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吻情注定 > 第92章:冤家路窄

第92章:冤家路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微弱呼吸声透过电波传递过来,对方轻吸了下,缓慢道:“是我,柳絮。”
  
  柳絮自报身份后,晏柠抓紧手机,话风转向冷漠:“柳小姐有事?”
  
  “听说你在临城,晚上见个面。”柳絮说。
  
  晏柠对柳絮有着很强烈的排斥感,很明确地回:“不方便。”并不想跟她有任何的交集,晏柠又再强调,“以后别再联系我。”
  
  “大家都是女人,你无需对我这么大敌意。”柳絮用傲慢的语气说,“怎么说我都是你前辈呢。你对我还是放尊重点好。”
  
  膈应谁呢?
  
  上回跟顾天擎合伙骗她去餐厅一事,她尚未追究,现还敢提尊重二字。
  
  她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柳絮一再找她麻烦,那就别怪她说话难听。
  
  晏柠发出了一声笑,直白犀利道:“跟我谈尊重之前,麻烦你先去学习一下何谓自重。”
  
  不管柳絮对顾奕南存在何种心思,她现时的行为已经在破坏着别人的家庭。
  
  柳絮姿态极高,“我也不是来求你的,若不是你碍我道了,我当真懒得理你。晚上七点,xx餐厅,来不来随你。”
  
  把话撂下,柳絮率先将电话给挂断了,独留晏柠举着电话心生郁闷。
  
  听着那“嘟嘟”声,晏柠拿下手机,对着屏幕抱怨:“莫名其妙。”
  
  ……
  
  晏柠并没将柳絮的话放在心上,也没有跟顾奕南提起过。
  
  傍晚六点多,待顾奕南忙完之后,她便随顾奕南出发去参加他朋友的聚会。
  
  目的地是在一栋别墅,是顾奕南的是一位朋友在举办生日宴会。
  
  下了车,两人往屋里走去。
  
  缓步前行着,眼前那栋豪华别墅彰显着主人家的地位。
  
  屋外的草坪架着烧烤炉,由三位穿着厨师服的男人在料理着,而庭院的另一方是就餐区,精美蛋糕,酒水摆在一边。一张极长的长条型的长桌,由碎花桌布铺设上方,白色椅子搭配,桌面上摆着鲜花。
  
  桌子上方还支起了一顶布艺遮阳篷,一眼望去,满满的田园风。
  
  有几位男女正坐在长桌那边喝着香槟,聊着天。
  
  适时,有一男人朝他们看过来,后举起香槟杯子隔空跟顾奕南打了声招呼。
  
  顾奕南只是礼貌地跟那人微笑点头回应,并没有走过去。
  
  晏柠以前没见过这些人,站在顾奕南身边随口一问:“是谁啊?”
  
  顾奕南领着她穿过庭园,边走边回:“在临城的一些生意伙伴,不算太熟。”
  
  晏柠点点头,没再询问。
  
  来到别墅前面,踏了两级台阶,再跨过门槛,便抵达屋里的玄关。
  
  晏柠停步往里头看了眼。
  
  客厅精心布置过,充斥着过生日的气氛,像是一个小型酒会,场面好不热闹。
  
  客厅里已坐了二十多人,男女掺半,但客厅之大,一点也不觉拥挤。
  
  友人们纷纷聚在宽敞的客厅,喜欢唱歌的,对着宽屏电视在高歌。喜欢聊天的,就三三两两凑成一团在热聊,还有一角落在玩着狼人杀的。
  
  晏柠随顾奕南先是去找到主人家,那人正坐在客厅沙发上跟友人在聊天。
  
  顾奕南过去打招呼,“tom!”
  
  tom是今天的寿星,也是这栋房子的男主人。
  
  寿星站起来,笑着回应,“顾总来了。”寿星的目光流转在她身上,笑道,“可终于见到传说中的顾夫人了。”
  
  一语落,坐在客厅的人好些朝他们这边看过来。
  
  同时间被人这般盯着,说实话,晏柠有点心发虚。
  
  顾奕南抬手搂着她肩膀,大方介绍:“我妻子,晏柠。”
  
  众人笑笑,陆续有人说恭喜的话。
  
  有位坐在寿星旁边的男人在起哄:“这结了婚的男人就是不一样,顾总看着比以前更容光焕发了。”
  
  顾奕南调侃:“不用羡慕,等你把多年的老大难问题解决了,你也会容光焕发。”
  
  坐在附近的人都在笑,而一道女声在笑声中突兀响起:“这不是我的老同学吗?”
  
