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吻情注定 > 第88章:宝藏老公

第88章:宝藏老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把一个小孩从哇哇落地到拉扯成人,是一个漫长而需要时刻教育的过程,绝不能这般草率的决定。孩子生出来后,貌似不单单仅是要一个健全的家庭,更多的还需要父母亲的正确引导与陪伴。
  
  常言总说小孩子年纪小不懂事,可往往都是小孩子能最准确的感受到父母亲的情感。
  
  真的假不来,假的真不了。无论是情感,还是为人处事,孩子都会依照父母亲的行为作为榜样。
  
  如果孩子发现自己的父母亲的婚姻并没有任何的情感,这无形之中就给孩子灌输了错误的思想。
  
  这是晏柠最不想看到的。
  
  就拿她自己来说,父母亲的相处态度也间接影响了他对顾奕南的态度,
  
  所以她已经想好,如果她一直跟顾奕南保持着这种奇怪的关系。那她会选择不要小孩,毕竟她没办法给孩子正确的引导。
  
  晏柠坚定自己的立场:“孩子可以要,但不是现在。”
  
  顾奕南追问:“理由呢?”
  
  心里想得清清楚楚,但好像要跟另一半沟通的时候又变得词穷,晏柠想了想,最终道:“等公司稳定之后,我还打算回国外把剩下的那一年学业修完,孩子的事要等我毕业之后再说。”
  
  顾奕南没有反驳,但脸有深思的神情。
  
  两人一下沉默了下来,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说话。
  
  晏柠先将视线挪到了另一边,心里却在想,他跟柳絮的事还令她难受着,现在竟跟她探讨起了孩子的问题,晏柠真觉得她跟顾奕南的相处方式也够奇葩的。
  
  她其实也不爱这样闹脾气,晏柠把目光再次挪回顾奕南身上,她将手机摆到了枕头底下,叹了一口气后主动退了一步:“我给你一个和好的机会吧!”
  
  顾奕南侧身往床边坐下来,“是什么?”
  
  两人平视着,晏柠平和道:“你一再跟我保证那个不是你的孩子,我也不让你发什么公告文了,你就在自己的微博,又或者朋友圈,随便挑一个地方,发一条文字解释那个不是你的儿子就行。”
  
  她之所以执着于这个解释。其实就是想要得到顾奕南一个肯定的态度。他现在棱两可的不发公告文,真的让她很难不去怀疑这个孩子的身世。
  
  坦白说,他这样做,让她很为难。她甚至连去许嘉熠家吃饭都不敢,就是连她自己也得不到答案,就很难有底气地在亲友面前解释这一茬。
  
  要是她信哲旦旦地跟朋友拍胸脯说那不是顾奕南的孩子,到头来却给了他一个大反转,场面那得多难看。
  
  晏柠已做了最大的退步,只是希望他在小圈子范围内澄清一番,可顾奕南却再一次寒了她的心。
  
  他不含糊地说:“我目前没办法发任何的澄清通稿,私人圈里的也不行。”
  
  晏柠好不容易压住的怒火,在猛烈上涨。她拔高音量:“为什么?”她难以理解,连和好的台阶她都已经给顾奕南铺好了,可他却偏偏反其道而行。
  
  顾奕南还是那一种态度:“过些日子再告诉你。”
  
  晏柠气炸了,她的包容只配换来他的得寸进尺吗?拳头微微握紧,既然如此,那她就收回自己的包容。
  
  她的面部秒转回臭脸,晏柠强硬道:“那我也告诉你,我接受不了你这种态度,冷战也好,明战也罢,反正,我会继续生气。”她抬手一指大门方向,“你现在可以滚出我的房间了。”
  
  “哪有夫妻分房睡的。”顾奕南在抱怨。
  
  “你也知道我们是夫妻。”晏柠冷哼,忍不住爆了一句,“我顶着你妻子的头衔,就连一个明明白白的解释都不配得到,我这妻子的地位混得太差了。”
  
  顾奕南伸出手臂朝她递过来,笑道:“你要是不爽,我给你咬一口。”
  
