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吻情注定 > 第75章:一胎108宝

第75章:一胎108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顾奕南回:“那你多吃点。”
  
  晏柠重重一点头,说:“好。”
  
  纵观桌上的几道菜,白贝豆腐汤跟凉拌木耳放的香菜会相对比较少一些,每一次杂菜都是往那两道菜里夹,而且吃饭速度甚快。
  
  顾奕南见她吃得狼吞虎咽的,“你吃这么快干嘛!”
  
  不吃快一点,怎么能赶在她过敏之前把饭吃完。
  
  想起顾奕南的吃饭速度,要是等他吃完的话,她肯定熬不住,晏柠为了安全起见,干脆找了个工作理由:“我一会儿还有个语音会议,让员工等着我也不好。”
  
  顾奕南自己平常也忙,能够理解她工作的忙碌,听着她要急着去开会,顾奕南也没多说什么,反倒提议:“我给你拿一个碗,你装点饭菜到楼上吃吧,你这样吃得狼吞虎咽的,一会儿噎着也不好。”
  
  得亏顾奕南救了她一把,晏柠回笑,“好啊。”
  
  顾奕南放下筷子,站起来,走去厨房给她拿了一个碗。
  
  盛好饭,夹好菜,再把碗端到她面前。
  
  晏柠低头看着他盛好的饭菜,歉意道:“不好意思哦老公,您头一回给我煮饭,我就要你一个人自己吃。”
  
  顾奕南心态平和:“没事,来日方长。”
  
  顾奕南竟这般好脾气的支持她,惹得晏柠心情复杂。
  
  她闷闷地端着碗到楼上了。
  
  回到楼上,晏柠将饭碗摆在桌面后,第一时间去包里找药。
  
  她的包包里长期备用过敏药,刚才吃了几口香菜,身体虽还没起反应,可她还是有先见之明先把过敏药给吃了。
  
  把药吃过,晏柠拿着筷子将碗里的带着骨头的肉,进行“骨肉分离”,把骨头剔出来后,端着碗走进卫生间,把碗里的物品倒进了马桶,利用水压把它冲走。
  
  心心念念的晚饭,终还是没吃饱。
  
  晏柠走回房间里,把碗摆到桌面,从包包里找来了一包零食,慢悠悠吃着。刚才说了要开语音会议,做做样子也要耗点时间,晏柠只好把电脑打开,无聊的刷着网页。
  
  端着那晚饭那碗饭,将里头有骨头的菜扔进垃圾桶,没骨头倒到了马桶,靠水冲走。
  
  熬过了一个小时,确认身体没有过敏后,晏柠才合上电脑,端着碗下楼。
  
  沿着楼梯往下走,探头看向客厅那边,顾奕南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个平板电脑,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但眉头蹙着,感觉里头有他烦心的内容。
  
  下来后,晏柠先把那个碗放到了厨房里。
  
  再次出来时,顾奕南已将手中的平板掉到了一边。
  
  晏柠走过去,顾奕南朝他边上的位置拍了拍。
  
  晏柠听他话的坐在他旁边,坐下后,顾奕南自然地拉过她的手,低头玩着她的手指,问:“都忙了吗?”
  
  晏柠点头,“嗯!”
  
  “吃饱了没有?”
  
  晏柠施笑,“当然,我的光盘行动了。”
  
  顾奕南抬手看了看表,提议道:“时间尚早,要不我们过去婚纱店看看吧。”
  
  看婚纱一事,早晚都得解决,且她跟顾奕南的工作又忙。她有空时,顾奕南未必有,难得两人现在都有空,晏柠应下,“好啊!”
  
  ……
  
  驱车抵达目的地。
  
  顾奕南带她去的婚纱店,是他的一位董姓朋友开的。
  
  那人是设计师兼老板,这么多年来都是坚持着一个款式对应一件婚纱的设计理念。海城许多名媛都是从她这里订的婚纱,可谓是一件难求。
  
  婚纱店开在一条两侧都是梧桐树的街道上,一栋三层高的楼房,全白色简约风格,临街面都有着落地玻璃,一眼望进去,那些华贵的婚纱、礼裙,抨击多少少女的心,让人暗暗的想要谈恋爱,想跟那个心爱的他步入婚姻殿堂。
  
  两人从车里下来,晏柠的视线一直盯着建筑外观在看。
  
  顾奕南绕着车子走过来,笑她:“晏老板这是职业病犯了?”
  
