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吻情注定 > 第73章:你喜欢,我就送

第73章:你喜欢,我就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顾奕南的开场白已奠定了她不会得到任何的解释。
  
  晏柠用一点头回应了他的问话。
  
  系上安全带,脑袋一偏,晏柠回头就看到了后排那件外套。
  
  可能是心理作用,晏柠总觉得那衣服沾了柳絮的香水味。
  
  一股醋意、不甘,自然腾起。
  
  在爱情里,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容忍自己的另一半对别的女人关爱,而且顾奕南现在关心的还是他的前未婚妻。
  
  说她夸张也好,说她介怀也罢,她就是没办法做到毫无芥蒂。
  
  收回目光时,晏柠从包里找出来一小瓶随身香水,将盖子掀开,手指一按喷头,香水喷雾洒出来,香味瞬间充斥在车里的各个角落。
  
  顾奕南沉默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把香水盖好,丢回包里,晏柠抬头看他时,一脸笑眯眯的,不觉得有在生气。
  
  她声线平缓道:“老公,我对香水很挑剔,这才是我喜欢的,以后能别沾上我不喜欢的味道吗?”
  
  话里有着对他的不满,但晏柠没选择跟他吵跟他闹。
  
  点到为止的提醒,让他知道她心里的不快,而他之后会怎么做,只能看他自己的分寸了。
  
  顾奕南的阅历摆在那里,有他做事的风格,他说过他喜欢的女人一要聪明,二要听话,而他们这种畸形的结婚方式,本就不能跟平常夫妻一样。
  
  在她抛出那句话后,顾奕南跟往常那般不温不淡的“嗯”了一声。
  
  他将脸转回去,把车子启动。
  
  在回家路上,两人各自安静着。
  
  晏柠在胸前翘着手坐着,其实有点期待能从顾奕南嘴里听到半句哄她的话,可从车子熄火,到下车也没有等到。
  
  心里酸酸的,还是乔装着平静地解开安全带。
  
  晏柠推开车门下车,她还不知道别墅的开门密码,下车后就待在车边等着。
  
  顾奕南从驾驶座迈腿出来,先是去后排拿上那件外套,再走过来,用指纹将别墅大门的铁门开启。
  
  晏柠跟在他身后走着,得穿过一庭院才能回到屋里。走了一半时,顾奕南突转身往右手边的小石路走了进去。
  
  那并不是去往别墅的道路,小石路只能穿梭于庭院之中,而石路尽头是通往一个秋千。
  
  晏柠停步望着,觉得顾奕南真逗,他这是要在大深夜里荡秋千吗?
  
  然而,顾奕南并不是走去秋千处。他只是往小石路走了几步就停下,而后走到一个摆在地上的藤编垃圾桶,那是平时装落叶用的。
  
  顾奕南站稳脚跟,将手中那件衣服给扔进去。
  
  晏柠见此心情变好,她能否理解为顾奕南是在跟她示好。
  
  顾奕南走回来,站在她身前,没有解释的话,但有牵着她的手,拉她往前走。
  
  回到屋里,顾奕南就有电话进来了,他松开她的手,拿着手机接听着。
  
  晏柠先上了楼,回到主卧后,第一时间跑去梳洗。
  
  洗漱过后,晏柠穿着他的浴袍出来。
  
  顾奕南没在房里,方才听到他在电话里聊工作上的事情,该是去了书房。
  
  知道他平时工作忙,晏柠没去打扰他。
  
  她的行李还放在次卧,晏柠从主卧出来,走去次卧将行李箱取了回来。
  
  将箱子摆到衣帽间,打开箱子,拿出一套家居服。
  
  换过衣服后,她就爬回床休息。
  
  一沾床,她的眼皮就睁不开了。
  
  在酒店那时,顾奕南的花样多到超出了她的知识范畴。
  
  连在房间里吃饭,他都能玩出别的她想不到的。
  
  她的体力真跟不上,之后又在包厢应酬了一个多小时,确是累到犯困。
  
  ……
  
  一觉好梦,睡到天亮。
  
  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房间,晏柠看着不熟悉的环境,处于连绵不断的恍惚中。
  
  转过头,身边的位置空荡荡的,不见顾奕南的身影。
  
  心想,他没有回来休息吗?
  
