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吻情注定 > 第83章:就仗着我喜欢你

第83章:就仗着我喜欢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动作既不协调的又笨拙,将手中的文件夹摆到一边,再伸手握指那一本杂志。
  
  端详着封面上面的照片跟文字,她的手指不断的在握紧。
  
  难怪其他员工会用这种目光看她了,也难怪钱秘书要这般遮遮掩掩的瞒着她,原来她又成了别人的笑柄。
  
  出了这样的新闻,心情难以形容。
  
  晏柠将那些文件放回原位,后带上那本杂志回到办公室。
  
  走回工作区域,晏柠坐在椅子后,将杂志摆在桌面上。
  
  再一次的将封面看了一遍,每一个文字都没有错过,再根据目录,找到了详情内页的对应页码,手指翻开杂志,翻到内页的那一页。
  
  图文并茂的整整三页内容,让她连反驳的机会都找不到,可娱乐杂志向来都有夸大的成分,而且有了上回看图编故事的前科,晏柠对于这一篇报道只是抱着观望的态度。
  
  把报道看完之后,被她差遣下去买咖啡的钱秘书回来了。
  
  晏柠刚才没有锁门,钱秘书敲了敲门板,提着刚买回来的咖啡走进来,但走了没几步,钱秘书就看到了她正在看的杂志,晏柠抬头跟她对望了一眼,钱秘书两条眉毛轻轻一拧,表情变得复杂起来。
  
  那本杂志被她拿走了,钱秘书迟早会知道这件事情。晏柠干脆大大方方地抓起手中的这本杂志,举起封面给钱秘书看,淡淡声:“不好意思啊钱秘书,刚才去你办公桌拿文件,不小心发现这一本杂志,我看着挺好看的,就不问自取了。”
  
  晏柠用一句话解释了她拿走杂志的原因,也化解了钱秘书隐藏杂志的尴尬,一举两得。
  
  钱秘书维持着难看的笑容走进来,也顺着她的话题往下说:“没事儿,你喜欢看就好。”走到她办公桌的对面,钱秘书把手中的咖啡放到了桌面上,“晏总,这是你要的咖啡。”
  
  晏柠还保持着冷静的样子,“谢谢。”
  
  把咖啡交到她的手上后,钱秘书仍旧站在原地,她拘谨地握紧双手,吞吞吐吐地问:“晏总,这顾总真的有私生子吗?”
  
  随着钱秘书的问话,晏柠低头再次看回杂志上的封面。
  
  目光所看到的画面,正是顾奕南跟柳絮五年前的订婚照片,而封面右侧有一个圆圈,放着一张柳絮牵着一个小男孩的照片,橙色的标题写着:顾奕南与前未婚妻的私生子大爆光。
  
  晏柠刚才已经看过内页的详细报道了,媒体深挖写出来的资料是,那个小男孩已经五岁了,按照出生时间推算,正好是柳絮跟顾奕南订婚的那个时间。
  
  而且那些神通广大的媒体,还找到了五年前,顾奕南陪柳絮去医院孕检的照片,还配文他们当时是奉子成婚。
  
  如今这个小孩被曝光了,媒体直接将目标锁定在顾奕南的身上,有媒体在柳家门口堵到柳絮,问这个是不是顾奕南的孩子,柳絮的回答更是模棱两可。
  
  她说:“以顾奕南的说法为准。”
  
  这样的回答势必会将顾奕南推到了风口浪尖,娱乐媒体更是敲定了这一个孩子的生父。
  
  钱秘书这么问她,晏柠当真说不好回答,只好又翻开杂志,指着柳絮说过的那一句话,重复了一遍:“以顾奕南的说法为准。”
  
  可能是钱秘书怀孕了,母爱感爆发,她平常一般都不会说这种话,今天却小小一提:“这些媒体怎么这么可恶,那小孩子的新闻都要这样一扒到底。”
  
  她的话刚刚说完,钱秘书的脸便皱了起来,她单手捂着肚子站着,一副痛苦的模样。
  
  晏柠一看心急的站起,连忙走到她身边关切:“你怎么了?”
  