  晏柠是学建筑出身的,平时确有观察建筑物的习惯。
  
  听到顾奕南的话,晏柠顺着话题往下接:“技痒了,没办法。”
  
  顾奕南走到她身边,抬手揉揉她发顶,提议:“那我给你买块地,让你慢慢捣鼓。”
  
  晏柠轻轻的拍他手臂,“别闹啦,别墅旁边那几套还空置着。”
  
  顾奕南挑挑眉,“那我们多生几个,一个孩子住一间。”
  
  晏柠忽然想起最近火起来的母猪文小说,嘿嘿一笑道:“是要一胎108宝吗?”
  
  顾奕南跟不上潮流,“这是什么玩意儿?”
  
  晏柠弯眉笑,刚想要跟他科普一下母猪文。适时,一道喊声响起:“小柠。”
  
  晏柠朝声源看过去,发现就在不远处的位置,许嘉熠的母亲正走着过来。
  
  她领证之后,并没有走过亲戚。小姨家是她最亲近的人了,晏柠有想过带顾奕南回去吃顿饭,可又怕顾奕南不愿意,便一直憋着没提。
  
  小姨站在了他们两人身前。
  
  晏柠主动的介绍:“小姨,这位就是顾奕南”
  
  小姨看顾奕南,满脸慈祥的笑容:“小伙子长得真俊气。”
  
  顾奕南微微一笑,算是回应了小姨的夸奖。
  
  顾奕南在人前向来都是冷冰冰的,晏柠怕冷场,会令小姨尴尬,连忙岔开了话题:“小姨,你怎么会在这里?”
  
  “跟朋友来这边聚餐,你姨父一个人在家里还没有吃饭,就过来给他打包他最爱的手撕鸡。”小姨手里提着两饭盒,还热情说:“你也喜欢吃这一家,你拿一份回去吧。”
  
  小姨说完又立刻改口,“还是不好了,我刚才让师傅往里面放了香菜,你对香菜过敏,还是别折腾了,改明儿我买一些没放香菜的,再给你。”
  
  没有任何的防备,小姨就让她对香菜过敏一事说了出来。
  
  晏柠感觉后背都在流汗,隐隐看了顾奕南一眼,他脸色如常站着,好像没听到那个话一样。
  
  跟小姨又再聊了两句,小姨便离开了。
  
  剩下二人时,晏柠心里捏了一把汗,想着怎么去解释。头疼之际,顾奕南开声:“进去吧!”
  
  顾奕南竟没提香菜一事。
  
  晏柠心一乐,心想顾奕南是没听到那句话。
  
  顾奕南已动身往前走,晏柠连忙跟上。
  
  走进婚纱店,晏柠如同走进了一家婚服博物馆。
  
  墙壁全是用玻璃打造的到顶衣柜,可以清晰的看到里头挂着的嫁衣。不管是传统婚嫁的凤冠霞帔,还是现代仙气飘飘的婚纱,这边都一应俱全。
  
  从左往右看过去。
  
  敬酒服、晚礼服、旗袍、龙凤褂、秀禾服……中式的,西式的,一一按照类别排放着。
  
  两人入内,里头的服务员就把顾奕南扔了出来。
  
  一名服务员走去门口位置,挂上了一个“暂停营业”的牌子。
  
  顾奕南一句话也没说,婚纱店就已包场了。
  
  另一名服务员过来替他们服务。
  
  那人以端庄的站姿站在二人身前,上半身微微鞠躬道:“顾总您好,我是这家店的店长,董小姐去国外学习了,她有跟我吩咐过了,如果您来到店里,务必要热情招待。”
  
  顾奕南点头回应。
  
  店员侧身,手臂往前一领,“顾总、顾夫人请往这边走?”
  
