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吻情注定 > 第68章:你愿意娶我吗

第68章:你愿意娶我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顾奕南垂头看着袖口位置,晏柠没松手,又再拽了两下。
  
  他抬眸问:“都发霉了是打算请我吃蘑菇吗?”
  
  这话一听有戏,晏柠笑得甜滋滋,没再拽她袖口,“你想吃啥都行。”想想又怕顾奕南真刁难她,她又说,“只要不要太复杂,我都依你。”
  
  顾奕南想了想,报了一道菜名:“糖醋排骨。”
  
  “成,我会煮。”这道菜的确在她的厨艺库里,她提议,“也快下班了,我们一起双双翘个班,去超市买菜吧!”
  
  顾奕南“嗯”了一声,启动车子,往附近的超市开去。
  
  来到超市,晏柠跟顾奕南像小两口走着。顾奕南负责推车,晏柠负责挑菜。
  
  在购物的过程中,顾奕南都默默在背后跟着,任劳任怨。莫名地,由心地想跟他说:“你怎么这么乖。”
  
  顾奕南两眉一拧,明显对她那句话有意见。
  
  身边的货架正在做着巧克力促销,晏柠抓了一盒举到他面前,“有没有女生给你送过?”
  
  顾奕南不理她。
  
  晏柠又问:“那你有没有给女生送过?”
  
  顾奕南将购物车一转,无视她之余还迈腿离去。
  
  晏柠拿着巧克力追上去,干脆将巧克力摆进购物车里。
  
  推着购物车去结账,晏柠想付款,但被顾奕南抢先一步结账了。
  
  晏柠没跟他抢,眯着眼睛笑回:“谢谢顾总投食。”
  
  提着两大袋食物离开超市。
  
  回到停车地方时,晏柠上车后就将那盒巧克力摆在副驾这边的车头位置。
  
  顾奕南得先将购物袋摆在后排,比她晚一步上车,他拉开车门坐上来时,就瞅见那盒巧克力。
  
  晏柠指向巧克力,“送你。”
  
  顾奕南系着安全带,淡声:“不爱吃。”
  
  “不爱吃也得收。”晏柠硬要送,“这是我头一回给男生送巧克力,你可不能这样打击我的自信心。”
  
  顾奕南启动车子,幽幽回:“这我付的钱。”
  
  晏柠恍悟过来急着将巧克力取回,放回到自己包里,还抱紧包裹,“那我就不送你了。”
  
  科科,四舍五入也算是顾奕南送她的。
  
  顾奕南无奈地摇摇头,后车子启动。
  
  ……
  
  听着音乐驶回到晏柠的家。
  
  下车后,两人前后脚进了屋。
  
  晏柠给他端来了一杯水摆在桌面,后将遥控器出找出来,“我先去煮饭,你看会儿电视打发时间。”
  
  顾奕南若有所思地看向厨房,又把目光转移到她脸上,面色凝重地问:“你确定是会煮饭的吧?”
  
  这是在质疑她的厨艺吗?晏柠笑着打趣:“反正你都被我骗来了,就算我不会煮饭,你也得吃。”
  
  她欢快地转身往厨房走去,顾奕南及时出声提醒:“味道不重要,记得把肉煮熟。”
  
  晏柠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是有多不信任她的厨艺。
  
  进到厨房,晏柠在里头一顿捣鼓。
  
  做菜时,她偷偷往客厅看出去,顾奕南开了一档《动物世界》在看。她收回视线,看看自己身上的围裙,萌生了些莫名其妙的幸福感。
  
  她现在跟顾奕南似一家人。
  
  快一个小时,三菜一汤终于出锅。
  
  把菜端到餐厅,顾奕南从客厅走过来,他已将西装外套脱了,只穿了件黑色衬衫。
  
  来到餐厅时,顾奕南第一时间往桌面的菜看了眼。晏柠详着她的脸,看到他露出了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看来他方才也是捏了把汗。
  
  她惬意地笑,“放心,熟的。”
  
  顾奕南收回目光,走去清洁双手。
  
  待他回来,两人各自落座。
  
  晏柠没急着动筷子,眼睛巴巴地看着顾奕南,等着他来尝尝自己的手艺。
  
  顾奕南拿起筷子,夹了块糖醋排骨送进嘴里。一尝味道,脸上有淡淡笑意,不可思议道:“挺意外的,没想到你还真会做饭。”
  
  晏柠这下心满意足了,顾奕南这是夸她煮的菜好吃。她抓起筷子,解释说:“都是生活逼出来的。以前在国外上学,吃不惯汉堡薯条。为了改善伙食,只能买了本教材跟着慢慢学。”
  
  顾奕南又夹了块排骨,“在国外一个人住吗?”
  