  钱秘书捂着肚子说:“肚子忽然很疼。”
  
  钱秘书现在可是孕妇,晏柠不敢有任何的耽搁,挽着她的手臂,把她扶到了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你先坐着,我马上带你去医院看看。”
  
  把钱秘书扶到椅子坐下,晏柠一边拿起手机联系许嘉熠,一边开始收拾物品,待电话一通,她急声说:“钱秘书肚子不舒服,你赶紧来我办公室。”
  
  不到一分钟,许嘉熠就跑着走进他办公室。
  
  他站在门口处,眼神焦急地看过来。
  
  晏柠已收拾好了包包,站在钱秘书的身侧,见许嘉熠进来了,抬起手中的车钥匙,“快,送她去医院。”
  
  许嘉熠点点头,手忙脚乱了过来扶钱秘书。
  
  晏柠也没法安心待在办公室,就充当起司机的角色。
  
  在去医院的路上,晏柠一颗心都悬着。
  
  钱秘书跟许嘉熠坐在后排,钱秘书疼到大汗叠小汗,嘴唇都发白,许嘉熠坐在她旁边干着急,只能拿着纸巾不断帮她擦汗,晏柠见状也默默加大了油门,调快了车速。
  
  得亏一路畅通,车子畅通无阻的抵达了医院。
  
  下了车后,钱秘书被送去了急诊。
  
  在诊断的过程中,晏柠跟钱秘书都在外面的走道等待着。
  
  许嘉熠坐立不安,一会儿站着,一会儿徘徊,好不容易坐上来了,一双大掌不停的拍自己的膝盖,足以看清了他内心的焦急。
  
  晏柠伸手拍拍他的手背,示意安抚。
  
  约半个小时后,医生诊断结束,说是胎儿不稳,需要留院观察三天。
  
  把钱秘书送进病房之后,护士将钱秘书安置在在病床上。钱秘书的肚子已经不疼了,但脸色还是很糟糕。
  
  护士给他们叮嘱了几句,再帮钱秘书的病床调了一个靠坐的角度,就离开了病房。
  
  待护士一走,许嘉熠就爆发了,他走到病床边上,对着钱秘书在念念碎:“你看看你,我早些天就说让我送你来上班,你非就不听,还说要去挤什么公共汽车。给你煲的汤你也不喝,现在好了吧,我儿子闹脾气了,你自己也难受了。”
  
  晏柠听到这一句,真的想给许嘉熠给他一个暴粟。
  
  这家伙明明就担心不已,怎么说出来的话这么难听。
  
  经过刚才的事,钱秘书怀孕一事,已成了公开的秘密,在她面前也没什么好掩饰的了。
  
  钱秘书半躺在病床上,就当着她的面去呛许嘉熠:“你不说话没人说你是哑巴,我也没那么金贵,现在身上不就是多了一块肉,怎么就不能坐公共汽车了?”
  
  眼看两人就要吵起来了,晏柠赶紧出声调和熄灭两人的怒火。
  
  晏柠先试看下许嘉熠那边,训他:“医生说现在最需要的是静养,许嘉熠你少说两句。”
  
  许嘉熠哼了一声,抱着手臂走到了窗那边站着,看着窗外生闷气。
  
  晏柠收拾完许嘉熠,又转头看回病床,语气很是抱歉:“钱秘书,嘉熠他脾气向来都是这样的,他也是关心你,才说话那么冲,你也别太跟他计较了。你现在是孕妇,你要是生气了,孩子都是能感受到的。既然医生说要静养,那你这几天就好好的在医院里呆着。”
  
  钱秘书歉意道:“晏总,非常抱歉,因为我个人的原因,害你这些天只能一个人工作了。”
  
  “别说这种话。”晏柠冲她笑了笑,“公司的事你不要操心了,我一个人能搞定的,你就安心的待在医院里,好好的把身体调理好。”
  
  钱秘书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眼下这种情况,最好还是把独处的时间留给他们俩人。
  
  晏柠识趣道:“我先走了,你要是觉得闷的话,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跟钱秘书交待完,晏柠就动身离开病房。
  
  出了房门之后,晏柠轻轻地把门板合上,但是没有急着离开。但很快的房间里就传出了许嘉熠的声音,“你还跟我摆臭脸,对你好不行,骂你也不行,是不是要我这一颗心剖出来给你看看,我是真心待你好的。”
  
  钱秘书回:“你很烦,我现在要休息,你立刻在我面前消失。”
  
  许嘉熠:“我就偏不走,就这样跟你耗一辈子……”
  
  听着两人的对话,颇有一种欢喜冤家的感觉。
  
  晏柠没再继续往下听,迈开步子离开了。
  
  搭乘电梯离开了住院部,走到医院门口,找回了自己的车子。
  
  刚坐回车里,赵涵的电话就来了。
  
  她很是焦急地问:“柠儿,报道都是真的吗?顾奕南真的有个私生子?”
  
