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吻情注定 > 第69章:抱了顾总的大腿就荒废江山

第69章:抱了顾总的大腿就荒废江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生平第一次喊这两个字,晏柠给他发去短信后,脸部不自主地燥热。
  
  也不知道顾奕南收到这短信后会是怎样的心情,短信发过去后,她就握着手机等着。
  
  约三分钟过后,顾奕南一通电话回拨过来。
  
  晏柠习惯地跟往常一样:“顾总。”
  
  电话那端悄然无声,晏柠又唤了一声:“顾总。”
  
  顾奕南的声音传来:“刚才在短信上不是改口了吗?”
  
  晏柠握着手机的手微微发颤,短信上喊得热情点不难,难在电话里该用怎样的声调才是头疼事。
  
  晏柠有思想觉悟,他们两人这种关系,也仅是比情,人多了一层合法的关系。
  
  把他哄高兴点,彼此间的日子也好过一些。纵使心跳加带,但她还嘴角一勾,甜甜地唤:“老公。”
  
  隔着电话无法准确猜到他此时的表情,但他的声线带着慵懒感,“晚上有个饭局。”
  
  他的嗓音落进她耳朵里,舒适轻缓,让她想起了白天那个摸头杀,撩拨着她的心。他又在补充:“不能缺席。”
  
  她也在管理者的职位上,晏柠心有体会。某些重要饭局确是不能自己控制的,一旦错过机会,之后会连带关系造成其它方面的损失。顾奕南肯定是权衡过且他特别添加了“不能出席”,可见这会议他非去不可。
  
  她心里倒没不适感,就好比她今天还是赶回来开会了,只是作为一个识时务的妻子,当然不能欢天喜地的笑送,她故作娇嗔道:“新婚第一晚就要我独守空房吗?”
  
  顾奕南顿了两秒,保证:“多晚都回来。”
  
  晏柠回以呵呵一笑,“那我等你。”
  
  “我让司机先送你回家。”顾奕南说。
  
  晏柠还没去过顾奕南的住处,她不喜欢独自一人待在完全陌生的地方,她建议:“我在公司等你吧,你应酬完来公司接上我。”
  
  顾奕南答应:“好,挂了。”
  
  “唉!”晏柠急声叫住,见电话还在通话着,她贴心提醒,“你少喝点。”
  
  听到他“嗯”了声,晏柠才将电话掐断。
  
  将手机放回桌面,晏柠双手撑着台面站起,缓步走向到大门口那边,她将门板拉开一小条门缝,透着缝隙看出去,钱秘书正在埋头苦头,而许嘉熠则不见踪影。
  
  看了几眼后,晏柠把门轻轻合上。昨天从警局出来,顾奕南跟她说身边有内鬼,她仔细一想,发现确有一定道理。
  
  她托着下巴在办公室边徘徊边深思。
  
  她这边一共四个员工。一位正在家里休着产假,一位是刚入职不久的小张,剩下的是钱秘书跟许嘉熠。
  
  若按排除法来看,那位休产假的根本就不在公司,可以忽略不计。
  
  而许嘉熠,他虽是闯祸精,但平时极度仗义,绝会做出卖朋友的事,而且两人一同长大,有亲情在,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许嘉熠也不会出卖她。
  
  到底是钱秘书还是小张呢?
  
  晏柠在脑海进行了一阵头脑风暴,还是还没有答案。
  
  坦白说,她觉得钱秘书跟小张都不像是内鬼。
  
  可能掌握她行踪的,也就是他们几人了。
  
  晏柠感到伤脑筋,抬手揉了揉脑门,附上一道深叹。
  
  ……
  
  下班时间,晏美建筑的员工陆续离开,顶层很快就仅剩下晏柠一人。
  
  尚不知顾奕南要应酬到多晚,晏柠掏出手机来,浏览着外卖平台。本是打算买份食物填肚子,但软件上的外卖眼花缭乱,反倒惹得她拿不定主意。
  
  看了二十分钟,她还停留在纠结点哪一家店铺的问题上。
  
  晏柠看得心累,干脆退出了软件。
  
  从椅子上站起来,她拿过边上的包包,迈着悠闲的步伐离开了办公室。
  
  朝着公司附近的餐饮区域走去。
  
  已是傍晚时分,天边红霞浮现,街头随着下班时间的到来,渐渐变得人头涌动。
  
  晏柠挽着包走在人行道上,最后挑了一家吃牛肉拉面的面馆,进去店里打包了一份食物。
  
  从店里出来,晏柠手里提着一个圆形的饭盒,里头带着汤水,显得沉甸甸的。
  
  踏过店铺的门槛,晏柠沿路返回公司,刚走了没几步,就听到嘈杂的街头上传来一道温柔的女声:“柠儿。”
  