  晏柠点头,“对啊。”
  
  “没谈男朋友?”顾奕南难得没中断话题。
  
  晏柠施笑,“我能不能理解你是在打探我的感情史。”
  
  顾奕南低头吃饭,对这话题进行冷处理。
  
  已习惯了他的反应,晏柠给自己也夹了排骨闷闷地吃着。
  
  ……
  
  极度饱腹的一顿饭,顾奕南胃口不错,连吃了两碗饭。那一盘糖醋排骨更是光盘行动,惹得晏柠心底小自豪。
  
  吃过饭后,晏柠将餐具收回厨房,又去冰箱取了点葡萄,洗干净,装进瓷碗里。
  
  一颗颗紫红色的圆肥葡萄摆在光洁的碗里,看着就食欲满满。
  
  端着碗来到客厅,顾奕南坐在沙发抬手看着表。晏柠一看他那动作,就猜到他估计要离开了。
  
  舍不得跟他分开,她将水果摆在茶几时,主动问:“能不能待久点,陪我看会电视也好,”
  
  可能是那盘糖醋排骨的使然,顾奕南爽快地点头答应了。
  
  遥控器就在顾奕南手里,他将遥控器递给她,示意她来挑节目。
  
  晏柠接过遥控器,挑了边上的单人沙发坐下,面向着电视机时,她抬起遥控器就将电视给关闭了。
  
  原本光亮的电视屏幕变成黑,引得顾奕南疑惑地问:“不说要看电视吗?”
  
  晏柠弯眉一笑,“那是骗你的,我其实是想跟你聊会天。”
  
  顾奕南靠在沙发而坐,“聊什么?”
  
  晏柠咧着嘴笑,“什么都聊。”
  
  “那你开个话题。”顾奕南回。
  
  两人互看着,晏柠挺直身体端坐着,并将脸上的笑意慢慢敛起,让聊天氛围变得严肃些。
  
  她看着顾奕南说:“我发现自己挺没骨气的。我那天在邮轮对你真的生气,可我现在又跟你吃晚饭了。在煮饭那会儿,我认真审视了原因,该是我喜欢你,才会这样包容你。”
  
  顾奕南轻轻转了转腕上的手表,止住话题:“换一个。”
  
  一谈到情和爱,顾奕南总在回避,他不愿意聊,晏柠只能顺着他的意思,换了婉转的说法。
  
  “我是家里的独女,从小就知道,长大后是要扛起家业。我父亲以前跟我说,我以后要么就当个女强人,招一个上门女婿。要么就找一个有能力的夫婿,替我打理公司。”
  
  顾奕南蹙眉,“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大概是心有不甘,想要再试试。”晏柠叹了口气,继而撕开藏在心里最深处的暗恋。
  
  “五年前,我在学校看到你,你站在讲台上面,我完全躲不开眼睛。我在想这应该就是一见钟情,可一深究,发现我们两个好像从小就认识,也不算一见钟情。但很奇怪,就是在那一次之后,我就鬼迷心窍地爱上你了。我犹豫了很久,想着要不要跟你表白,可我等着等着,你就宣布婚讯了。”
  
  她坐着将身体微微转向顾奕南,“这五年来,我总是在想,如果我当年跟你表白了,现在的我们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她说完便苦涩一笑,“不过,以你目前的态度来看,是我高估自己了,无论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你都不喜欢我,而我还妄想着要你的心甘情愿。。”
  
  说了如此一大段,顾奕南脸上都保持着同一款漠然表情,仿佛在听着枯燥无味的事情,晏柠苦笑,“我懂了,又该要换个话题了。但是……”她顿了顿,“我不想换。”
  
  他冷寒的嗓音响起:“你想要的,我真给不了。”
  
  “我知道,是我痴心妄想了。”晏柠道明,“所以,我不要你的心甘情愿了,我只要你,不管你爱不爱我。”
  
  顾奕南脸上带着嘲讽,“你哪来的自信觉得我一定会娶你。”
  
  晏柠不喜欢他的冷漠,“顾天擎已在拉拢我,你就不想要我手中的票吗?”
  