  这话把晏柠给问倒了,她一时半会不知道怎么回答。
  
  从知道这件事,再到送钱秘书去医院,这前前后后差不多一个半小时,在这段时间里,顾奕南竟一通电话都没有联系她,更没有给她一个解释。
  
  从昨天在餐厅知道两人是因何事订婚之后,在看到这篇报道,晏柠都是保持着一个平和的心态。顾奕南对柳絮根本就没有感情,又怎会跟他有一个私生子。
  
  可出了这样的新闻,作为一个有思想感悟的老公,是不是应该主动一点给妻子打来电话,又或者让公关部出澄清新闻,但这两样的措施,顾奕南这边都没做,任由着事态发展。
  
  晏柠惆怅不已,难不成在顾奕南的心里,就觉得她不会生气的吗?还是他认为这样的新闻不值得一提。
  
  反正没收到他的主动解释,晏柠心里稍有不舒坦。
  
  尚且给他编一个借口,说他工作忙,等他忙完了就会给她一个解释。
  
  赵涵还在等着他的回答,晏柠一叹气,如实相告:“我不知道,他没我说,我也没问。”
  
  赵涵是个急躁的性子,直肠子说话也不带掩饰的,“我的老天,你也太淡定了吧,要是这个私生子是真的,那他以后可是要跟你儿子争宠的,你怎么一点都不上心!”
  
  不想增加误会,晏柠给顾奕南辩解:“我觉得这事应该是假的,顾奕南对柳絮没感情的,而且他以前不婚族,不太可能会生一个儿子出来。”
  
  “那你的想法就错了。现在这些有钱人啊,一个个都不想结婚,净知道找个人生儿子。”赵涵给她举例子,“我跟你说说我现在找个男朋友,他老爸就是个典型的不婚族,到现在都没有结婚的,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可是呢,他们家有三兄弟,都是不同的女人生的。”
  
  被赵涵这么一提,晏柠的心有点不是滋味,更是被棒头一击。
  
  貌似顾奕南喜不喜欢柳絮是一回事,但有没有生小孩又是另一回事,两者并不能混为一谈。
  
  晏柠沉默起来不知道如何回复了,赵涵给她忠告:“这件事你可不能糊涂啊,你现在是他的妻子,有权利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你应该勇敢地行使这项权利。”
  
  晏柠回:“好,我知道了。我会向他了解清楚的。”
  
  “对了,那个包包的买主查看了。”赵涵说,“买家是顾天擎。”
  
  意料之内的答案,晏柠早就已经猜到了,现在有了确切的证据,对顾天擎这个人更是厌恶。
  
  挂了电话之后,晏柠先是去网络搜了下。顾氏集团那边还是水静鹅飞,没有发任何的公关文。
  
  以顾氏集团的公关部处事速度来看,不可能不会知道这件事,可怎么就这么耐得住气,一点措施也没有。
  
  晏柠偏闹心的敲着方向盘,再加上赵涵说的话一直在盘旋在她脑海里,原本淡定的心情,也渐渐坐不住了。
  
  她系上安全带,驱车朝顾氏集团开去。
  
  ……
  
  顾氏集团。
  
  顾奕南站在玻璃幕墙前面,举着手机正在跟柳絮通电话。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顾奕南语气偏沉地问,“你知不知道这样的新闻对我的家庭,对我的公司是多大的影响。”
  
  “奕南,这都是你在逼我。”柳絮在电话里说,“我只是想你再帮我一次,我已经别无他法了。”
  
  顾奕南警告:“立刻向媒体澄清。”
  
  “这件事已经开了头,我就没想过退缩,你要是向媒体澄清,那我就放更猛的料,拉着你共沉沦。”柳絮说。
  
  顾奕南怒斥一声:“我看你是疯了。”
  
