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吻情注定 > 第73章:你喜欢,我就送

第73章:你喜欢,我就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晏柠往门口位置靠近些,就见许嘉熠脸特拽的将那饭盒放在钱秘书的办公桌,冷声:“别饿着我孩子。”
  
  冷漠地丢了一句,许嘉熠就往另一个方向离开。
  
  晏柠赶紧掏出手机,给许嘉熠打电话,让他来办公室。
  
  许嘉熠进来时,晏柠正坐在沙发区坐着。
  
  两人一碰面,晏柠忍不住打趣:“表姐平时对你这么好,也不见你给我买些好吃的回来。”
  
  许嘉熠回以凉凉一眼,岔开话题:“找我什么事儿?”
  
  晏柠转身指指自己的办公位,“有小偷来光顾办公室了,还在我电脑盗取了资料。”
  
  “被拿走了什么资料?”许嘉熠问。
  
  晏柠摇头,“具体的不清楚,不过这台电脑平常也没放什么重要资料,那人拷走的,多半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文件。”
  
  许嘉熠又问:“要不要报警?”
  
  “还不是时候。”既然那个人出手了,晏柠觉得有必要趁着这个机会将那人给揪出来。她跟许嘉熠相视一眼,“想了个法子,但不知道是否可行。”
  
  许嘉熠缓步朝她走近,“有什么计划?”
  
  晏柠换了个坐姿,“想玩一个空手套白狼,但需要你的配合。”
  
  许嘉熠不解,“要我怎么做?”
  
  晏柠朝他勾勾手,许嘉熠坐到了她的身边,晏柠小声地跟他说了详细步骤。
  
  半个小时后,晏柠将秘书室的三人全叫到办公室开会。
  
  许嘉熠、钱秘书、小张相继进来,坐在会客区,她们身前的茶几摆着一个类似于指纹解锁的黑色设备,机器还拖着一条数据线,连到台面的一台笔记本电脑上。
  
  许嘉熠明知故问:“这是什么玩意?”
  
  钱秘书跟小张也没看懂,纷纷朝晏柠投来了好奇目光,等着她来解答。
  
  晏柠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台面那个设备,瞎编乱说:“这个是我托关系找到的指纹识别器,是世界目前最为精准的识别器了。”
  
  许嘉熠按照剧情,补上台词:“这是什么情况,公司现在不搞建筑生意,改去开发指纹识别器了吗?”
  
  晏柠解释:“不是,是我办公室出现小偷了,这个是用来抓小偷用的。”
  
  许嘉熠看着那设备,问:“怎么抓?”
  
  晏柠说:“我刚才已经派专业人员来办公室查找了一番,发现在我的鼠标上面,多了不属于我的指纹。我怀疑是那小偷留下的,所以,我已经让人把鼠标上面的全部指纹,输入到这个识别器当中。等散会后,你们三人一同去其他办公室,将公司所有人指纹都收集一遍,到时候一比对,那个小偷就会无所遁形。”
  
  钱秘书信以为真,但又有疑惑:“这玩意看起来很普通,真的有用吗?”
  
  许嘉熠提议:“要不我们三个来试试。”
  
  晏柠同意:“也好,你们三个先检测一下这仪器是否有障碍。”
  
  晏柠伸手将笔记本拿过来,放在自己的腿上,吩咐:“许嘉熠,你第一个来。”
  
  许嘉熠将袖子撩起,先把右手的各个手指头一一放在识别器上,接着再换左手。
  
  “好了。”许嘉熠录完最后一个指纹,抬头看晏柠。
  
  晏柠盯着电脑屏幕,手指滑动着触摸面板,把事先提前准备好的一张照片放出来,上面有着绿底白字的“通过”二字。
  
  晏柠将电脑屏幕转给三人看,“许嘉熠安全。”
  
  怕漏出破绽,晏柠又快速把电脑收了回来,看着钱秘书,“来,钱秘书,你试试。”
  
  说这话的时候,晏柠已不着痕迹地将小张看了一眼。此时的小张坐在沙发上,摆在膝盖上的双手,微微用力握紧裙摆。
  
  晏柠心一凛,心底有着失望,大概已猜到了结果。
  
  等钱秘书录完指纹后,晏柠再次调出那张通过照片,说:“钱秘书,安全。”
  
  钱秘书收回手,晏柠扮作不知情,“小张,到你。”
  
  小张坐着没动,似没听到。
  
  许嘉熠坐到小张身旁,拍拍她手臂,“小张,叫你呢。”
  
  小张咽了咽,动作缓慢的将手臂递了过去。
  
  其实,所谓的识别器都是晏柠瞎编的。那个设备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指纹门锁,她故弄玄虚了一番就是想看看小张是怎样露出马脚的。
  
  待小张将指录完后,晏柠把“通过”那张照片删了,继而调开了另外一张写着“失败”的红底白字图片。
  
  演戏演全套,晏柠看了看图片,抬头看着小张时,露出错愕状态,但没出声。
  
  许嘉熠催促问:“结果怎么样了?”
  
