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吻情注定 > 第70章:我很宠老婆的

第70章:我很宠老婆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许嘉熠趴在台面抬起头,脸懵懵地问:“什么内鬼?”
  
  晏柠谈起前天被撞一事:“去银行业办业那天,我差点被车撞死,幸好是顾奕南救了我,不然我就一命呜呼了。”
  
  许嘉熠挺直腰坐起,紧张追问:“是谁干的?”
  
  晏柠脸色平静地分析:“从表面上来看,你的嫌疑最大。”
  
  许嘉熠一惊,难以置信:“你怀疑我?”
  
  晏柠摇头,“我要是怀疑你,现在就不会跟你说这些了。”
  
  晏柠之所以这般信任许嘉熠,是两人的感情胜过亲生兄妹。有时候从对方的一个眼神里,就能感受到中间是否有说谎。
  
  顾奕南不了解许嘉熠,觉得他有问题,极度合乎情理,但她跟许嘉熠是一同长大的,对他太了解了。许嘉熠确是爱闯祸,但他对朋友,对亲人的仗义,晏柠表示自愧不如。
  
  还记得,她刚接手公司那时,工作强度过高,累到昏倒在公司。
  
  那时候适逢电梯维修,是许嘉熠背着她走了三十层楼梯下到地面。那时的他还刚去参加了一个摩托车比赛回来,把脚弄伤了,他是强撑着脚疼,咬紧牙关背她下去的。
  
  不说远的,就说前不久发生的。许嘉熠为了让她拿下东城项目,不顾一切后果去威胁顾奕南。试问一个可以不计较罪名,宁愿去坐牢也要帮助她的人,又怎会做伤害她的事。
  
  晏柠对许嘉熠信得过,叹气道:“办公室就那么几个人,排除了你跟休假那位,就剩下小张跟钱秘书了。”
  
  两表兄妹互看了一眼,想要说的话尽在眼神里,但这事终归是要弄清楚的,晏柠把话说开来。
  
  “我也不愿相信那个内鬼是钱秘书,但你知道我现在最害怕的是什么吗?”晏柠说出自己的担忧,“我就怕自己看走眼,万一那个人真是钱秘书,而她又怀了你的孩子,我真不会处理了。”
  
  “先不说怀孕的事,我觉得钱秘书不是那样的人。”一向嬉皮笑脸的许嘉熠,难得有正经的时候。
  
  晏柠一抬下巴,“怎么说?”
  
  “那天我们在酒店醒来,大家的情绪都很烦躁,但你猜钱秘书在做什么。”许嘉熠那眼睛炯炯发亮,看着无比坚定,将他所看的事跟她细细道来,“钱秘书在心烦意乱时,还抱着电脑把你要的文件先做好,她说怕自己突然请假,害你今天的工作跟不上。”
  
  钱秘书对晏柠工作上的支持,她平时能目睹。
  
  最初,她刚来公司,对公司业务全不熟悉,做出来的文件根本不过关,钱秘书怕她被其它股东嘲笑,一边默默给她鼓励,而另一边又暗暗加班替她修改。
  
  就因为记得钱秘书的好,她在排除筛选时才会举棋不定。
  
  但若不是她,又会是谁呢?
  
  朝许嘉熠看去,彼此互看着,几秒后,两人又默契地同步出声:“是小张吗?”
  
  晏柠抓了抓头发,小张平常只负责处理一般文书,对她的行程几乎不了解。若她们的猜测没错,那小张是怎样获取到她的行踪的。
  
  晏柠头疼,疲倦地将身子靠在大班椅子上,将眼睛闭了起来。
  
  视线变成漆黑一团,她思绪偏乱,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许嘉熠的声音透过耳膜传来,“我们也不急着下决定,或许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我们看走眼了也不一定,反正现在有了范围,我们多加观察,肯定能揪出那个人。”
  
  晏柠闻言又将眼睛张开,许嘉熠坐在她对面,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又或者,你也可以将我列入怀疑对象,一并观察得了。”
  
  晏柠慵懒地坐着,“我对你这般信任,你要是真敢背叛我。”她的眼神忽然转冷,“你就等着我将你阉了吧。”
  
  许嘉熠眼睛微微放大,提醒:“表姐,淡定淡定,记得保持豪门贵妇形象。”
  
  晏柠坐直身体,往桌边靠过来,手撑在桌面,托着脑袋看许嘉熠。
  
  许嘉熠被她看得慌,“看我干嘛?”
  
  晏柠换回了平常聊家常的语气:“不是我唠叨你,你什么时候才能够长进一点,都多大个人了,整天在公司无所事事,要是钱秘书决定把孩子生下来,你就是当爸的人了,你难道就打算在我身边当一辈子的跑腿吗?”
  
  许嘉熠跟她同款姿势坐着,沉默的不作声,明显在回避问题。
  
  晏柠不喜欢他这种态度,在桌下用高跟鞋踢他腿,力度还不小。
  
  一脚踢过去,许嘉熠当即坐正身体,连椅子往后退,不让她再有机会踢他。
  
  晏柠瞪着他,“我问你话呢,你有没有听进去?”
  