  晏柠生气着拿起旁边的枕头扔向他,“顾奕南,你能不能正视一下我的怒气,谁跟你有心情在嬉皮笑脸。”
  
  她看着他都觉得烦,身体往被子里缩回去,被子盖过脑袋,不再看他一眼。
  
  顾奕南久久没有发声,约过了十分钟后,床垫微微传来动静,能感受到他从床站起,而后有脚步声,有收拾物品的声音,最后是关门声。
  
  房间变回安静后,晏柠将被子拿下来,顾奕南确是离开了。
  
  被他这么一气,晏柠脑袋在发疼。
  
  她抬手揉了揉脑门,又再歇了半个小时,才离开舒适的床榻。
  
  已是下午四点多,午后的阳光透着白色的纱帘透进来,打在红棕色的花梨木地板上,使得房间充斥着慵懒感。
  
  若是此刻房间里有一只蓝猫趴在那晒太阳,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过去疯狂吸猫。
  
  晏柠站在地上伸了个懒腰,而后打电话叫来客房人员。
  
  酒店这边有干洗服务,晏柠想将礼服清洗一遍,并让对方熨烫平整些。
  
  给前台打过电话后,很快便有工作人员过来取衣。
  
  晏柠早已在房里填好了洗衣单,将表格交给工作人员后,还叮嘱:“我急着穿,麻烦尽快帮我送回来。”
  
  工作人员微笑说好,便提着衣服离开了。
  
  把衣服送去清洗后,晏柠坐到梳妆台前面,开始妆发,为晚上的酒会做准备。
  
  酒会是在晚上七点之后,距现在还有三个小时。
  
  晏柠见时间有空余,便用极慢的速度化妆,就仅是眼妆,她便用了三十分钟。
  
  晏柠平常在化妆上面,最快的几分钟搞定,最慢也就的二十分钟。
  
  但她今天是破记录了,等全妆画好时,她竟花了整整一个多小时。
  
  刚放下化妆刷,门外便有敲门声响起,是工作人员将礼服送回来。
  
  晏柠走去拉开房门,取回礼服后,继续坐回梳妆台前,将妆容的瑕疵地方修平。
  
  末了,换好礼服,将披散的长条盘了起来,佩戴好首饰,这耗时已久的妆发终于结束。
  
  ……
  
  晚上七点三十分,晏柠搭乘酒店安排的汽车,抵达了青年企业家酒会的会场。
  
  举办地点在一所奢华酒店的宴会厅里。
  
  晏柠在下车前,将身上的礼服调整好。
  
  酒店门童已过来给她拉开了车门,晏柠侧着身体下车。
  
  高跟鞋踩在地面,身姿一站直,她整个人像一条黑色的美人鱼。
  
  不得不说,顾奕南给她改过后的礼服,短裙变成长裙后,确是带着美感。
  
  她现在每走一步,裙摆就格外摇曳,令她气场爆表。
  
  至于顾奕南一再叮嘱的那条披肩,晏柠终是放弃了。
  
  其实心里存着气,偏要跟他逆着干,在离开房间的那一刻,选择了不用那条披肩。
  
  给工作人员出示了邀请函后,有礼仪带路将她带到会场。
  
  酒会已经开始了三十分钟,里头人头涌动,热闹非凡。
  
  晏柠往里走去,场内的服务员便上前,给她端来了饮品。
  
  晏柠拿了一杯香槟,往人群里走去。
  
  给晏柠邀请函的那位朋友也在酒会里,晏柠正探头寻着朋友的身影。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她没找到朋友,反而意外地看到了顾奕南也在场内。
  
