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吻情注定 > 第83章:就仗着我喜欢你

第83章:就仗着我喜欢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晏柠无暇去跟他聊这种话题,她心里太迫切想要知道那个答案,碍于有司机在,她便掏出手机,给他编制了一条短信。
  
  “快告诉我,那个孩子是不是你的。”
  
  顾奕南的手机从口袋里传出震动,他把手伸进口袋,将手机掏了出来,往屏幕看了一眼,他便蹙眉,而后抬头看上她这边。
  
  晏柠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他的手机屏幕,用眼神催促他回答。
  
  看到顾奕南低头在回复短信,晏柠的心七上八下起来。
  
  很快地她的手机也震动了,晏柠低头一看,顾奕南回道:“不是。”
  
  晏柠:“那为什么不澄清?”
  
  顾奕南回:“没必要澄清。”
  
  晏柠看着那五个字而冒火,手指用力的按着屏幕敲打文字,“怎么会没必要?既然不是你的,为什么不爽快的撇清关系。”
  
  顾奕南没再回复好的短信,只是把手掌伸过来握着她拿着手机的手,他的手掌遮住了她的手机屏幕。
  
  晏柠挣开他的手,用短信执着问:“回答我。”
  
  顾奕南看完短信之后,将眼睛闭了起来,将她无视了。
  
  晏柠看得窝火,但有司机,又不好说些什么。
  
  就保持着这样压抑的气氛,一路驶回到别墅。
  
  进了屋,晏柠憋了一路上的话,终是变成了怒火。
  
  两人一前一后的站在玄关位置,晏柠一开声就表态:“我懂了,孩子是你的。”
  
  顾奕南回头否认:“刚才已经跟你说了不是。”
  
  晏柠久久得不到解释,便陷入了一个怪圈,总觉得顾奕南不去澄清就是身有鬼。
  
  这种私生子的传闻,对顾奕南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柳家跟晏家比,晏家更能给顾氏集团带来利好。
  
  但两人刚领证,私生子势必会影响他们的夫妻关系,从而会造成股价的波动。
  
  顾奕南的做事风格向来都是快准狠,要是这件事跟他没关系了,他不会拿公司的股票开玩笑。
  
  晏柠渐渐开始不信了,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深思,顾奕南刚才在短信上给她的保证都像是骗她的话。
  
  晏柠手叉着腰,压住自己的怒火,理智道:“既然那个不是你的孩子,那你现在就将公文去发一个公关文,跟大众解释清楚。”
  
  她的怒火已经昭然若现,顾奕南转过身来,双手握着她的双肩,耐着性子说:“柠儿,别闹了。”
  
  “我才没闹。”晏柠对于做后妈这件事有着排斥感,再加上顾奕南的态度,她不能给他再找一句借口,就是那般笃定地认为,那个孩子就是他的。
  
  她甩开顾奕南的手,话风全改了,音量拔高了不少:“领证之前你怎么不跟我说,现在跑出一个儿子来,你还说我闹。”
  
  顾奕南脸沉着,“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晏柠烦心将脚上的高跟鞋踢掉,光着脚丫越过他,走回屋里。
  
  顾奕南一手拽着她的手臂,命令:“把鞋子穿上。”
  
  晏柠本已经不想跟他吵,可他一阻拦,就像点燃了他体内的炸弹,一下将她燃爆了。
  
  她再次甩开他的手,连名带姓的质问:“顾奕南,你是不是就仗着我喜欢你,就这么肆无忌惮,觉得我我会无下限的包容你,甚至有一个儿子都不用跟我知会一声。”
  
  晏柠越想越委屈,红着眼眶说:“就因为我喜欢你,就要活得这么卑微吗?你说我前些天处处讨好你,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要讨好你?”
  
  晏柠难过流过眼泪,她抽泣了两下,一抹眼泪继续说:“我这么的小心翼翼,就是想要的跟你好好的过日子,我已经没家了,现在好不容易才有一个,你知道我有多珍惜吗?”
  
