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吻情注定 > 第94章:最动人的情话

第94章:最动人的情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噼里啪啦地说完,完全没考虑自己说的话有多逗。
  
  她说完后,屋内的陆霖凡跟宋虔丞都同时发出笑声。
  
  顾奕南笑着将她搂进怀里,跟房间里的两男人说:“给你们看笑话了。”
  
  晏柠的脸贴着顾奕南的胸膛,能听到他平稳的心跳。
  
  记得上回在海哥那里着了道,顾奕南的心跳声快到似在打鼓。可此时,他心跳如常,以及淡定的反应,足以看得出来,该是她自己多虑了,顾奕南并没有吃下那种玩意。
  
  陆霖凡跟宋虔丞的笑声还在继续,晏柠想起刚才那脱口而出的话而挂不住脸。
  
  忽觉没脸见人,她将脑袋埋在顾奕南胸膛里不愿意出来。
  
  顾奕南搂着她离开了房间,沿着走道走到了旁边的另一间休息间。
  
  推开门进去,顾奕南松开她后,就往一张椅子坐下。
  
  他笑容浮于脸,笑个不停。
  
  晏柠被笑得脸都绿了,坐在他旁边后,用手中的矿泉水去捶他大腿,抗议:“你还笑,你知道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吗?”
  
  顾奕南努力地忍着笑意,后说:“原来你这么担心我啊!”
  
  “我当然担心。”晏柠突想起安安平时那一脸谄媚去勾顾奕南的样子,便忍不住宣示主权,“只要你一天还是我的男人,那就得全身心都是我的。”
  
  顾奕南挑眉问:“那我真被染了怎么办?”
  
  “那要看你是不是主动的那一方。”晏柠一秒变凶,“你要是主动求染的那个,我一定会给你施以酷刑。”
  
  顾奕南问:“跟我说说酷刑都是什么,也好让我有心理准备。”
  
  晏柠一口气说:“先来一个碎蛋套餐,再免费送你一堆娃娃,把你玩废了再扔。”
  
  顾奕南貌似被她的话给吓倒,惊着脸说:“柠儿,我发现你有很暴力的一面。”
  
  晏柠不想继续讨论这事情,她将眼珠子一转,话题改了一个:“我白天在药店看到安安去买那种药了,样子鬼鬼祟祟的,我看到她出现在这里,还以为她要对你意图不轨。”
  
  顾奕南将身体往后一靠,姿态慵懒,“是你想太多了,那药不是给我吃的。”
  
  听他这语气,顾奕南是知道怎么一回事,她追问:“那是给谁吃?”
  
  “听他哥哥说,安安从小身体抱恙,得要靠那种药来稳住病情。”顾奕南说。
  
  晏柠以前倒是在新闻见过,说那种药可以作为平替药,可安家也不缺钱,她疑惑:“他们怎么不买更贵一些的药?”
  
  顾奕南回:“听说是那药的副作用比较小。”
  
  在顾奕南的解释下,晏柠免为其难地接受了这样的答案,心里想今回是自己误会安安了。
  
  而另一边的房间里,安安垂着脑袋坐在沙发上,安阅双手叉腰站在她面前,手里恼火的拿着一盒药,压着火在训话。
  
  “你说你有没有带脑子出门?想对顾奕南用这种药,你也要分场合才行。这是别人家的生日宴会,里里外外的都是外人,你收买佣人,你以为能保得住秘密吗?”安阅道,“幸好我及时发现了,不然我们这几年跟顾奕南维持的关系,就要被你一手毁了。”
  
  安阅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家妹妹。就在十五分钟前,他们两兄妹抵达宴会后,就先去给寿星祝贺了,之后安安就借故说离开。
  
  安阅在商界混久了,精于察言观色。在来赴宴会的路上,他就发现安安处于高度紧张状态。
  
  当时两人坐在后排,他不断看到安安在左手掐着右手,似乎在做什么艰难决定。
  
  他看在眼里,但没有直问,直到看到安安要单独离开,他才放心不下,悄悄跟了过去。
  
  跟他分开后,安安上了楼,跟一位佣人接头,两人便走到了走道的隐藏角落里。
  
  他跟上并躲在暗处,看着两人的一举一动。
  
  只见安安把一盒药递给佣人,叮嘱:“一会儿把药掺在酒里,你看到我跟顾奕南独自聊天的时候,就肆机端上来,记得别弄乱了,把加了药的酒水递给顾奕南。”
  