  他身前站着两个她不认识的男人,热聊着。
  
  晏柠见状郁闷,顾奕南根本就没有来这边的行程,如今出现在这里,很显然就是他故意来的。
  
  两人隔着有个两米多,并不算远。而顾奕南刚好抬起头来,不偏不巧的看她这边。
  
  晏柠清楚的看到他的眉头蹙了起来,目光死死地盯着她的肩头,该是不满她没有用披肩。
  
  晏柠选择了无视他的怒火,凭什么就只有她一个人生闷气,反正她这件礼服也不算曝露,就是正常范围内的性感,谈不上有失仪态。
  
  她动作利落地转身,往另一边的方向走去。
  
  一道口哨声从右侧传来。
  
  晏柠停步,侧身望向声源。发出这声响的人,正是她那位朋友。
  
  那人跟她认识十多年了,典型的富二代,花花公子的代表。朋友都喊他为夜店小王子。
  
  晏柠不喜欢他的生活作风,但还跟他当朋友,就是他人对朋友真仗义,每回让他帮忙的事情,他总是爽快答应。
  
  只不过,他说话却太过油腔滑调,见女人就爱调侃,连她这种认识了十多年的朋友,也不放过。
  
  他站在她的面前,手里拿着一杯红酒晃着,一开声就是那种老套的把妹台词:“这位漂亮的小妹妹,要不要加个微信。”
  
  他手中的杯子轻轻的碰她的香槟,两杯子轻撞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她的朋友就是嘴欠,但并不会乱来,晏柠挤他一眼,“身边的小妹妹还不够你忙乎,连我这种已婚少女都搭讪。还有,我比你大一个月,以后记得喊我姐。”
  
  “哟!干嘛呢,一见面火气就这么大。”朋友举起酒杯指指顾奕南的方向,特八卦地问,“怎么了?吵架了吗?怎么不跟老公待一块?你老公这么抢手,你也不怕在场的小姐姐,狂蜂浪蝶似的扑过去。”
  
  晏柠跟顾奕南的婚事早在圈子里传开了,怕是朋友堆里没人不知道她是顾奕南的女人。
  
  晏柠没心情跟他贫,她此番过来,主要的目的是知道有一位赵姓商人会在场,晏柠想要跟他的公司谈一个项目,辗转约了好几回,也没有成功。
  
  晏柠想在酒会努力一把,便问朋友:“你认识赵xx吗?”
  
  朋友点点头,“有点交情。”
  
  晏柠不客气道:“我有个生意想跟他谈谈,给我牵个线呗!”
  
  朋友笑着挤兑:“老妹,你不知道你老公跟他更熟吗,你是不是找错了人。”
  
  虽说顾奕南的大腿够粗,可晏柠还是有点小傲气,不想每一回都靠顾奕南才能成功。若是能凭自己的能力就能成事,晏柠并不想惊动顾奕南。
  
  这些话只适合放在心里,不方便跟朋友细说。晏柠拿香槟与朋友的杯子轻碰,开着玩笑说:“可我就是想要麻烦你嘛。”
  
  朋友畅怀一笑,“美女这么说,那我没法拒绝了。”
  
  十分钟后,由朋友引见,晏柠如愿地见到了那位商人。
  
  碰面后,三人谈天论地,没有谈生意的事情,单纯就是露个面,跟对方混个面熟。
  
  跟对方商业互吹了一通,晏柠跟那商人互相交换了名片。
  
  待商人离开后,朋友也要去其它地方应酬。
  
  晏柠为了感谢,跟朋友说了句:“改天请你吃饭。”
  
  朋友回笑,又嘴贫:“那我沐浴更衣等着。”
  