  “听到了。”许嘉熠闷着脸,“等解决了孩子这茬,我会认真考虑的。”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我先出去了。”
  
  许嘉熠离开了晏柠的办公室,一出去就看到钱秘书的电脑还亮着。他心烦地一叹气,后朝秘书室走回去。
  
  他在那个秘书室有一个正式工位,但他平常很少在那里待着。
  
  回到秘书室,许嘉熠本是想进去问问在里头办公的小张,看她是否知道钱秘书的住处,可刚来到办公室门口,就见小张站了起来,在自己的工位拆着快递。
  
  他插着口袋走进去,“小张。”
  
  他忽然一出声吓了小张一跳,她手忙脚乱的将包裹复原,慌慌张张的样子。
  
  见她这般紧张,许嘉熠八卦起来,“买了什么好东西呢?”
  
  小张笑着,“没什么,就女孩子用的,跟你说了也不懂。”小张说这话时已将那个包裹放到了桌下面,后问,“有什么能帮到你的?”
  
  许嘉熠单手摸着脖子走着,站在小张的工位旁,“你知道钱秘书住在哪里吗?”
  
  小张摇头,“我不知道,但你可以问问采购部的秘书小菲,她们两个是同一时期进公司的,关系比较好。”
  
  许嘉熠点点头,走回到他自己的位置坐下。
  
  他的工位比小张的要往后一些,刚好跟她成一个对角,能看到小张的办公位置。
  
  他坐下后,小张便不再拆那个包裹了。
  
  他隐隐觉得小张刚才的神情太心虚,一看就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想起方才晏柠在办公室跟他聊的事情,他就越发好奇那份包裹装的是什么物品。
  
  心思所系,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晏柠发去短信:“你现在找个理由将小张喊到办公室,尽量拖她十分钟。”
  
  晏柠给他回复了一个:“?”
  
  “你别问那么多了,按我所说的去做,我帮你验验她是不是内鬼。”
  
  短信发过去后,小张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起了铃声。
  
  她伸出手臂拿起话筒接听,听到她说:“好,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小张就从台面拿来一份蓝色的文件夹,脚步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等她走后,许嘉熠相继站起,走到门口位置。随着小张的背影看去,见她走进了晏柠的办公室,他才折返回到小张的工位,把她那个包裹从桌下拿出来。
  
  包裹摆到桌面,他打开一看,发现是一款女包,从上面的标志看,是一个名牌包。拿出手机,对着那个包包拍了几张照片,顺带把包的编码也拍了下来。
  
  拍完照片,将那份包裹摆回到桌子下面,他若无其事地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将电脑打开,搜了搜那款女包。
  
  然而,一搜吓他一跳,这款包包可不便宜,还是限量版。
  
  记得钱秘书跟他说过,小张的家境并不算富裕,他越想就越觉得小张有问题。
  
  十分钟后,小张从晏柠的办公室回来。
  
  许嘉熠已迫不及待的将他所收集的信息要分享给晏柠,便快步离开秘书室。
  
  风风火火的走进晏柠的办公室,将手机里的那些的照片调出来,放到桌面上。
  
  “你快看。”
  
  晏柠低头看着照片,“你让我喊小张进办公室,就是要为了拍这个包吗?”
  
  许嘉熠频频点头,“她刚才遮遮掩掩的,明显不想让我看到这个包,而且,我在网上搜过这款包,网上报价得40万,小张得工作多少年才能买到,况且这包还有价无市,能买到的人都非富则贵。”
  
  晏柠若有所思起来,这款包确实难买,但仅仅用一个包来定小张的罪,又显得过于鲁莽,她提出了一个疑问:“会不会是有土豪送给她的?”
  
  许嘉熠把手伸过来,手指滑动着手机屏幕,最后停在那张有女包编码的照片上,“我将编码拍了下来,你找点关系托人去店里查查这款包的购买者,看看是谁不一清二楚了吗?”
  
  晏柠朝他竖起了一个大姆指,拿过手机对着许嘉熠的手机屏幕,将编码给拍下。
  
  要查到这款包的购买者,走光明正大的途径肯定不行,最好的就是从柜姐入手。
  
  这个品牌向来都是天价,而且主打的都是贵妇级,晏柠以前觉得它又贵又成熟,几乎都不怎么去那家品牌买东西,也没有跟这家店的柜姐有多熟。
  
  晏柠找到了自己的好姐妹,在聊天软件上问她:“你跟x家奢侈品店的柜姐认识吗?”
  
  好友损她:“小晏晏,你刚刚宣布婚讯就开始进军贵妇行列了吗?”
  
  晏柠握着手机,郁闷地敲着键盘回复:“都说到哪跟哪了,我只是想跟那边柜姐了解点事情。”
  
  好友回复了一个大笑的卡通表情,写道:“拿你老公的卡去买买买,把她一家店的商品全买下来,柜姐会当你是祖宗那样供着。”
  
  晏柠回:“那等到还账单的时候,我有可能会多收到一张离婚协议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