  晏柠随着声源回过头,定睛一看,提着饭盒的手不禁微微握紧手中的袋子。
  
  喊她之人竟然是顾奕南的父母亲。
  
  晏柠拘谨地站在街头,顾父、顾母朝她走来。
  
  三人面对面的站着,晏柠问好:“叔叔,阿姨。”
  
  顾母笑回:“领证了还不改口,还叫阿姨。”
  
  晏柠喉咙发紧,有点难为情。
  
  幸好八面玲珑的顾父给她打圆场,看向顾母淡淡道:“你还没有给改口费,就想别喊你妈,便宜都让你占了。”
  
  顾母笑着点头,附和着:“是是是,是阿姨没有考虑妥当。”
  
  晏柠其实也并非是说要什么改口费,只是一时不适应而已。不过改称呼这件事总需要面对的,晏柠为了化解尴尬,干脆顺着这个契机,大大方方道:“爸,妈,你们别说笑了,不需要什么改口费。我只觉得没有及时上门给你们送礼吃饭,忽然改口了,感觉对您们不够尊重。”
  
  这句话哄得顾母笑不拢嘴,顾父也是喜上眉梢。
  
  “哎呦!都是一家人啦!不用这么客气。”顾母低头看着晏柠手中的食材,拧着眉说,“奕南这家伙真是太不像样了,刚刚领证不跟你过会二人世界,跑去加班不说,还让你吃外卖。”
  
  顾母伸手挽着她的手臂,“走,你别吃这个了,跟爸妈回家,妈给你张罗顿好的。”
  
  心里不想去,但拒绝也不好,晏柠为难着,“可我什么都没买,两手空空去会显得不够礼貌。”
  
  “没关系,老宅今天就仅爸妈俩人,你就当是去陪陪我聊会天吧。”
  
  顾母这么一说,晏柠没好意思再去拒绝,僵着脖子微微点头说:“好。”
  
  坐到了他们上的车里,虽说以前都认识,但毕竟还没有彻底融合到他们家里。晏柠端坐在后排,没敢玩手机,认真地跟顾母聊天。
  
  不久,车子驶来顾宅,晏柠以前来过,并不觉得陌生。
  
  进到屋里,老宅的佣人都有眼见力儿的一一改了口,喊她为:“少夫人。”
  
  晏柠全都以笑回应,心里却在发虚,愈发觉得慌。
  
  顾母吩咐着佣人去厨房打点,晏柠坐在客厅里陪顾父聊着生意上的事情。
  
  顾父虽已经把生意上的事情交给了顾奕南,但还是留意着外头的动向,从他嘴巴里说出来的事情,都是井井有序,让她受益匪浅。
  
  聊天的氛围不算尴尬,正聊着,屋外头传来了一阵聊天声。
  
  顾父跟晏柠同时回头看向门口位置,就见顾老爷子跟二老太太走着回来。
  
  也不知道因何事惹得二老太太生气了,她边走着进来嘴巴就没停过的念念有词:“这主办方真是太差劲了,吃的食材不够新鲜,一点诚意也没有。”
  
  顾老回了句:“你别那么挑剔啦,就一顿饭而已。”
  
  “他们太吝啬,又想沾我们的光,又不想下本钱。”二老太太气呼呼说着,就扶着顾老迈步走进了屋里。
  
  晏柠作为晚辈,忙着从沙发站起来。本是想要打招呼,但她又一张嘴又不敢张声。
  
  顾氏集团已经发了公告,顾老肯定知道她跟顾奕南的婚事。作为顾奕南的妻子,喊顾老一声爷爷不难,但要如何称呼二老太太这是一门高深的学问。
  
  一旦喊错了,会惹顾父不高兴。晏柠在心里斟酌了一遍,免得踩到雷,索性对两老都没有打招呼,只是站了起来附上礼貌的笑容。
  
  两老往客厅一看,见晏柠出现在那里,表情皆是一愣。
  
  顾老转眸看向顾父,顾父站起解释:“我把柠儿喊到家里吃饭了。”
  