  在店员的带领下,二人来到了婚纱的挑选区。
  
  中间位置摆着一张宽大的沙发椅子,顾奕南走了过去,挑了个舒适坐姿坐下。
  
  晏柠随店员去挑选,走了一圈下来,看得眼花缭乱。
  
  在店员的建议下,她挑了较为喜欢的几款。
  
  可她还是拿不定主意,便走到沙发区那边,坐到顾奕南的身边,双手轻轻搁在他的小手臂上,“老公,你喜欢哪一款?”
  
  顾奕南闻言扭转脖子往旁边的衣柜看了一眼,最后抬手一指,“这件吧!”
  
  晏柠朝他所选的那套婚纱看过去,暗暗的咽了一下。
  
  顾奕南是不是故意整她?
  
  他刚才所指的那一款,是六七十年代穿的那种老款婚纱。
  
  衣袖是长的,脖子也被完全遮住的那种。头纱也不是纱状的,是一块不透明的布,周边带着花边。
  
  像这种婚纱,明显就不是拿来卖的,就放在店里作为展览用的。
  
  晏柠打心底的不喜欢,可这时,顾奕南坚定道:“就这件吧!”
  
  顾奕南很少这般强硬要求她做事情,而且连着两次认可了那套婚纱,晏柠不好反驳,强行让自己笑出来,但笑容是虚的,她违心道:“我也觉得挺好看的,那就要这件吧!”
  
  那端的店员像见鬼那样看着两人,愣了好几秒,才走过来提醒:“顾总、顾夫人,那套婚纱并不是全新的,是一位设计师捐赠过来的,而且摆放的时间已经有好久了,你们确定要这款吗?”
  
  晏柠抬眸看了看顾奕南的脸色,心里其实挺希望他能再挑挑,但顾奕南却冷不丁地:“经典才好。”
  
  好吧,既然顾奕南喜欢那套婚纱,晏柠也只好强行编了一套说辞圆场。
  
  “是的,经典的款式,才经得过时间的考验,这婚纱简简单单,穿起来应该很好看。”晏柠从沙发站起来,跟店员说:“拿给我试试吧!”
  
  店员脸为难着,“顾夫人很抱歉,平时这款婚纱只是用来展览,柜子都上了锁的,钥匙在董小姐手里,怕是要等她回来,才能通知您们来试衣服。”
  
  晏柠回头看了看顾奕南,他从沙发上站起,“那就改天再来!”
  
  把话说完,顾奕南转身离开店铺。
  
  晏柠定在原地,看了看他离开的背影,怎么有一种觉得他在生气的感觉。
  
  可晏柠懊恼,她是怎么惹他生气的。
  
  顾奕南已走了好些步,晏柠快步跟上。
  
  回到车里后,车里变了一个严肃的气氛。
  
  晏柠如坐针毡的在副驾驶座上,顾奕南在开车,全程不说话,脸色也相当冷。
  
  明明在来时的路上,两人还有说有笑,可转眼就变成了这样,晏柠不明状况,很是惆怅。
  
  她咽了咽,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一点点的在收紧,
  
  就那样顶着这压抑的氛围,车子开回到别墅。
  
  两人沉默的下车,又沉默的从大门进来。
  
  穿过庭院时,顾奕南走在前面,晏柠跟在身后。
  
  进了屋,顾奕南第一时间走去酒柜那边,站在吧台前,拿过一个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他一口气喝了半杯下去,可见火气之重。
  
  他的怒火来得悄无声息,晏柠站在玄关位置,脚僵在了那里。
  
  视线盯着不远处的楼梯,晏柠没敢先溜回楼上。
  
  顾奕南还在喝酒。
  
  僵持了几秒,晏柠终是迈开缓慢的步伐,一步一步的朝他的背影走过去。
  
  站在他的身后方,晏柠小声道:“老公,你是在生气吗?”
  
  声线听起来是平缓的,但晏柠此刻的心已在砰砰砰乱跳。
  
  顾奕南将手中杯子重重放到桌面,反问:“你觉得呢!”
  