  安阅一听这话感觉大事不妙,顿时走过去出现在二人面前。
  
  安安跟佣人都呆住,不知所措。
  
  安阅从口袋掏出皮夹,从里头掏出了一点钱,塞到佣人手里,吩咐:“嘴巴闭紧一点,不该说的别乱说。”
  
  安阅把安安递给佣人的那盒药给夺了回来,意思是不用佣人干了。
  
  佣人收了钱,领命离去。
  
  佣人走后,安阅怒瞪相视,跟安安秋后算账:“你是不是疯了?”
  
  “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啊?”安安哭了,“我现在见他一面都难,我只能在这个时候下手了。”
  
  安阅不留情面,“我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妹妹。”
  
  就在安阅将要往下说时,顾奕南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走道上。
  
  看到顾奕南后,安阅立刻止住了本要说的话。
  
  顾奕南很快就看到了安安那双通红的眼睛,他走了过来关切:“怎么回事?”
  
  安阅手里还握紧那盒药,已经没办法藏了。免得那佣人将他们出卖了,安阅机智地支开安安,“你去卫生间把脸洗一洗。”
  
  安安低着脑袋走了,走道上只剩下了顾奕南跟安阅。
  
  顾奕南看到安阅手中的那盒药,脸有困惑。
  
  为了打消顾奕南的疑惑,安阅把那盒药搁到前方的窗台上,表露出烦心的样子,“我真被我妹妹气死了。”
  
  顾奕南问:“她怎么了?”
  
  安阅附以一叹:“安安从小身体就有病,得要靠这个药稳定病情,但她吃多了,就有抵触心情,现在竟然动起了买假药的心思,想要蒙骗我,躲避吃药。这事被我发现了,把她骂了几句就开始闹脾气。”
  
  顾奕南看了看窗台那盒药,提议:“你跟她好好的谈,别一开声就把人给骂哭了。”
  
  安阅点头,但又刻意地跟顾奕南说了说安安的假病情,想让顾奕南更加相信。
  
  等说完之后,安阅拿起放在窗台的药,“我去找她,失陪了。”
  
  跟顾奕南别过后,安阅找到安安,把她拽进了这间休息室,才有了现在兴师问罪的这一幕。
  
  到了此时此刻,安安仍旧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愚蠢:“你以前总说让我等,可我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他现在都娶妻了,是不是要我等到那女人把孩子生下来?”
  
  安阅气死,“笨人出手,聪明的人出口,这种简单的道理你也不懂吗?”
  
  安安晃了晃脑袋,表示不懂。
  
  安阅恼心地将那盒药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开始跟安安科普。
  
  “楼下有一个叫应小桑的女人,我去调查过了,那人跟晏柠是水火不容的状态,而且做事冲动,任性不顾后果。你一会儿想办法跟她熟络下。想要做什么事又或者想达到什么目的,用嘴巴就行了,其他的事交给别人去做,我们一双手要干干净净。”
  
  安安听明白后,立马收住眼泪,道歉:“对不起哥,是我冲动了。”
  
  ……
  
  晚上十点。
  
  在场的友人都聚在客厅,准备一会儿的零点时刻,好跟寿星庆祝生日。
  
  客厅里都是分圈子坐的,玩得较好的那些坐在一块。
  
  晏柠坐在顾奕南的旁边,跟杨颂文他们在一起。
  
  陆清映已经被陆霖凡安排司机送走了,晏柠跟其他在场的女生不熟,就老老实实待在顾奕南的身边,听着他们男生之间谈着她不感兴趣的极限运动话题。
  
  而客厅的彼端,安安已利用了她超强的人际沟通能力,成功搭上了应小桑。
  
  两人并肩坐在一起,正交头接耳地低低热聊。
  
  安阅方才跟安安说过,应小桑就是典型的千金小姐,被家里人保护着而不知人间险恶。每天过得逍遥自在,又喜欢被别人追捧,只要不逆她意,别盖过她的光环,一切都好说。
  
  安安就抓着她这个特点,对应小桑一顿猛夸。
  
  得闻应小桑最近正在追一部电视剧,疯狂迷恋着剧里的男主角。为了让应小桑上勾,安安亲自找到经纪人,各种帮应小桑搭线,花了点精力终于让应小桑顺利添加了那位男明星的微信。
  