  晏柠没回应,视线仍旧望着小张。
  
  几个目光之后,是小张自己站了起来,承认道:“那个人是我。”
  
  钱秘书闻言大惊,愣坐在椅子上,久久未能接受。
  
  许嘉熠露出鄙夷目光,“原来是你。”
  
  这一出戏,把小张给套了出来。晏柠看着许嘉熠跟钱秘书,“你们两个先出去。”
  
  待办公室只剩下二人时,晏柠语气平缓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张站着没说话。
  
  晏柠提醒:“盗取公司机密,我要是去举报你,这案底得跟你一辈子。”
  
  小张不愿多聊,“你举报我吧!”
  
  云淡风轻地说了五个字之后,小张转身就要离开她办公室。
  
  晏柠站起来,追问:“你是怎样知道我的行踪的?”
  
  小张停下脚步来,但没有回头,“无可奉告。”
  
  即便得不到她想要的答案,但小张已默认了这个罪行。
  
  “你背后的人是谁?”晏柠已猜到是顾天擎,只是想求一个准确答案。
  
  小张嘴巴很密,“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
  
  还真是忠心耿耿,晏柠跟她谈条件,“你这么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不要因为一时的走偏,而误了终生。把那个人说出来,我可以不追究你的责任。”
  
  小张冷笑,“你要抓我,就赶紧的。我也好早点进去坐牢,再早点出来享受人生。”
  
  小张带着笑意离开了她办公室,整个人就洋溢着一种嚣张的气势。
  
  这年头,坏人都这么横的吗?
  
  晏柠真是长见识了。
  
  小张走后,许嘉熠走进来,“怎么样,有供出背后的人是谁了吗?”
  
  晏柠摇头,“什么都不肯说。”
  
  “那现在怎么办,就任由她吗?”许嘉熠问。
  
  小张如此执迷不悟,晏柠也不会手软:“给我报警,盯着她,别让她离开,通知公司法务部,看看小张都犯了哪些法,每一条都跟我追究责任。”
  
  晏柠心里气,这么年轻的人儿,完全不知道走正道,真替她父母觉得惋惜。
  
  许嘉熠出去让钱秘书报警了,还通知后勤部,派了四名安保人员守在秘书室,死死地盯着小张,但小张却没有半点惧怕之色,还淡定地坐在自己的工位,玩起了游戏。
  
  许嘉熠想当说客,走进秘书室跟她说:“趁现在警察还没有来,你还是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吧,从轻发落,你也不用吃牢饭。”
  
  小张玩着游戏,压根就没搭理他,就当他的话是空气,惹得许嘉熠窝火地转身离开。
  
  适时,晏柠从办公室走出来,她站在门口位置,朝秘书室看了一眼。
  
  许嘉熠刚从秘书室回来,就气呼呼地说:“麻-的,油盐不进,以前看她温温柔柔的,现在就是一副十恶不赦的模样,真不知道她是什么牌子的垃圾袋,这么能装。”
  
  钱秘书见晏柠也在观望,站起温柔地说:“要不我过去跟她聊聊,看她能不能有所反省。”
  
  许嘉熠紧张起来,大步跑到钱秘书身边,一手握着她的手臂,急声阻止道:“你去凑什么热闹?”
  