  顾奕南伸出手臂将她搂入怀里,给她的承诺是:“我会处理好的。相信我,孩子不是我的。”
  
  晏柠负气的挣开他的怀抱,“你让我如何相信,你宁愿让自己的妻子伤心难过,也不愿意去出一份澄清证明,还是你想着慢慢给我做洗脑工作,一步一步让我接受那个孩子。”
  
  顾奕南呈现出不耐烦,沉声:“我说了不是。”
  
  晏柠也在气头,脸袋一热便口不择言道:“强扭的瓜果真不甜,我看你分明就是想跟你的儿子还有柳絮在一起,行,我也不碍你的道,你真不想跟我过,协议书麻烦你拟一拟。”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顾奕南的脸色变得不好,他凶巴巴道,“以后别再让我听到这种话。”
  
  晏柠也不喜欢那种一争吵就说离婚的行为,她刚才也是被怒火遮了眼,口无遮拦就说了出来。她自知不对,但又消化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孩子,最后一跺脚,越过他大步往前走,沿着楼梯走回楼上。
  
  因为私生子事件,晏柠跟顾奕南进入了冷战状态。
  
  已经三天了,顾氏集团那边还是没有澄清,晏柠的愤怒值也不断在拔高。
  
  待到第四天时,顾奕南出差了,并非是他故意安排的,晏柠在早些天的时候就听到了他这个出差计划,他当时还问她要不要陪他一起去,两人顺便去当地旅游。
  
  她当时说考虑一下,可以目前两人这种互不搭睬的状态,当真没有闲情逸致跟他旅游。
  
  当天,顾奕南一大早就收拾行李离开了别墅。
  
  幸好,钱秘书昨天出院了,她跟许嘉熠两人今天都双双回了公司,晏柠回到办公室时,看到顶层终于不再是她一个人,那一种孤单的感觉才减轻了。
  
  在进去办公室时,晏柠先是过去跟钱秘书慰问了一番,确认她身体无碍后,刚才回办公室里工作。
  
  不久后,许嘉熠来办公室里,给她端来了一杯咖啡。
  
  晏柠抬头一看,顿时发出了一声:“唉哟!”她的视线紧盯着许嘉熠在看。
  
  许嘉熠神采飞奕地一挑眉,“怎么样,是不是被我帅到了?”
  
  晏柠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站在许嘉熠的身边,将他上下打量着。
  
  往日的许嘉熠,钟爱朋克风格,穿着打扮很有风格。虽然那天被她强迫染了个黑头发,但发型还是长长的,偏摇滚风格。可今天的许嘉熠,把他的长头发剪短了,身上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全属装饰品全都不见了,衣服也换回了一身西装,整个人既正气又帅。
  
  晏柠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止不住的夸奖:“大少爷,今天是有点帅气哦!不错不错。”她竖起一个大拇指,“值得鼓励!”
  
  许嘉熠脸上浮笑,看着心情不错。
  
  晏柠看出了门路,“心情这么好,是把媳妇搞定了。”
  
  许嘉熠啧了声,“才不是,那个蠢女人还一根筋的喜欢那海王,不过你放心啊。”许嘉熠一拍自己的胸膛,语气张狂,“从今天起,我无论是要在外形,才华,年龄,各个方面都要实力碾压那个臭海王。”
  
  看着许嘉熠变得这般有斗志,晏柠给他鼓劲:“那你要加油哦,我还等着抱表侄呢!”
  
  “表姐,我中午请你吃饭吧!”许嘉熠突然道。
  
  晏柠一沉眉,“这是有事要找我帮忙?”
  
  许嘉熠抬手一指大门方向,指着钱秘书坐着的方向,“她还穿着高跟鞋,我看着不舒服,待会陪我去百货商场给她挑几双平底鞋,顺便给她买点有的没的。”
  
  晏柠今天刚好工作不忙,打了一个响指,同意道:“走,我现翘班带你去。”
  
  ……
  
  来到商场,许嘉熠跟个采购员似的。
  
  什么平底鞋、防辐射服、保温壶、腰垫……等等跟孕妇有关的物品、用得上的、用不上的、通通都被他买了。
  
  晏柠走累了,正坐在椅子上休息着。
  
  许嘉熠还乐此不疲的在买买买,看着许嘉熠性情大变的模样、晏柠突地在心里感慨,这孩子的魔力真的太大了,连许嘉熠这种不定性的孩子,也一夜长大了。
  
  晏柠手靠在椅子的扶手,脑袋想起顾奕南跟柳絮的孩子,不由地去想,柳絮怀孕的时候,顾奕南是不是也是这样兴奋难耐的。
  
  虽然那个时候她还没有跟他表白,可一想到顾奕南满怀父爱地在商场为自己的儿子挑选物品,但那一个却不是自己的孩子,心里的醋意忍不住的就在翻滚。
  
  这时,许嘉熠结账回来了,手里提着四大袋物品。
  
  晏柠站起来跟他分摊了两袋,还问:“买这么多东西,你够钱花不?”
  