  这一举动下来,彻底攻陷了应小桑的防线。应小桑现对她又搂又抱的,兴奋道:“安安,你人真好。”
  
  安安若无其事地笑着,但心里在骂着她傻蛋。
  
  应小桑捧着手机,看着男神的微信号而在傻笑。
  
  安安往桌面端起水杯喝了两口,改而问:“小桑,听说你跟晏柠是同学。”
  
  应小桑闻言脸色微变,“你提她干嘛?”
  
  安安将秀发往后一撩,“就是想了解下她是怎样的人?”
  
  应小桑当即警觉,“你想跟她当朋友啊?”
  
  “不是。”安安故意一叹,“我跟她是当不了朋友的。”
  
  应小桑问:“为什么?”
  
  “实不相瞒,我以前跟顾总的关系挺好的,我本来以为我跟顾总会顺理成章走到结婚这一步,可就是仅仅几天的时间,顾总忽然跟晏小姐结婚了。”安安愁着脸说,“我跟顾总这些年来的感情,竟然比不过她的几天。我当真好奇那个晏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也想知道自己输在哪里了?”
  
  只要不是站在应小桑的对立面,就不会触碰到她的逆鳞。安安恰到好处地表达了自己要说的,也让应小桑知道,她们是同一边的。
  
  应小桑听完脸色喜乐,各种诋毁晏柠的话随口就来:“男人有哪个不喜欢骚浪贱的,晏柠可把这三样发挥到极致。不是你不好,是对方段位太高了。”
  
  安安很合时宜地换上惊讶,“晏柠是这样的人吗?我看着不像。”
  
  “别被她的外表给骗了。”应小桑使劲地灌输,“她这个人风评很不好的,在学校的论坛都被扒烂了。”
  
  能感受到应小桑在暗暗使坏,安安装傻淡淡回应:“真没想到她是那样的人。”她叹叹,“那我输得太不甘心了。”
  
  应小桑在她耳边吹风:“本来你才是顾夫人,这一声不哼就被人抢了。如果是我,也会不甘心的。”
  
  “可不甘心也没用啊。”安安露出苦涩一笑,“我争不过她的。”
  
  “谁说的。”应小桑把脑袋凑过来,“男人都是好脸面的,你一会儿想办法让晏柠多出糗,就算顾奕南现场不发作,但回家后肯定会跟她吵。他们两人一吵,你不有机会了吗?”
  
  应小桑见不得晏柠好,是这个时候有人跳出来跟她站队,应小桑肯定不留余力的怂恿,并想借用她的手搞破坏,去拆散顾奕南跟晏柠。
  
  然而,安安已看穿她的小算盘,打算对她来个反利用。
  
  于是,她无辜一笑,“这样不太好吧!况且我也不知怎么让她出糗。”
  
  “来,我教你。”应小桑拿过自己的手机,将a大的学校论坛打开,把晏柠的黑料全找出来,将手机屏幕递给她看。
  
  安安粗略地看了下,这内容绝对劲爆。
  
  应小桑说:“你混娱乐圈跟媒体最熟,把这些资料给相熟的媒体一发,晏柠的丑闻全都铺天盖地了,到时候营销号小作文一写,就算顾奕南信她,但顾家人也不会信,肯定对她各种不待见。”
  
  这确是一个妙招,豪门最注重脸面,但安阅叮嘱她不要自己动手。为此,她婉拒:“还是别了,我胆子小,做不来的。而且,顾总也应该是喜欢她的,我还是不趟这浑水了。”
  
  正说话时,安安故意把视线投向顾奕南那边,引导着应小桑也跟随她的视线看过去,从而燃起应小桑的战斗力。
  
  应小桑看了几秒后,瞪了她一眼说:“你啊,这种性格怎么斗得过她。”
  
