐浴更衣。
  
  晏柠对顾奕南眯着眼睛笑,甜笑道:“老公,辛苦了。”
  
  顾奕南从衣柜里拿出了一条领带,冲她晃了晃,“既然知道我辛苦了,还不过来给我一点奖励。”
  
  晏柠看着他手中那条领带,以为是他是要她帮忙系领带,二话不说就掀开被子,穿好鞋子走过去。
  
  站在他的身前,晏柠接过领带,刚想要帮他搭到脖子上,顾奕南却突然把她搂进怀里,大掌往下至臀,他动作利落地托着她臀,将她从地上抱起。
  
  晏柠叉开腿被顾奕南抱至他腰间位置,由于身体凌空着,她缺乏安全感,如同抓着救命稻草那样搂着他脖子。
  
  被他托起来后,两人的视线处于平视状态。近距离互看了几秒,顾奕南问:“奖励呢?”
  
  晏柠笑笑,把红唇凑了上去,给了他一个托臀式早安吻。
  
  蜻蜓点水的一下,晏柠就把脑袋收回来,可顾奕南将脚步一跨,抱着将她压在了衣柜门上。
  
  蜻蜓点水变成了耳鬓厮磨。漫长的时间,她头脑发晕,且她人还凌空着,老担心会摔下去,心跳一阵的加速。
  
  吻毕,晏柠气喘吁吁趴在他的肩头上,像一只被抱到街上的猫,紧紧搂紧主人。
  
  顾奕南将她抱回了床,把她放到床沿处坐着。
  
  顾奕南总算心满意足了,刮刮她的鼻头,心情大好道:“早上陪我回公司,我将下午时间空出来,陪你在临城走走。”
  
  晏柠无力地把脑袋靠在他身上,说:“好。”
  
  *
  
  一个小时后,两人去到分公司。跟昨天一样,晏柠坐在会客区享受着秘书买来的早餐。顾奕南又是一杯黑咖啡,还有蹭了她两口早餐,接着忙去开会了。
  
  吃过早餐后,晏柠坐到顾奕南的办公位置,拿着他的电脑处理了一些工作事宜。
  
  忙完之后,已过了一个小时,晏柠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忽觉得困了。
  
  从椅子站起来时,晏柠举着双手伸了个懒腰。
  
  往休息室方向走去,她打算进去补个眠。
  
  推开休息室的门,将房间的光源点亮,晏柠坐到床沿处,拿出手机看了看,发现手机已经快没电了。
  
  她的手机充电线放在外头的沙发上的包包里头,晏柠懒得出去,想着不知道床头柜的抽屉有没有充电线。
  
  把手伸了过去,将那个原木色的抽屉拉开。
  
  脑袋凑过去一看,抽屉里摆着几本书,还有剃须刀,纸巾等杂七杂八的东西,晏柠用手翻了一下,并没有发现数据线的身影。可就在她想把抽屉合上来时,忽然在抽屉里看到了一个银色的正方形盒子。
  
  晏柠一看盒子上方的英文,表情僵了僵。
  
  这是……套。
  
  晏柠手顿了顿,把那个盒子拿了上来。包装已经被拆了,里头只剩下了一个。
  
  晏柠顿时连睡意都没了,双手用力捏着那个小盒子。往盒子正反面看了两下,上面的生产日期是上年的。
  
  所以说,这是顾奕南上年用剩的。
  
  晏柠恼火地将那个盒子扔回到抽屉,再暴力将那个抽屉重重地推回去。
  
  她双手叉腰坐在床沿处,直感一波干醋来袭。
  
  虽然吧,这盒玩意已经是上年的了。那个时候他们俩人还没有任何关系,顾奕南要做什么,跟谁在一起,那都是他的自由。
  
  只是,一想到他跟别的女人在这张床滚过,而他昨天又在这边跟她那啥啥,晏柠膈应死了,浑身难受。
  
  这么一想,晏柠忙站起,半点也不想再跟这张床沾边。
  
  她回头看了那张床一眼,一通火没处撒,最后用力一跺脚,再抬脚往床踢过去。她想要往床垫踢一脚泄愤,可一时没控制好方向,一脚踢到了床架,疼得她抱着痛脚,在原地单脚跳着。
  
  被这一插曲一搅,晏柠现在毫无睡意了。
  
  离开了休时室,晏柠走回会客区,站着连喝了三杯水压火。
  
  刚刚把水喝光,顾奕南开会回来了。他推着开门进来,脸上有些疲惫,但还是笑着说:“是知道我回来了,特意站起来迎接我吗?”
  
  被一股醋意左右着,晏柠没法扬起半分好脸色,她脸臭着,“你想太多了。”
  
  晏柠转过身用后背对着他,把杯子放回桌面时,她怒火不减,又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对着杯子翻了个白眼。
  
  顾奕南将手中的文件摆回到办公桌后,朝她走来。走到她身后,顾奕南从背后抱着她,将下巴支在她的肩上,懒懒道:“昨晚没睡几个小时,今天开会议太累了。”
  
  要是换作平时,她肯定会心疼地说一声“辛苦了”,可晏柠当下就是哪都不痛快,也看他哪都不顺眼,她似吃了炸药似地呛道:“有哪个工作是不辛苦的?一点点小事就喊累。”
  
  顾奕南把脑袋抬起,惊着脸看她,“谁惹到你了?”
  