  “咋不提早告诉我呢。”顾老冲顾父念了一句,顾老对她还算客气,“小柠很抱歉,之前不知道你今天上门一事,我还跑出去吃饭了。”
  
  晏柠笑,“爷爷客气了,是我冒昧才对。”
  
  顾母从厨房走着出来,“爸,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顾老说:“吃不惯那边的饭菜就回来了。”
  
  即便顾老是这么说,可从二老太太刚才进屋的唠叨,可以推算得来是二老太太不满意才导致行程改变。
  
  二老太太从进门之后,就各种不友好的眼光投在她身上,将她上下打量了遍,眼底明显有着鄙夷。
  
  也是,她如今是顾奕南的人,那就是她的敌人,不受待见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二老太太连表面上的客套也不维持,一扶额头冲顾老说:“头疼,先回房了。”
  
  二老太太迈开步子往楼上走去。
  
  顾母过来问:“爸,您在外头吃饱了没有?要不要坐下来再吃点。”
  
  可能是考虑到有她在场,顾老回:“吃过了,但可以喝碗汤。”
  
  说完,顾老坐到了客厅加入了晏柠跟顾父的聊天。
  
  晏柠坐在沙发里觉得一阵压力山大,早知道横竖都要来顾家吃饭,她早上不让顾奕南改日期,现要她一人面对他的家人,她心里发愁。
  
  幸好,顾家人对她还算满意,对她也很热情。款待之下,让她绷着的那根弦得以放松。
  
  忽然到访顾家,不在晏柠的意料之内,更没有通知顾奕南。就利用借着上卫生间的空档,赶紧给顾奕南发去短信:“说来话长,我人在顾家老宅。”
  
  顾奕南可能在忙,并没有回复她的短信。
  
  待了有个五分钟,晏柠没好意思继续熬下去,唯离开了卫生间。
  
  再次回到客厅时,家里多了一道身影,顾天擎竟也回老宅了,他现时正走着上楼梯。
  
  晏柠从卫生里出来,目光跟他对上,顾天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那眼神深不可测。他嘴角溢出了一道笑,继续往楼上走。
  
  来到二层,顾天擎去到二老太太在屋里设的静心念佛房间。他一进去,就收到了二老太太的眼神攻击。
  
  顾天擎笑,“奶奶,这是谁惹到你了?”
  
  顾天擎把门合上,朝她走去。
  
  二老太太坐在一蒲团上面,手里捏着一把扇子,她将扇子摔在了前方的矮桌上面,冒着火说:“你怎么回事儿,你上次不是跟我保证,说晏家人会支持我们这样的,现在怎么一声不吭就发结婚公告了。”
  
  顾天擎往矮桌的另一边走去,同样坐到蒲团上。他慢悠悠的捣弄着矮桌上面的茶具,淡然一笑道:“奶奶,你急什么呀?”
  
  “我怎么不急了。”二老太太说,“我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让你爷爷把股份转到你身上,眼看你就要上位了,结果他那一家子悄无声息地讨了个儿媳妇回来,关键还要带股份的,我们的胜算全都没了。”
  
  顾天擎用嘴轻轻吹了吹手中茶,慢慢的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后,手指转动茶杯。
  
  二老太太还在那边发火,“天擎,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我们不转正的话,这一辈子都要遭受别人的指指点点。奶奶活到这个岁数了,要不要名分你就不要紧,奶奶是想让你在顾家有个光明正大的身份。”
  
  顾天擎视线盯着转动的茶杯,挑着眉安抚,“过程不重要,只要结果是我们赢就行。”
  
  二老太太好奇,“你心里到底有什么想法?”
  