  安安低头看着杯子不说话,最后将杯子放回到桌面,显得闷闷不乐地说:“我出去透透气。”
  
  安安站起离开,往大门方向走去,但走到了一半,她又停步走到了一盆栽背后躲了起来。
  
  她站在那里,远远观察着应小桑的神情。
  
  那边的应小桑,正一脸烦恼样。
  
  她还以为找了一个帮手,哪知道安安是个无胆匪类。
  
  应小桑郁闷地抬头,又再看到晏柠跟顾奕南笑着聊天,那脸部表情洋溢着幸福。
  
  她放在膝盖的双手握成拳头,看到晏柠过得这般幸福,她就隔应得难受。
  
  她越想越不平衡,极度想要拆散他们夫妻二人。刚才她推荐给安安的做法,再一次飘上她的脑海。火气左右之下,她低头按手机,找到了一位做自媒体的朋友。
  
  应小桑在社交软件的私信写道:“有顾奕南妻子的黑料,要不要?”
  
  自媒体朋友:“要。”
  
  应小桑把那些论坛上的贴子全部复制粘贴过去,还添油加醋地写:“晏柠就是个n手货,经常跟不同的老男人勾搭,在大学时期还堕过胎。”
  
  自媒体朋友回了一个震惊的表情。
  
  应小桑为发泄私愤,又随口乱说:“听说她在国外并不是去留学的,而是去给有钱人生孩子去了。结果中途流产了,后被人抛弃了,刚好她家里又出现了变故,连月子都没坐,就迫不及待地回国勾搭顾总。”
  
  一通文字打完之后,应小桑心底畅快,最后又怕暴露自己的身份,嘱咐:“记得给我打重码。”
  
  自媒体朋友回复:“好的。”
  
  跟朋友聊完之后,应小桑再度看向晏柠,得意的神情藏也藏不住。
  
  同时地,安安看到应小桑那个得意的样子,她便红唇勾起。虽然不知道应小桑在背后搞了什么小动作,但一定会对晏柠不利。
  
  安安笑意加深,那种有傻人在背后助攻的感觉太好了。
  
  末了,她也掏出手机来,找到了a大的学校论坛。
  
  她把那些关于晏柠的黑料帖子通过聊天软件转给了自己的经纪人发过去,并写道:“找一个手脚干净的媒体,把这些资料放出去。”
  
  ……
  
  顾奕南跟友人们还在聊着那个她不感兴趣的话题,她插不上话就把手机拿了出来,点开了搜索引擎,输入了“极限运动”四字。
  
  页面刚跳出来,顾奕南便偏头过来看她手机屏幕,问:“有兴趣?”
  
  晏柠摇头否认:“就是觉得这些运动都挺危险的,就是在玩命。”
  
  顾奕南点头,“确是危险,以后不会去了。”
  
  “为什么?”晏柠刚才还听到杨颂文说顾奕南极爱玩这些冒险的。
  
  顾奕南将手掌搭在她大腿上,“以前自己一个人,去玩儿这个就是图个新鲜,但现在不能去了,毕竟家里还有个美人儿,我得好好活着。”
  
  顾奕南总是这样,不会说那些甜言蜜语,但随便的一句话,总让她抗拒不了。
  
  好好活着,陪着另一半到老,多动人又朴实的情话。
  
  心头热得暖烘烘,晏柠凑到他耳边用小小的声音说:“老公,你这样子,我真想现在就扑倒你。”
  
  晏柠发现自己也被顾奕南带坏了,这种话随口就来。
  
  顾奕南咬着她耳朵说:“那零点一过我们就回酒店。”
  
  晏柠耳根一热,脸蛋微烫地笑着。视线往大门方向一瞥,见到一身西装革履的沈助理从门外走着进来,晏柠抬手拍了拍顾奕南的手臂,示意沈助理来了。
  
  沈助理来到顾奕南所坐的沙发旁边,弯着身子凑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不知道他们俩在说什么,但顾奕南的眉头挑了挑,肯定是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沈助理汇报完毕,顾奕南点点头而后吩咐:“就按你说的来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