  有晏柠在场,钱秘书难为情的拨开了许嘉熠的手,脸尴尬地说:“小张进来公司之后就一直由我带着,我们比较好说话。”
  
  “你坐着,哪都不许去。”许嘉熠沉声说,“也不知道她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她一会儿发起疯来,拿起台面的小刀直接挥过来,你要是受伤了,你肚子……”
  
  许嘉熠的话还没有说完,钱秘书就用一道凶目光投向他,示意他住口。
  
  钱秘书还不知道晏柠已经知道她怀孕一事,连忙打住许嘉熠要说的话。
  
  晏柠见他们两人正在互动,赶紧往办公室里退回去,好给他们二人腾地方。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她走进办公室后,还是躲在门后偷看着。
  
  她走后,许嘉熠继续道:“你要受伤了,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钱秘书压着声线抗议:“这是公司,你能不能不要把我的事情说出来。”
  
  许嘉熠本就因她要跟前男友结婚一事憋着火,一身不快就想要怼她,“你别好赖不分,我也是为了你好,给你买午饭你不吃,还要逞什么强,你真想进去秘书室闹出个好歹,到时候受伤了,疼的也是你自己。”
  
  钱秘书被他说得心烦,一手抓着台面上的饭盒,负气道:“我现在就去吃,可以了吧。”
  
  许嘉熠将她的饭盒夺了回来,“冷了,我给你重新点一份。”
  
  钱秘书不满地又抢了饭盒,怒声:“不用,茶水间有微波炉。”
  
  钱秘书提着饭盒走了。
  
  许嘉熠在背后,叉着腰说:“不知好歹。”
  
  晏柠躲在暗处看着,探出一个脑袋,小声说:“许嘉熠,你这样是讨不到老婆的。”
  
  许嘉熠闻声转过身来,见晏柠倚在门边站着,恼火道:“表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的。”
  
  许嘉熠挂不住脸,该是觉得他爷们的一面被侵-犯到了。
  
  晏柠笑了笑,“我八卦也是为了你好,还有,茶水间的微波炉放那么高。”晏柠比划了一个高度,“你现在还不赶紧过去表现表现。”
  
  许嘉熠听她一说,连忙拔腿前行。
  
  晏柠急忙叮嘱:“你脾气收着点。”
  
  许嘉熠没有理会她,两条腿快速追了上去。
  
  ……
  
  茶水间。
  
  钱秘书走到微波炉底下,递高手臂,将饭盒放进去。
  
  追过来的许嘉熠,一手拍她的手臂。
  
  钱秘书回头,看到许嘉熠,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后将微波炉重重合上,小声嘟囔:“能不能不要这么冤魂不散。”
  
  许嘉熠握着她双肩,双手使劲将她挪到边上位置。
  
  钱秘书抵不过他的手劲,被他挪了位。
  
  许嘉熠抢了她的位置,把微波炉打开,又将那个饭盒取出来,顺带训她一句:“你也不看看这种饭盒能不能放进微波炉。”
  
  钱秘书剜了他一眼,“你怎么那么多废话,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这是常识好不好?”
  
  许嘉熠将饭盒摆回桌子,“你不为自己考虑,也想想肚子里那块肉,这种饭盒高温之后全是塑化剂,吃了搞不好会生出个大头婴儿。”
  
  钱秘书气到爆炸,“你别诅咒我的孩子。”
  
  许嘉熠无辜一笑,弯腰拉开橱柜门,从底下找出了一个玻璃饭盒。
  
  他手里捣弄着,将那快餐转移到玻璃饭盒里,完事后,将饭盒放进微波炉,再把微波炉的门合上,调了两分钟时间。
  
  许嘉熠转身抱着手臂看着钱秘书,一语接上刚才的话题:“那也是我的孩子。”
  
  钱秘书气道:“你只是个精贡献者,孩子不跟你姓,不是你的。”
  
  “但你也更改不了这是我孩子的事实。”许嘉熠得意回,“别想不承认,你一辈子都反驳不了,因为dna报告是铁一般的证据。”
  
  钱秘书吃憋,气话:“你怎么知道那个孩子就一定是你的,也有可能是我前男友的。”
  
  许嘉熠眯眯一笑,“可你那晚喝醉后跟我说,你男朋友已经好久没跟你那个了,你当时还说,一开始怀疑是自己的魅力问题,结果是他在外面有人满足了。”
  
  钱秘书嘴笨:“那也跟你没关系。”
  
  许嘉熠一挑眉,“别狡辩啦,这是我孩子,以后一定得跟我姓,想让我孩子跟那个海王姓,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钱秘书无话反驳,转身背向着他,双手插腰状,俨然被气至极点。
  
  许嘉熠也不是真心想气她,见她不理他了,他见好就收。
  
  两人沉默等着微波炉运行。
  
  “叮”的一声提示声响起,许嘉熠拿过挂在墙上的防热手套。
  
  将微波炉的门拉开,将里头的饭盒端了出来。
  
  将饭盒摆到台面,钱秘书还背着,对他不理踩。
  
  许嘉熠走去饮水机边上,取出一个杯子,给她斟了杯温水,再摆回餐盒旁边。
  
  知道有自己在,钱秘书吃饭也不香。许嘉熠识趣地走了,但在临走前,给了她一个宗告。
  
  “好心提醒你,别被海王哄了两句,就昏头昏脑的相信他会改过了,他在海里待了这么久,又怎会放弃七大洋里的那些美人鱼。”
  