  晏柠懊恼地坐起,盯着另一边枕头跟床单在看,那边平整到一点躺过的痕迹也没有。
  
  唉!正值新婚燕尔,顾奕南竟让她连着两晚都独守空房,真没天理。
  
  掀开被子下床,晏柠穿上拖鞋,抬手伸起懒腰。她双手举着,身子转了半圈,哪知一转身,就见房间阳台那边有个人坐着。
  
  晏柠将伸了一半的懒腰收回来,眉头紧锁地往阳台走去。
  
  走近一看,一身湛蓝色浴袍的顾奕南坐在一张藤椅上,歪着脖子坐着睡觉。
  
  晏柠一怔,连忙将推拉门打开。。
  
  开门声将顾奕南吵醒,他温和的脸容瞬间进入冷漠脸状态。
  
  晏柠将脑袋探出去,相当惊讶:“你怎么会在阳台?”
  
  顾奕南扶着脖子起来,左右动了动脖子,边走回来边回:“出来抽烟,顺手把门锁上了。”
  
  平常这般叱咤风云的一个人,私底下却做了这么傻的事情。一想到这滑稽的画面,晏柠就忍不了,嘴角在抽搐。
  
  晏柠抿着嘴唇,努力憋着笑。
  
  顾奕南从阳台走着回来,盯着她的笑而蹙眉,“有那么好笑吗?”
  
  晏柠将身体转到另一边,尽量不让他看到她的笑。可顾奕南却相当记仇,来到她身后,一把将她横抱起。
  
  晏柠低叫一声,单手小力捶着他胸膛,“你干嘛?”
  
  顾奕南大步走向床,将她扔了下去,算账:“罚你笑我,现在解锁一个新姿势。”
  
  ……
  
  注定是要上班迟到的早上。
  
  在上班路上,晏柠累到像只废猫那般坐在座椅上。
  
  顾奕南开着车说:“你今个礼拜记得空出时间来,我们去婚纱店走走。”
  
  选婚纱一事不能拖了,要是挑不到喜欢的,还得找人设计,这前后都得需要时间。
  
  他们两人的婚礼是一定要办的,而且要以豪门规格办得风风光光。
  
  她不想大摆也不行,顾家人那边也不会同意,但晏柠心有担忧:“你说我爸该怎么出席我们的婚礼?”
  
  顾奕南说:“婚礼至少得筹备三四个月以上,或许你爸的病情有好转。”
  
  话虽如此,可晏柠的信心并不大,她反觉得她父亲的病情正在恶化当中。
  
  都说心病还需心药医,如果能找到她的母亲,兴许有转机的机会。
  
  只可惜,她母亲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没有半点可追寻的踪迹。
  
  晏柠托着腮转向驾驶座那边,求助:“你有没有什么人脉能帮我打探一下我妈的下落?”
  
  顾奕南淡淡道:“我已经吩咐沈助理去找了,有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你。”
  
  ……
  
  顾奕南将她送回到办公楼门前,两人就分开了。
  
  回到办公室楼层,晏柠一脚踏出电梯,就觉得气氛不太对劲。
  
  她站在过道上,往左边看,许嘉熠站在一盆栽前面,手里拿着个喷壶,人在心不在的喷着。
  
  而右手边,钱秘书在她的工作位置,一如往常的埋头苦干。
  
  怪了,他们两人竟然会相安无事,这也太不正常。
  
  想起昨天,许嘉熠还灰头土脸的等着钱秘书回来,可现在,他要等的人儿出现了,他倒是这种状态,这不合乎许嘉熠的性格。
  
  以她对许嘉熠的了解,他该是会将钱秘书拉到会议室,非要缠着她问出个子丑寅卯。
  
  看着两人反常的状态,晏柠心往下一沉,不禁暗暗猜测,难道她的表侄已没在钱秘书的肚子了?
  
  坦白说,晏柠还挺期待这个孩子出生的。
  
  她挽着包若有所思地走回办公室。
  
  钱秘书抬头跟她问了声好。
  
  晏柠回以一笑,但目光又忍不住往钱秘书身上看,心里猜着表侄是否健在。
  
  回到办公室,晏柠坐下看了会文件。
  
  约过了五分钟,钱秘书过来找她,一一跟她说了今天的工作行程。说到最后,钱秘书拿出了一张休假申请表,摆在她面前的桌面上。
  
  钱秘书认真道:“晏总,这是我来公司的第十个年头了。按照公司规定,可以申请到十五天的年假,以前这些年我都没休过年假,今年刚好家里有事,我想在今个月挑出两周时间把这个假休了。”
  
  晏柠接过申请表,没急着签名,找了个工作借口:“我先看看今个月有没有什么特别需要用到你的地方,如果跟工作上没有冲突的,我再把这个假期批了。”
  
  “好的。”钱秘书点点头,“我先出去工作了。”
  
  钱秘书一走,晏柠拿起台面上的固话,将许嘉熠给喊了进来。
  
  一分钟后,许嘉熠推门进来,坐到了她的对面。
  
  晏柠将钱秘书的休假表推到了他面前,她拿捏不了主意:“你说我批不批这个假期?”
  