  顾奕南满不在乎的样子,“票,我想要,但我也从不强求人。你想把票投给顾天擎,那是你自己的自由,我强求不来。”
  
  “你非要对我这么冷漠吗?”晏柠烦躁,“你就说一句,晏柠,你把票给我吧,我就心甘情愿把票给你了。”
  
  顾奕南眯眸,显得凉薄又无情,“我说了,你把票投给谁都可以。”
  
  心痛的感觉爬满身体,她沉默了数秒,负气说:“那我就投给顾天擎,成全他,让我能从这旋涡里抽身。”
  
  “知道什么叫人心不足蛇吞象吗?”顾奕南给她提醒,“你别忘了顾天擎想杀你,他一旦要到了股份,下一步要的就是你们晏家。”
  
  “那我只能赌一把。”晏柠垂眸泄气道,“顾天擎想跟我联婚,如果他爱上我了,是不是会给我留一条活路。”
  
  顾奕南附以嗤之以鼻的神情,“对你失望。”
  
  也许顾奕南会觉得她疯了,明知道顾天擎对她有杀心,她还想要往火坑里跳,但顾奕南啊,你可知道,她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身后还有一个需要被保护的父亲。
  
  在她接手公司的三个月时间时,她逐步看清了社会的残酷。身在富贵人家又怎样,没有足够的权力,仍旧是寸步难行。
  
  就拿东城项目来说,她前前后后努力了那么久,最终还是抵不过顾奕南的一句话。有时不得不承认,权势比才华重要多了。
  
  晏柠语气极轻:“我也曾天真过,我也想永远活在象牙塔里,但现实不能。”
  
  顾奕南反问:“所以,你是准备好要跟顾天擎联婚了吗?”
  
  “也不能这样说。”晏柠直言,“这只是最坏的一种打算。”
  
  顾奕南发出一声冷笑,严厉目光投来,“我总搞明白了,这绕了一大圈,你是在逼我做决定。我要是不娶你,你就嫁给顾天擎,跟我打擂台,是这个意思吗?”
  
  谈话气氛陡然多了火药味,晏柠低下头,“我不敢。”
  
  “但你却这么做了。”顾奕南的话带着尖锐。
  
  “那你愿意娶我吗?”晏柠没敢抬头,“我把票给你,你护我爸周全。我以后一心一意跟着你。”
  
  一直以来,晏柠都对那些利用自身条件去达到目的的行为带着不屑,可她终究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客厅陷入了安静,晏柠坐在椅子上背部发冷。
  
  顾奕南一语不发地站起,拿过外套,走向大门离开,行动给了拒绝答案。
  
  晏柠望着他背影,拳头握紧。
  
  五秒后,她站起,快步追了上去。来到他身后方时,双臂紧紧抱住了他的腰。
  
  顾奕南身体一震,停下了脚步。
  
  晏柠抱紧他,将脸贴在他的背部,叹了一口气,万不得已的口吻:“我真的没办法,跟你表白不行,威胁你也不行,我只剩下美人计了,你要不要?”
  
  顾奕南低眸道:“放手。”
  
  她连最后一招都用了,终究无法改变惨遭拒绝的结果。晏柠认命地接受了失败,识趣地松开手,没再纠缠下去。她往后退了一步,歉意道:“对不起,打扰了。”
  
  低头视线内范围已看到顾奕南的皮鞋在走着离开,晏柠就保持着低头动作,心却在在龟裂着,变得酸疼酸疼。
  
  晏柠鼻头发酸,但努力忍着,计划着等他离开后再歇斯底里哭一场。可就在此时,顾奕南的声音倏然响起:“明晚带你回老宅吃饭。”
  
  晏柠如同见鬼般抬起头,顾奕南已走到了玄关位置,只差一步便可踏出门槛。
  
  她魔怔了,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晏柠求个明白,“以什么身份去?”
  
  “领证跟不领证,自己挑一个。”前者是妻子,或者是未婚妻。
  
  前一秒还态度坚硬的拒绝,怎突地改变了?
  