  虽然许嘉熠的家里环境不错,但他平常花钱大手大脚的,还要投资各种昂贵的摩托车,晏柠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存款。
  
  许嘉熠回:“我昨天跟我的摩托车来了一个告别,我现在唯一的爱好就是宠我媳妇,还有我孩子。”
  
  晏柠笑他,“是你媳妇了吗?喊得这久热乎。”
  
  许嘉熠自信得很,“狗改不了吃屎,海王改不了偷腥,这怀孕十个月,我就不信,海王能一直装下去,总有一天我会将他的真面目揪出来的。”
  
  两人提着袋子往前走,晏柠问:“要是搞定了钱秘书,你打算怎么跟你妈说的这件事儿。”
  
  许嘉熠晃了晃脑袋,“目前没想法。”
  
  晏柠给他支个招:“你下回回家吃饭的时候,有事没事就跟你妈透露一下钱秘书的优点,平时多说一点,让小姨有个先入为主的思想。”
  
  许嘉熠举一反三,“这些话经我嘴巴里说出来就没有说服力了,反正就快到吃午饭的时候了,要不表姐你行行好,今天跟我回我妈那里吃一顿饭,顺便跟我说说好话。”
  
  晏柠犹豫着,“这么唐突。”
  
  两人并肩而行,许嘉熠用肩膀撞她,“有什么唐突的,你以前还少来我家蹭饭。”
  
  晏柠挤他一眼,“关键是你妈要是突然问起我顾奕南孩子的事,我不知道怎么答。”
  
  许嘉熠恍然大悟起来,“对哦,我都忘了这件事,那个孩子真的是他的吗?”
  
  晏柠一转眼珠,“不知道,跟他冷战三天了,他说不是,我让他去澄清,他又不肯。”
  
  许嘉熠有种不能理解她的语气:“他都跟你解释了,你为什么还要跟他冷战。”
  
  晏柠偏傻眼的看他,“一句否认,在你看来,就是解释了。”
  
  “难道不是吗?”许嘉熠心态良好,“他既然跟你否定不是了,天平就已经往你这边倾斜了,他要是不在乎你,连一句否认都不会给你。”
  
  难怪前秘书平时被许嘉熠气得直跳脚了,原来男人的脑回路跟女人真的不同。
  
  晏柠无奈道:“许嘉熠,我忽然发现跟你有点代沟了。”
  
  ……
  
  两人驱车回到公司,途中还去餐厅打包了午饭。
  
  办公室楼层没有其他外人在,两人就光明正大的提着大袋小袋,还有一堆美食回到顶层。
  
  许嘉熠在离开电梯之后,接过了晏柠手中的那两袋东西,提到了钱秘书的办公桌,语气没有往日那么拽了,他和气说:“给你买点东西,你看看喜欢不。”
  
  钱秘书绷紧脸,“你给我买这么多东西干嘛?”
  
  许嘉熠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挂不脸说:“给你买的就用,哪里需要这么多理由。”
  
  钱秘书小声回:“多少钱,我还你。”
  
  许嘉熠急眼,“我买给我孩子的,你也要算那么清楚吗?”
  