  晏柠烦躁地推开他,乱编了一个借口:“我来大姨妈了。”
  
  顾奕南信以为真,“难怪。”
  
  难怪泥-妹!
  
  晏柠咬紧牙关,往沙发坐下,再顺手拿了本杂志。她虽然拿着杂志,可注意力全都不在上面,她手指胡乱地翻着页,心里还想着休息间的那玩意儿,越想就越气。
  
  顾奕南往桌面斟了一杯水喝,等喝完后,他放下杯子问:“下午想去哪里玩?”
  
  晏柠用力捏着手中杂志,没好气回:“不去了。”
  
  顾奕南问:“为什么呀?”
  
  “不喜欢,人多。”晏柠继续着翻杂志的动作。
  
  顾奕南提议:“那我们去点人少的地方。”
  
  “不去。”晏柠抬眸说,“今天哪都不想去。”
  
  跟他互看着,顾奕南皱眉状,后将视线盯着她手中的杂志在看,神情带着古怪。
  
  晏柠再次看回到杂志,才发现自己把这本书给拿反了,怪不得顾奕南的表情会这么奇怪。
  
  已装不下去了,晏柠把杂志合上,再往茶几随手一丢。
  
  她干脆不掩饰自己的怒气,抱着手臂坐在沙发一角生闷气。
  
  顾奕南看了她几眼,走过来坐到了她的旁边,“你这样子看起来是在生气。”
  
  “是啊,我是在生气。”晏柠就顺着他的话说。
  
  顾奕南沉眉,“气什么?”
  
  晏柠冷哼一声,即便没有回答,可那一道哼声已代表了千言万语。
  
  顾奕南很快就接收到她的讯号,伸出食指,指向自己的胸膛,不确定地求证:“跟我有关?”
  
  晏柠板着脸坐着,用沉默回应了他。
  
  顾奕南伸手去搂她肩膀,晏柠反感地挣着身体挣开他,但顾奕南手劲偏大,还是一把将她给搂过去。
  
  顾奕南紧紧搂着她,后问:“明示一下,我做错了什么?”
  
  晏柠不吭声,全然不搭理他。
  
  顾奕南握着她的双肩将她的身体给扳过来,强迫两人面对面坐着。
  
  晏柠憋着一股气,腮帮子鼓起来,将视线盯着窗户在看,就是不看他的眼睛。
  
  她已是一脸愤慨的模样,可耳边竟然听到了一些笑声。
  
  顾奕南竟然当着她的脸在偷笑。
  
  他一笑,坐着的沙发就有微微的震动感传来。
  
  晏柠气得把脑袋拧回来,一拳头打在他手臂上,不满道:“你是钢铁直男吗?看不到我在生气,你不会哄啊。”
  
  顾奕南忍着笑说:“我想哄啊,但你的样子实在太逗了,特别像幼儿园班的小孩子在闹脾气。”
  
  对上嬉皮笑脸的他,晏柠就想收拾他一顿。想起顾奕南怕挠痒痒一事,晏柠报复地将双手全部攻击他腰间,使顾奕南一边阻挡一边在笑,嘴里还在求饶:“老婆,放过我。”
  
  晏柠今天就没想放过他,双手不停地挠他痒痒。
  
  顾奕南不断往后倒,上半身最后躺在了沙发上。
  
  他看准时机,精准握住了她的双手腕,不让她有机会再去袭击他,顾奕南说:“先告诉我,我错在哪里了?”
  
  晏柠双手被他抓着动弹不得,被迫趴在他身上,她瞪了他一眼,“自己想。”
  
  顾奕南挑眉,“离开这间办公室后,我就去了会议室开了个会,真不知道哪里做错了。”
  
  晏柠把脸转到了一边,愤愤不平的样子。
  
  顾奕南直说:“男人的心思没有你们女人细腻,你不直接说的话,我真有可能一辈子都猜不到。”
  
  晏柠说:“先松开我手。”
  
  顾奕南摇头,“那你继续挠我怎么办?”
  
  晏柠继续瞪他,“还能怎么办,凉拌啊。”
  
  顾奕南闻言笑,松开了她的手,晏柠得以坐起身体。
  
  顾奕南也跟着坐起,没皮没脸的将一条手臂搂过她腰。
  
  晏柠嫌他烦,绷着脸说:“自己去房间的抽屉看。”
  
  顾奕南把手臂收回去,双腿站起,步履偏快地往休息间走去。
  
  不一会儿,顾奕南拿着那个盒子走了回来,脸上温着浓浓的笑。
  
  走回到沙发区,他把那个盒子随手往桌面一丢,而那个盒子掉落到桌面时,不偏不巧直立于台面,大大的广告标志面向于晏柠所坐的方位。
  
  晏柠越看越恼火,把手臂递过去,将盒子弄翻,让盒子平躺在桌面上。
  
  顾奕南坐回来,漫不经心道:“就因为这个跟我闹脾气啊?”
  
  晏柠不知如何说起。
  
  这个产品的生产日期都是上年的,那个时候他们两个人都是自由身状态,她现在还拿这个说事,确实无理取闹,但她就不想跟别的女人共躺一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