  许嘉熠低头一看,脸上没有任何的意外神情,他将大掌按在纸张上,又将那张休假表推回来,无所谓道:“公司是你的,你想批就批。”
  
  晏柠越看越迷,不禁问:“你跟钱秘书怎么了?”
  
  许嘉熠坐在椅子上,微微一叹:“钱秘书该是拿假期去结婚吧!”
  
  晏柠搞不清状况:“跟谁结婚?”
  
  “反正不是我。”许嘉熠的脸臭着。
  
  晏柠蹙眉看着那张休假表,又抬头看看许嘉熠,“那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许嘉熠沉声:“她说会生下来。”
  
  听到表侄还在,晏柠一颗心都缓了,但又消化不来,“她要结婚,新郎不是你,又要生小孩,那她要嫁给谁?小孩又怎么解决?”
  
  “昨晚我在酒吧喝酒,中途收到了她的电话,她说要跟我见上一面,我按照她给的地址去了。碰到面后,我们就这些问题讨论了一番,但谈得并不愉快。”
  
  许嘉熠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说给她听。
  
  “她让我去的是一栋豪宅。我们两个见面后,她前男友也在,她挽着那男人的手臂淡定地跟我说,他们两人要结婚了,她会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她的前男友会把孩子当作亲生的来看待。她还说,考虑到我是孩子的父亲,以后每个月有一次的探视权,但这个孩子得跟她前男友姓。”
  
  富家公子甘愿当便宜老爸,这真是鲜少发生的事情。
  
  晏柠问:“你这就妥协了?”
  
  许嘉熠死气沉沉道:“我拒绝了,但钱秘书说,孩子在谁的肚子里就归谁,要是我不答应,我以后连每月一次的探视权也会除消。”
  
  晏柠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手指点了点休假申请表,“那假期怎么办?”
  
  许嘉熠从椅子上站起来,还是刚才的态度:“看你喜欢。”
  
  许嘉熠迈步离开,往大门方向走去,晏柠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有点小心疼。
  
  许嘉熠是多么高傲的一个人,如今却要忍受自己的儿子跟别的男人姓,心里肯定很憋屈。
  
  她深深一叹,又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
  
  昨晚跟早上那几次,顾奕南都没有避,也不知道会不会一次就中奖。
  
  晏柠没拿准顾奕南对自己的态度,他答应结婚是一回事,要不要小孩又是另一种说法了。
  
  她爱惜自己的身体,到时候怀了又不要,遭殃的还是她。
  
  考虑到这一层,晏柠拿出手机给顾奕南编辑了一条短信:“我要吃药吗?”
  
  顾奕南:“吃什么药?”
  
  晏柠幽默地回:“就是阻止蝌蚪变青蛙的那种药。”
  
  顾奕南反问:“那你想当妈妈吗?”
  
  明明是她的提问,怎么现在换过来问她了。
  
  晏柠偏不让他得逞,巧妙地将皮球踢了回去:“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在一个健全的家庭环境下成长,要是没有,我就不要了。”
  
  顾奕南回:“我也是这么想的。”
  
  晏柠看着短信眼睛冒火,聊了一通下来,她是聊了个寂寞,顾奕南就没表态。
  
  晏柠摸摸自己的肚子,这到底要不要吃颗药呢?
  
  正想着,她的手机传来了电话铃声,是昨晚那个柜姐给她打来的电话。
  
  “顾夫人,你想要的那款新品,现在刚刚到店,需要我帮你留下来吗?”
  
  晏柠真不爱她家产品,可为了问出那个包包的购买者,还是忍痛说:“好啊,我先将订金转给你。”
  
  挂了电话后,晏柠在微信上把钱转给了柜姐。
  
  想想还是很心疼自己的钱,又找到了赵涵的头像,发了句牢骚:“涵,我把那个包买下来了,心在滴血啊!”
  
  赵涵回她:“没事,晚上跟老公说说,让他提提零花钱。”
  
  晏柠发了一个郁闷的表情。
  
  ……
  
  午休时间,晏柠跟许嘉熠去公司饭堂吃饭。
  
  两人坐在餐厅里,钱秘书也在,但却是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显得有点落寞。
  
  晏柠朝许嘉熠小声提议:“你要不要过去?”
  