  晏柠跟顾奕南同时回头,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高挑女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晏柠看到女人的身影,眉头轻蹙。
  
  应小桑,她的大学同学,跟她并不对盘。
  
  应小桑手里拿着红酒杯,步调轻盈地走过来,最后站在晏柠的身前,笑着看向顾奕南道贺。
  
  “顾总,新婚快乐啊!”她将视线挪到晏柠身上,笑眯眯道,“我们a大校花就这样被顾总给摘走了,那些跟小柠逛过校园的男生们,怕是要在家哭泣了。”
  
  呵呵,男生们三字,笑里藏刀。
  
  细细品味应小桑刚才那一句话,表面听着是道贺,实则是暗暗在跟顾奕南传递她的感情史丰富,不是个好女人的意思。
  
  这一声恭贺,摆明是想让她难堪。
  
  应小桑虽出身于名门,但行为作风却一点都不正道,而且容不得别人的锋芒盖过她。
  
  记得在大一刚进校园时,应小桑跟她同样都是新生。
  
  应小桑行事作风高调,很快就以美貌赢得新生校花的称号。校内男生都在讨论她,可谓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可后来,晏柠在偶然的机会下登上了学校舞台。一舞过后,艳杀全场,也无心插柳夺了她新生校花的头衔。
  
  从那开始,应小桑就处处跟她作对,跟她死磕了整个大学时期。
  
  以前,学校论坛总是持续有人发帖子黑她。
  
  一会儿说她被老男人包,一会儿又说她滥。
  
  那时候,晏柠气得不行。直到大学毕业,她才意外得知,那个黑了她多年的人就是应小桑的小号。但那时两人已毕业了,不好找她算账。
  
  再后来,晏柠去到国外留学,就没跟应小桑见过面。多日再碰见,应小桑待她还是带着敌意。瞧瞧,这一开声就放冷箭,是多想要她们两夫妻闹矛盾。
  
  晏柠想要开声反呛,可身旁的顾奕南却将搂着她肩膀的手挪向她的腰间,抢先一步说:“原来我妻子这么抢手啊!看来我得加倍待她好才行。”
  
  能听得出来,顾奕南是护她才这样说的。
  
  应小桑想看她们夫妻不和,可顾奕南却表现得毫不在意。
  
  很快,应小桑又出招:“那你得看紧点了,晏柠可是我们学校的名人物呢,各种被男人包的新闻就没断过,当真抢手得很。”
  
  客厅之大,远的那些友人听不见这话,但在寿星附近的那些多少能听见,脸色也都变了变,纷纷鸦雀无声,令这边的气氛紧张起来。
  
  晏柠气得握紧拳头,这应小桑肠子都坏透了。
  
  在应小桑说完那句话后,顾奕南彻底黑脸,他怒声:“跟我妻子道歉。”
  
  寿星也看不下去,忙着接话:“小桑,立刻道歉。”
  
  应小桑冲顾奕南无辜一笑,装模作样道:“抱歉啊顾总,怪我嘴太碎,无心冒犯到你妻子了。”应小桑举起手中红酒,“我自罚一杯,就当是给顾总赔罪。”
  
  应小桑抬头饮下酒,待杯子见底后,她拿着空杯子走向客厅另一边,那一脸笑意,毫无悔过之意。
  
  寿星歉意地看着顾奕南,“不好意思啊!我替我表妹向你们道歉。”
  
  寿星又看晏柠,“希望你别跟她计较。”
  
  晏柠沉默着没去接寿星的话。
  
  应小桑这行径带着浓浓恶意,晏柠真没法装圣母说出一句“没关系”去替她开脱,而且她刚才那句道歉并不诚心,只是碍于顾奕南的脸面才勉为其难挤出来的。
  
  见她没反应,寿星又转向顾奕南那边求助:“颂文跟霖凡在楼上打麻将,我们一同上去玩会儿消消气。”
  
  寿星主动提出打麻将,此举不难看出,他是想故意输钱给顾奕南,好让他消气。
  
  顾奕南不作声,但看着晏柠,等她表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