  “对,我是疯了。”柳絮尖着声说,接着又换上了一种悲凉的语气:,奕南,你待我这么好,我真的不想伤害你,你再帮我一次吧,只要事成之后,我会跟媒体解释清楚,不会让你有任何的麻烦。”
  
  顾奕南抬手摁了挂机键,结束了通话。
  
  抬手摁着眉心,顾奕南既憋火又闹心。
  
  ……
  
  晏柠驱车来到顾氏集团后,把车停到了停车场。
  
  虽然两人的身份已经公开了,可她还是没有直接上去找人。
  
  把电话打到了顾奕南那里,电话通了但没人接,无奈地,晏柠只好去联系沈助理。然而,沈助理却跟他说了一个坏消息:“晏小姐,顾总他刚离开了办公室。”
  
  怕沈助理忽悠她,晏柠又问:“真假的?”
  
  沈助理连忙道:“晏小姐要是不觉得麻烦的话,可以来顶层开视察一圈。”
  
  出动到这种解释,看来顾奕南没在办公室不假。晏柠好奇问:“沈助理,你们公关部怎么了不去处理新闻?”
  
  “什么新闻啊?”沈助理装傻,“我一早上都在外头办事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又是这种搪塞人的话,晏柠也没拆穿他,跟他说了声再见,这张电话给挂了。
  
  找不到顾奕南,晏柠只好打道回府回公司去。
  
  回到办公室顶层,里头静悄悄的,以前觉得许嘉熠话痨,可如今办公室外头一个人都没有,忽然有点怀念他蹦哒的日子。
  
  走回办公室,落座之后,晏柠时而处理一下工作的事情,时而又翻一翻网络的资讯,想要看看顾氏集团那边有没有澄清,然而,一转眼就已经是傍晚的下班时间了,顾奕南没联系她,顾氏集团也没有任何的澄清工作。
  
  被顾奕南这一波神操作左右下,再想想赵涵跟她说的那段话,晏柠的心开始动摇了,也开始在胡思乱想。
  
  对顾奕南的信任好像就在这一刻忽然崩塌了。
  
  晏柠忍不住地去想,这篇新闻是真的。
  
  顾奕南他真的有一个私生子。
  
  晏柠烦躁地将双手撑着脑袋,手指插进发丝之中。
  
  当初选择追求顾奕南,她还真没想过他会有一个私生子,更没有去想过自己会成为别人的后妈。
  
  以顾家这种豪门,不可能会让自己的子孙流浪在外头,要是真的有一个私生子,势必会将那个小孩接到顾家。
  
  一想到有一个五岁大的孩子,忽然喊她一声妈,想想就觉得可怕。
  
  这种事情可不是一时三刻能消化得了的,晏柠当下满满的头疼。
  
  不行,她熬不住了。
  
  她必须要找顾奕南把前因后果问清楚,在这样等下去,她自己都要等疯了。
  
  晏柠找来了她的电话,就朝顾奕南的电话拨了过去。
  
  这一回,电话总算通了。
  
  晏柠心焦不已,一开声就问:“顾奕南,那个孩子是你的吗?”
  
  把话题聊开之后,在等待她回答时,她的心跳频率已经失控了,她是矛盾的,一方面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可另一方面又怕那个真相是她不想要的那个答案。
  
  顾奕南那边的语气还是保持的跟往常一样,淡淡的听不出特别大的波澜:“一会儿见了面说,我快来到你公司楼下了,你准备一下,十分钟后下来。”
  
  别说是十分钟了,晏柠是一分钟都待不住了。挂了电话之后,晏柠动作迅速地关了电脑,收拾好个人物品,就挽着包,脚步匆匆的离开了办公室。
  
  在路边等着顾奕南到来的时间,晏柠度秒如年,不断探头看着车子驶来的方向,想要尽快看到顾奕南的车子。
  
  十分钟后,顾奕南的车子如期驶来。
  
  晏柠一看坐在前排的司机,表情就闷了下来。
  
  有司机在,晏柠想要跟顾奕南求证的话题,怕是要压回到回到家里才问。
  
  晏柠闷闷不乐的拉开了车子的后排,坐上去之后。
  
  顾奕南淡定自若地坐在另一边,还语气平常问:“饿了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