  ……
  
  半个小时后,警察来了,小张被带走。
  
  晏柠全程都没有露面,全权让法务去跟进,该追究小张什么责任,一条都不会放过。
  
  提到小张,晏柠就自然联想起顾天擎那张可恶的脸。
  
  她一叹,同是顾家的后代,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晏柠不得而解,从会客区的沙发站起,向办公桌走回去。
  
  落座后,她拿起桌面的杯子,喝了半杯水,顾天擎这人还是没能从她的脑里赶走。
  
  她托着下巴,视线出神地看向自己的电脑屏幕。
  
  她真想不明白,顾天擎为何要对她下杀手。
  
  他想要晏家,亦或是想要她手中的股份,其实正面在商业上打击她就行了,何必要背上一条人命呢?
  
  她跟他到底有何不可调解的矛盾?
  
  她愁眉不展,真想将里头的弯弯绕绕弄清楚。
  
  ……
  
  下班时间。
  
  同样是顾奕南过来接她下班。
  
  晏柠从办公楼里出来,顾奕南的车子已停在街边。
  
  来到车边,晏柠一拉开车门,就见副驾驶座上摆着一个小小的白色购物纸袋。
  
  晏柠眼睛一亮,“这是什么来的?”
  
  顾奕南一脸神秘,“你自己看。”
  
  晏柠提起袋子,等落座后,才将袋子打开。
  
  往里一瞅,是一瓶粉色的香水。
  
  心情秒乐了,这一瓶香水就是她昨晚在车里喷的那款。
  
  原来顾奕南都有记在心上,一股暖意在晏柠心里滑过,她笑问:“怎么会送我这个?”
  
  猜着顾奕南会说“你喜欢我就送”之类的台词,然,那人竟道:“今天跟品牌方谈事情,他们送的,我看着瓶子挺漂亮,就拿回来了。”
  
  晏柠脸一僵,好想将手中的香水瓶砸向他额头。
  
  她闷闷地将香水放回袋子里,刚好看到里头还有一张购买小票,将小票掏出来,购物时间就在一个小时,晏柠拿给他看,“品牌方送的怎么会有小票?”
  
  顾奕南撇清关系:“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晏柠用亮晶晶的眼睛望向他,“我不管,我就当是你特意去挑的,为了哄我才送给我的。”
  
  顾奕南不再延续话题,抬手朝她一指,“系好安全带,我们回家了。”
  
  被她拆穿后就不回应,晏柠“哼”了声,低头系上安全带。
  
  想起要去专卖店一事,她又说:“先去xx街道,我订了个包,现在过去取回来。”
  
  顾奕南颔首,车子就驶出道路。
  
  在路上,晏柠跟顾奕南说了抓到内鬼一事,并跟他提了个醒。
  
  “你还记得那天我们之间的打赌吧!”晏柠说,“许嘉熠不是内鬼,你输了哦!”
  
  顾奕南愿赌服输,“好吧!你赢了,你想要我做什么?”
  
  晏柠将双眸弯起,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意,低低笑了声才开声:“事先声明,这可是当初说好的赌约。我让你做什么,你都不能生气的。”
  
  顾奕南脸有深思,“我怎么有种预感,你要让我去做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才不会呢!”晏柠眨眨眼睛,“我不需要你做任何事,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便好。”
  
  顾奕南点头,“你说。”
  
  晏柠心里暗喜着。这种天时地利人和,再不问她好奇已久的事情,以后怕是没机会了。
  
  她放开胆子问:“你跟我说说你的白月光吧!”还是怕顾奕南会生气,晏柠再次强调,“不许翻脸哦!”
  
  顾奕南脸色平和,没有生气的迹象,但不疾不徐地反问:“你怎么知道我有白月光?”
  
  嗬,跟她玩迂回战术,好,那她就往明的说:“柳絮,我问的是柳絮,你的前未婚妻。”
  
  顾奕南用正经语气否认:“我没有白月光,她不是。”
  
  我信你个鬼,晏柠揪着不放,换了个问法:“那你当年为什么跟她订婚?之后为又为什么分开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