  顾奕南背向着,明明看不到他的脸,但晏柠已感受到他脸上的怒容。
  
  晏柠提心吊胆说:“我、我不知道啊!”
  
  在回来路上,晏柠都想了一路,真不知道,她怎么在婚纱店里把他惹火了。
  
  晏柠垂下头来,低头看着地面,态度比较卑微:“要不你跟我说说。”
  
  顾奕南忽然转身一手抓着她的手腕,将她往前一拽。
  
  晏柠整个人往前倾。
  
  身体被人一转,顾奕南按着她的双肩一推,她人就被压在了吧台上。
  
  吧台边缘磕着晏柠的后背,带出疼痛感。
  
  顾奕南站在她身前,双手撑在她身侧的两边台面。
  
  他俯身下来,视线跟她平视着。
  
  那种近距离,还有他那快喷出来的怒火,使得晏柠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顾盼间,晏柠拼命下咽着。
  
  顾奕南的怒火有越来越强的征兆。
  
  晏柠轻声说:“如果我做错了什么,我跟你道歉。”一颗心全乱了,晏柠感觉现在说什么都是错,干脆就先道歉。
  
  顾奕南盯着她的眼睛,“为什么要道歉?”
  
  “你生气了,我只想抚平你的怒火,就道歉了。”被他的强大气场给压制住了,晏柠说这话的时候,嘴巴都在打结,她又说,“我不想跟你争吵。”
  
  感觉他的火气又重了几分,慢慢渗出冷笑,“香菜过敏,硬着头皮吃,婚纱不喜欢,也照单全收,晏柠,我认识你这么久,可不知道你这么善解人意呀!”
  
  原来他是有听到了小姨的话的。
  
  顾奕南恼火,“你现在是没有脾气的机器人吗?”
  
  晏柠心生委屈,所谓的善解人意又何尝不是她在这段婚姻里的委曲求全。
  
  顾奕南不爱她是事实,俩人也没有感情基础也是事实,如果她事事都跟他闹,后果只会去登记处再走一趟。
  
  晏柠仅是想用多一点的包容,让两人能在生活上得到更好的磨合。
  
  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晏柠温温淡淡地说:“你说喜欢听话的女人,我这么做,只是想让您称心如意一些。”
  
  顾奕南站直身体,往后退了一步,声线冷漠:“听话是吧?”他咬牙切齿的模样,“那你现在给我……”
  
  他把话顿住,身后却有滔天大火。
  
  他之前对她有多宽容,有多温文尔雅,现在的反差就有多强烈。眼前的顾奕南看着心狠手辣,仿佛下一秒就要把她扔出家门。
  
  面对着如此陌生的他,晏柠不知所措的站着,心怕极了,手心也在疯狂冒汗。
  
  她抿着嘴唇,心里很想去表达什么,可嘴巴就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顾奕南那边仍旧处于火气冲天中。
  
  刚才在路上遇到她小姨,晏柠以为他听不见香菜过敏这件事,其实非也,他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
  
  知道她对香菜过敏后,顾奕南联想起她刚才在餐厅内一连锁反应。
  
  什么语音会议,是假的。
  
  把饭菜吃光了,也是假的。
  
  她躲在房间里,只是想要躲避吃香菜。
  
  他气,明明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她偏要整出这么一大出戏来。
  
  刚才在婚纱店里,他是故意给她挑那套婚纱,只为听到她一句“我不要”,亦或是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可到来,他都听到了什么?
  
  她违心说自己喜欢,还要表露出真心欢喜的模样。
  
  不喜欢她这种没有自我,没有脾气的改变。
  
  晏柠忽然变得这般小心翼翼,就跟没有情感的机器人一般,根本就不是他以前认识的那个晏柠。
  
  顾奕南越想越气,怒目瞪过来,以一种难听的语气把刚才那句话补全,说的是一个口字。
  
  晏柠听此变得四肢僵硬,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对望间,她喉咙燥着,似有火在烧。
  
  顾奕南还咄咄逼人:“不是说听话吗?那现在就让我看看你能有多听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