  “放心吧,晏柠跟顾奕南的婚姻不会走到最后的。”顾天擎自信地保证,“无论是晏家,还是顾家,通通都是我们的。”
  
  ……
  
  闹闹哄哄地吃了一顿饭。
  
  晏柠还未适应顾家人这个身份,显得比较拘谨。
  
  吃过饭后,晏柠坐回到客厅里,顾老、顾父、顾母各自给她发了红包,顾母更是豪爽地送上珠宝,说是给儿媳妇的见面礼。
  
  晏柠没好意思,婉拒过但终是抵过顾母的热情,一一收进包里了。
  
  待到晚上九点钟,晏柠就以要回公司为由先撤了。
  
  顾母给她安排了司机,把她送回公司。
  
  回到晏美的办公楼,目送着司机的车子离开后,晏柠才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
  
  搭乘电梯,回到办公室坐下,晏柠连椅子都没有坐热,就收到了顾奕南的电话。
  
  “手机刚才没信号。”顾奕南用寥寥数字解释了为何没有回复她的短信,“你人在哪里?”
  
  晏柠如实回:“刚回到公司。”
  
  “我这边也散席了。”顾奕南声线偏哑,“半个小时后来接你。”
  
  晏柠“嗯”了声,将电话挂了。
  
  刚结束通话手机,又传来了一声震动。
  
  有短信传进来。
  
  晏柠点开一看,写着:“在喝酒,在想你。”
  
  发件人是顾天擎。
  
  看着他的短信,晏柠觉得烦。在前些天,她还是单身状态,顾天擎给她送花,顶多算烦人。但他明知道她现在是顾奕南的妻子,还跟她发来这种话,就是恶心。
  
  让他的名字躺在通信录里,都觉得碍位置。
  
  晏柠长按他名字想将他拉进黑名单,可还没来得及将他删除,顾天擎第二条短信又进来了:“你将我拉黑了,就有可能错失了你母亲的消息了。”
  
  晏柠看着短信背部脊脊发凉。
  
  提及到她母亲,晏柠眉毛一拧回拨过去。
  
  电话一接通,耳边就回荡着顾天擎那肆意的笑声,“晏柠啊晏柠,你为什么就偏要逆我的意呢?”
  
  晏柠恼火,“我母亲在哪里?”
  
  顾天擎还在那端笑,“你不该问我,要问也要问你家那位。”
  
  顾天擎将矛头指向了顾奕南,晏柠不信,“你少来挑拨离间。”
  
  “你知道吗?看着你一步一步跳进火坑的感觉,实在太好了。”顾天擎的行径如同一个变态的疯子,“好想看你坠落深渊。”
  
  跟他多说一句都让晏柠扯火,她放下手机,按下挂断。
  
  ……
  
  半小时后,顾奕南给她打来电话,说到她的公司了。
  
  晏柠挽着包来到办公楼门前,已看到顾奕南的车子停靠在不远处。
  
  走了过去,拉开后排车门,一股酒气扑出来。
  
  晏柠拧眉朝里头望去,顾奕南喝得红光满面地靠在车门坐着。
  
  他伸手拍拍旁边的空位,示意她落座。
  
  晏柠坐了上去,锁上车门,司机就启动车子驶去顾奕南的住处。
  
  转头看向顾奕南,喝过酒的他,眼神带着迷离,看着她的眼神很灼热。
  
  晏柠从包里拿出红包还有那盒珠宝给他看,笑道:“今天小金库疯狂进账。”
  
  顾奕南眯眸浅笑,“那我一会儿再给你几十个亿,那你的小金库怕是装不下了。”
  
  猝不及防的车。
  
  晏柠回味过来,用手中的红包去打他手臂抗议。
  
  顾奕南伸手过来,捏了捏她脸颊,收回手就在后排闭目养神,那样子看起来是醉了。
  
  晏柠没打扰他,让他安静地睡着。
  
  车子驶回到顾奕南的住处,晏柠透过车窗看向眼前的别墅。
  
  还记得在上个月,她送顾奕南回家,还没皮没脸地问他要不要邀她进去坐一坐,可一转眼,她就以他妻子的身份住进来了。在心里感叹,太不可思议了。
  
  收回目光,顾奕南仍旧在车里睡得呼吸浅浅,没有醒来的征兆。
  
  并不忍心叫醒他,但想到要她一人将他扛进家里,又是件难事。还是趁着司机还在车里,把他弄到家里最好。
  
  晏柠将身子转向他,小声道:“到家了。”
  
  顾奕南没醒,她又伸手轻拍他手臂,顾奕南才所反应。
  
  他微微睁开眼,眼神发愣地将她的脸端详了数秒后恍过神,迟顿道:“嗯!”
  
  顾奕南坐直身体,摇摇晃晃地推开车门下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