  许嘉熠摇头,筷子戳着盘里的米饭,“我才不去,看着她就烦。”
  
  口不对心的人,说的就是许嘉熠,嘴上说着不去,可视线却盯着钱秘书的方位。
  
  晏柠还是好奇早上的问题:“你真的愿意自己的骨肉管别人喊爸。”
  
  许嘉熠闷闷地吃了一口饭,咽下之后回:“不想也没办法啊,她前男友愿意当便宜爸,钱秘书又喜欢前男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劝过说过也骂过,她就是一根筋。”
  
  许嘉熠火气上来,忍不住抱怨:“就没见过这么蠢的女人,明知道自己的前男友是个海王,骗了她十几年的青春,好不容易觉悟了,现又一个跟头栽进去。嫁吧嫁吧,等她又被绿的时候,眼睛哭瞎她算了。”
  
  晏柠放下筷子,小力拍拍他的手背,念他:“干嘛嘴巴这么毒。”
  
  “我哪是毒,我这是忠言逆耳。”许嘉熠越想越愤愤不平,“她觉得我吊儿郎当,他要跟别的男人结婚,我都认了,但为什么一定要找那种渣到不能再渣的男人。一想到我的小孩跟着那样子的男人生活,我就膈应到难受,以后也不知道会不会将我孩子也教成小渣男。”
  
  说话间,钱秘书站了起来,晏柠跟许嘉熠同时望过去,又迅速把目光收回来。
  
  钱秘书将托盘端回到餐具回收区,分类放好之后,就离开了餐厅。
  
  钱秘书一走,许嘉熠也站起,手端起他的食盘,一副要离去的样子。
  
  晏柠抬头,“你不吃了吗?”他手中的食盘几乎没怎么动过,“你还没吃上几口饭呢。”
  
  许嘉熠视线看着大门方向,回:“不吃了,看她没怎么吃,我去外头给她买点吃的。”
  
  许嘉熠脚步匆匆走了,晏柠看着他的背影失笑。连钱秘书吃了多少,许嘉熠都看在眼里,怕是钱秘书这一趟结婚,没有那么顺利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许嘉熠真搞定了钱秘书,两人也不见得能顺利去领证。
  
  她的小姨,人是挺好的,但却有着那种普遍的大众思想,觉得儿媳妇就该跟儿子的年龄相仿,背景干净,听话一点就行。
  
  前不久,她才把那位不正经的女孩赶走,现在又来了一个大七岁的儿媳妇,她小姨怕是要失眠好几个晚上,慢慢消化才行。
  
  也罢了,相信许嘉熠能解决好这个麻烦。
  
  低头继续吃饭,刚啃完一颗排骨,她的手机铃声便响起。
  
  钱秘书打来:“晏总,你办公室可能进小偷了。”
  
  晏柠顾不上吃饭的事,“我马上回来。”
  
  从餐厅赶回办公室,钱秘书在门口处站着,见她就说:“我刚从餐厅回来,就看到有个蒙着脸的身影从你办公室出来,我出声一喊,那个人就疯狂地跑向楼梯间逃了。”
  
  钱秘书指指办公室,“我通知了后勤部去调取监控,却被告知监控被人破坏了。你还是进去看看,有什么东西丢失了吧。”
  
  晏柠往办公室走了一圈,抽屉、包包也都翻查了一遍。
  
  她的手提包还在,里头的钱财也是。她在抽屉里随手搁了一些比较值钱的珠宝首饰,并没有被盗走。而办公室里的名贵摆设品,也一个都没少。
  
  若是一般的小偷,肯定是光明正大的把门撬开,再进去一轮搜刮,而那个人鬼鬼祟祟地溜进来,没破坏门锁,明显就是不想让人发现,又或者是方便下一次的行动。
  
  可见,作案之人是熟人,更是她身边的人。
  
  通过上次的筛选,晏柠已有了范围,小张的嫌疑极重。发生这样的事,晏柠当即将目标对准到小张身上。
  
  晏柠思考着,不为钱财而来,那办公室里最值钱的,就是公司的机密文件。
  
  她看回办公桌上的电脑,转头吩咐:“钱秘书,找个技术人员过来。”
  
  钱秘书领命而去,不一会儿就带了一个it高手回来。
  
  经那名技术人员查看,她的电脑在她下去吃饭的时间段,确有记忆盘使用过的记录。
  
  晏柠今天都没使用过记忆盘,明显地,那人就是进来用记忆盘拷走文件。
  
  技术人员离开后,晏柠就一个人在办公室徘徊着,想着解决的对策。
  
  不久,许嘉熠从外头回来,她办公室的门没关,晏柠徘徊时,看到许嘉熠手里提着一个饭盒走着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