  晏柠难以置信,“你是认真的吗?
  
  顾奕南声线平平:“我好像没骗过你。”
  
  晏柠诧愕,“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改变主意了?”
  
  她抿着嘴唇看着她,顾奕南一手搭着外套,另一手插着口袋,他偏头思考了数秒,嗓音醇厚的开声。
  
  “第一,你有股份,有了你如虎添翼。我不想便宜了顾天擎。”
  
  “第二,你喜欢我,被人爱着的感觉不错。”
  
  “第三,你做的糖糊排骨很好吃,我还想再尝尝。”
  
  不知道是不是他现编的理由,还是出自真心的,反正听着足够坦白。意思大概是,可以娶你,但不爱你。
  
  人生难得疯狂,就疯一次吧,晏柠壮胆回:“那我要合法的。”
  
  “明天会安排公司结婚公告。你有一晚上的时间考虑,明天九点前,我没收到你的回复,公告就会如期发出去。”顾奕南凛着剑眉,正经道,“公告一出,我不管你是想嫁还是不嫁,事情都得按约定的那样进行。”
  
  晏柠的手捏着裙摆,稳着颤声说:“好。”
  
  顾奕南点头,临走前提醒:“好好想。”
  
  目送着他的背影离开,晏柠在原地站了许久。
  
  结婚一事被两人如同谈公事那般敲定了,匪夷所思中又带着草率,过于荒谬。
  
  这一夜,她失眠了。
  
  晏柠抱着被子,在床打滚,辗转难眠。
  
  从早上六点开始,她就一直盯着手机屏幕。看着上方的钟表,时针一秒一秒的走动。从六点,到七点,到八点,再到九点,她都保持着侧身看手机的动作。
  
  九点一刻,电话铃声响起。
  
  打来之人不是顾奕南,而是许嘉熠。
  
  晏柠接过电话,许嘉熠那边变成大舌头:“表、表、表、表姐,你这是什么情况?顾氏集团刚出了公告,说要跟你结婚,这是真的吗?”
  
  晏柠正懵着,“嗯,是真的。”
  
  “怎么会这么突然?”
  
  不知道如何解释,晏柠说:“晚点跟你说,先挂了。”
  
  结束通话后,晏柠点开了搜索页面,打开顾氏集团的公告频道。
  
  最新的那一条公告正是她跟顾奕南的婚讯,文字底下贴上的照片是那天两人共赴酒店的新闻图片,只是将马赛克移除了。
  
  消息一出,网络掀起了轩然大波,也拉动了两家公司的股市,指数节节攀升。
  
  不久之后,顾奕南的电话就来了。
  
  “待会去登记处领个证。”顾奕南吩咐。
  
  “你不用跟家里人说一声吗?”顾家是大家族,晏柠不想坏了规矩,不然以后会落下话柄。
  
  “跟我爸妈打过招呼了,他们说领证、摆酒的事,都随我们的喜好。”顾奕南安排着,“早上去领证,下午去看婚纱,酒席这事之后再慢慢商遇量。”
  
  这速度神速到晏柠都反应不来,她词穷了,仅“哦”了一声。
  
  顾奕南问:“你在公司还是家里,我去哪里接你?”
  
  晏柠想一个人先消化下,提议:“我自己去登记处就好。”
  
  顾奕南停顿了两秒,说:“我让司机来接你吧!”
  
  晏柠答应:“好。”
  
  挂了电话,晏柠起床,换好衣服,想着待会要拍照,找了套白色套装。
  
  在换衣服时,她有犹豫过要不要给顾奕南提醒一番,让他也穿件白色衬衫什么的,可一想到,两人之间这种结婚方式,又好像太过商业化,也没什么太大讲究了。
  
  想法一闪而过,终是没去提醒,就看看彼此是否心有灵犀。
  
  换过衣服,晏柠从楼上下来。
  
  走到厨房,打开冰箱门,拿了瓶牛奶当作早餐。
  
  三十分钟后,司机来到她家门口。
  
  晏柠挽着包出去,司机在车边等她,见她一出来,伍司机便热情跟她呼唤:“少夫人。”
  
  妈耶,这改口速度一流。
  
  当真适应不了这种称呼,晏柠提意见:“伍司机,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唤我就行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