  晏柠可不想做电灯胆,她手里还提着餐盒,她赶紧拿了一盒,就把其他的递到许嘉熠手里,赶紧消失在两人面前。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晏柠坐到沙发区吃起午饭。
  
  吃饭的途中,习惯地刷了刷新闻。
  
  如今的新闻软件都是按自己的浏览记录推送的,她前些天一直在看顾奕南跟柳絮的新闻,现在给她推送的清一色都是相关的新闻。
  
  再加上,顾奕南这边迟迟没有澄清,一些自媒体又开始发挥了瞎编的功能,各种在编故事。
  
  什么奉子成婚那些已经不流行了,现在媒体玩的是宫心计,非要将顾奕南的感情编成豪门宫斗,将他历届绯闻对象都罗列出来,编成关系图,再编造上史位,说得五花八门,好像每一任都要跟上一任撕得你死我活。
  
  作为现任的她,又怎会逃得过,晏柠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字眼,那些媒体竟然在编,她是小三上位,不择手段地柳絮赶走,让顾奕南狠心的抛弃自己的儿子,让他沦为了私生子。
  
  晏柠看着这样的新闻,她一顿怒火中烧,连吃午饭的胃口也被影响了。
  
  将饭盒盖了起来,她拼命喝水,试图抚平火气,可顾奕南的态度实在让她恼火,晏柠置气,一通电话打给赵涵,提议:“涵儿,找个地方去消遣吧。”
  
  跟赵涵约好后,晏柠拿着车钥匙,驱车离开了公司。
  
  第一站去的是美容院。
  
  自接手公司之后,晏柠你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全身心的放松过了,按摩,美容,水疗,全部来了一套,全程就享受二字。
  
  从美容院出来,卸去了一身的疲惫。
  
  赵涵知道她心情不好,又给她安排了逛街购物行程。
  
  等逛街走累了,两人挑了一家餐厅,解决温饱问题。
  
  晏柠跟顾奕南闹着脾气,还特意发了一张朋友圈,是她跟赵涵的合照,脸上的笑容都不知多灿烂,背景正是她们正在吃饭的地方。
  
  虽然行为有点幼稚,可她就是想要跟顾奕南较劲,暗暗跟她传递着,他没在她身边,她依旧过得快活。
  
  发完照片,晏柠继续跟赵涵享受着美食。
  
  赵涵刷到她的朋友圈之后,却笑话她:“柠儿,你这是想气谁呢!”
  
  晏柠瞪了她一眼,“你还笑我,你知道我现在有多憋屈吗?”
  
  “好啦,不笑话你就是了。”赵涵把手机放到一边,指指面前的美食,“吃饱了没有,下一场我带你去玩个大的。”
  
  吃过晚饭之后,赵涵把她带到了她男朋友的局里。
  
  她男朋友混时尚圈的,同局里的人个个都是帅哥明星。
  
  据赵涵说,是她男朋友的一个发小过生日,约了一班朋友到会所里庆祝。
  
  晏柠是头一回见她男朋友,进到包厢之后,赵涵拉着她男朋友过来,跟她介绍:“柠儿,这是alex。”
  
  赵涵向来都是颜控,上回在照片看过alex,可真人比照片帅更多了,而且他特别会打扮,说话也极为风趣,即便是第一回跟他认识,可跟他简单的交流了几句,就会让你放下心中的戒备感,好像见到了一位多年认识的朋友。
  
  秉着在局里发泄自己的郁闷心情,晏柠这一晚上玩得比较嗨,喝歌喝酒玩游戏,样样没有落下。
  
  等散席的时候,她喝得偏醉,脚步虚浮。
  
  赵涵扶着晏柠走到会所门口,alex怕她叫代驾不安全,把他的司机让给她,让司机替她开车送她回去。
  
  把她送上车后,晏柠跟赵涵跟alex挥手说再见,车子便扬长而去。
  
  晏柠坐在后排,脑袋偏昏沉,手肋撑在车门,掌心捂着额头。
  
  就这样一直昏昏沉沉的,直到车子停下,alex的司机出声提醒:“晏小姐,已经到了。”
  
  晏柠睁开眼睛看了看,发现已经抵达家门口了。
  
  两人推开车门下车,司机将车子上锁后,把车钥匙还给她。
  
  晏柠接过钥匙,循例说了声谢谢。
  
  跟司机别过之后,晏柠顶着醉意,输了大门密码,摆摆晃晃的走进庭院。
  
  她往前走着,走到一半时,庭院右手边传来了一股烟味,晏柠嗅了嗅,本能往右边看去。
  
  不远处的草坪上有一桌两椅的休息藤椅,而顾奕南正坐在一张椅子上。
  
  晏柠停步看着,微弱的灯光打在他身上,能看清楚他的模样,他此时手里夹着一根烟,脸色阴沉地看着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