  朋友相继走了,晏柠放下香槟,问服务员要了杯气泡水。
  
  她边喝着边环视着会场,目标明确在找着顾奕南。
  
  晏柠也烦自己的口是心非,嘴上说不想见到顾奕南,可身体却很诚实,两个眼珠子在找他的下落。
  
  找了一圈,她终在休息区域的一张四人圆桌上找到了顾奕南的身影,他的对面还坐着一男一女。
  
  晏柠一看到那女生瞬间炸毛,那人是曾经出现在顾奕南身边好几次的那位卷发女。
  
  上回从沈助理那里探到口风,说那位卷发女是顾奕南朋友的妹妹。
  
  瞧现在两男一女的配搭,她猜,顾奕南对面的男生,就是卷发女的哥哥。
  
  每每那位卷发女的出现,都自带着一股绿茶气息。
  
  就仅是她看过去的十几秒时间里,女人就已不避讳地单手托着下巴,眼定定地望着顾奕南,另一只手则有意无意地在桌面画着小圈圈。
  
  那娇媚的神态,活脱脱就是勾,引。
  
  顾奕南以前是单身状态,这女人主动点,倒是情有可原。可顾奕南跟她订婚的消息都传通天了,这女人还这么肆无忌惮,这就过分了。
  
  脑海自然想起那天在游轮上方,女人高调地挽着顾奕南手臂,还给她放冷箭的那幕。
  
  她那时跟顾奕南还没确定关系,只能死忍接住女人给她的下马威。
  
  可如今,她才是顾奕南合法的妻子,没必要再容忍那女人给顾奕南抛媚眼。
  
  晏柠当机立断地将气泡水递给一旁的服务员,将秀发一撩,昂首前行着。
  
  迈着长腿朝顾奕南那桌走过去,并没有选择兴师问罪,她仅是视若无睹地在三人面前经过,最后,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沿着一条长长的走道而行,晏柠走进卫生间后,在里头磨磨蹭蹭地补了个妆,再抹了层口红方才离开。
  
  前脚一踏出卫生间,就见顾奕南站在走道上,靠着一根柱子站着。
  
  他双手插着口袋,气压偏低。
  
  两人隔着几步路的距离互看了眼,顾奕南站直身体,大步朝她走来。
  
  晏柠故意当他透明,将身体一转,快步往另一边方向走。
  
  顾奕南比她高,轻松地追上了她。
  
  大掌握住了她的手,他手一握,便不由分说地拉着她往前走。
  
  顾奕南走得又急又快,晏柠底下穿着高跟鞋根本站不住。
  
  她反抗地想要弄开顾奕南的手,但是不可能的,顾奕南手中的力道大到想要将她的手给握断。
  
  晏柠一路被顾奕南拖着走,最后将她拉进了一间乌黑麻漆的休息间。
  
  将门一合上,顾奕南就将她抵在了门边的墙壁上。
  
  晏柠的后背被压在生硬的墙壁,而顾奕南两手均撑在墙上,将她困着,不让她有离开的可能性。
  
  门板上有一面小玻璃,透着走道的光线照射进来,使晏柠能看清顾奕南的神情。
  
  他脸沉着,跟他传递着“不高兴”的三字。
  
  以前在上学的时候,曾发花痴地幻想过被顾奕南墙咚的一幕。
  
  如今真得发生了,脑袋曾想得那些满屏粉红爱心,这下被灭得渣得不剩。
  
  什么心跳加速,脸红耳热,那都是不存在的。
  
  顾奕南此刻就当她是仇人那般看着,眼神相当幽怨。
  
  晏柠混身不痛快,故意笑眯眯地膈应他,“老公,你脸怎么这么臭,你的好妹妹没有哄你高兴啊!”
  
  顾奕南绷着脸,一秒岔开话题:“披肩呢?”
  
  “拜托,谁要用那种玩意。”晏柠说话带刺,“我又不像有些人,时时都女生在等着,当然是怎么美,怎么穿,不然怎么能泡到帅哥。”
  
  顾奕南放下撑在墙壁的手,脚步往前一挪,朝她又逼近了些。
  
  晏柠的身后是墙壁,已退无可退,可身前的顾奕南又朝她逼近,害她的脸都快要贴他身上。
  
  晏柠尽可能将脖子往后倾,跟他拉开距离。
  
  顾奕南压着嗓子,不痛快地警告:“晏柠,你敢不敢把最后那句再说一遍。”
  
  说就说,谁怕谁。
  
  晏柠将小脸一扬,目光犀利道:“我说我要泡帅哥。”
  
  那条搂着她腰间的手臂不断在收紧,可见顾奕南气得不轻。
  
  他睨着她眼睛,“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晏柠冷哼,“你追你的美人儿,我泡我的帅哥,大家互不打扰,我这么贴心,你还不高兴了。”
  
  随着她的话落下,顾奕南一手抬起她的下巴,低下脑袋迅速封唇,久久夺走了她的呼吸。
  
  结束时,晏柠几乎要站不稳。
  
  顾奕南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挑着下巴沉声问:“还泡不泡男生?”
  
  真以为用武力镇压,就能让她低头吗?
  
  晏柠不吃这一套,她斗胆回:“我就要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