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吻情注定 > 第67章:不哄他了,耍耍小脾气多好

第67章:不哄他了,耍耍小脾气多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哈?”晏柠脑门疼,委婉道,“不用了。”
  
  “别跟我客气,我跟你妈这么多年朋友,早就把你当做女儿来看了。”顾母一脸慈母样,“不瞒你说,阿姨早就帮你物色了一个人选,跟你极其般配。”
  
  晏柠都不知道怎么跟她说,她心里正在追着顾奕南呢。
  
  总不能跟她说:我想做你的儿媳妇。
  
  晏柠脑壳痛,“阿姨,那个……我,我还年轻着呢。”
  
  “哎哟!早结婚有早结婚的乐趣,不用有压力。”顾母游说,“试着了解下嘛,搞不好就合适呢。”
  
  晏柠词穷,见她这般热情高涨,又不好意思拂了她的热情,唯不情不愿的应了句:“好吧!”
  
  “那行,那我现在让顾奕南过来。”顾母说完,顾母就拿起台面的手机,把早就编辑好的短信朝顾奕南的账号发了过去,完全不让她有后悔的机会。
  
  晏柠震惊,“你说的那个相亲对象,是你儿子啊?”
  
  顾母点头,“对呀!阿姨觉得你们两个很般配啊!”
  
  般配又有何用,她现在已坐稳了冷宫的冷板凳,被拉进黑名单了。
  
  晏柠哭笑不得,她是该哭呢,还是笑呢?
  
  见晏柠闷着脸,顾母紧张问:“怎么了,你不喜欢我家奕南吗?”
  
  又怎么会不喜欢呢!只是某人不喜欢她呀!
  
  晏柠不懂得回答,拘谨的坐着,僵僵一笑。
  
  顾母把手臂伸过来,拍拍她手背的位置,轻轻地握着她的手,“柠儿,你老实的告诉我,半个月前,我们在医院分开之后,你去了哪里?”
  
  晏柠心虚地低头看着杯子的奶茶,撒谎:“回公司了。”
  
  顾母笑着松开她的手,收回去之前再次拍了拍她的手背,“你别骗阿姨了,我有看过那篇报道,即便打了马赛克,可阿姨还是认得你那天穿得那身衣服,跟顾奕南去酒店的人是你吧。”
  
  看来顾奕南给她打的马赛克的钱是白花了。
  
  晏柠追悔莫及,那天就应该换身衣服才对的。
  
  把她认出来后,顾母急切问:“柠儿,你跟奕南都到什么地步了?”
  
  晏柠哑口无言,还有顾奕南的态度,她更不敢乱说话了:“阿姨,新闻里的人是我没错,但我只是跟顾总去处理点事情,然后就被媒体拍到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顾母不死心,“柠儿,阿姨自小就喜欢你,那天我看到新闻之后啊,真的觉得你跟奕南适合。既然你们没在一起,那阿姨今天就做个媒,给你们撮合撮合。”
  
  才说完,顾母便欣喜若狂的抬起手,向门外招手:“奕南,这边。”
  
  晏柠僵着脖子回头,一转身就看到了有半个多月未见的顾奕南,他俊气依旧,但两人对到目光时,他的脸色偏沉。
  
  这一顿下午茶,硬生生的变成了相亲宴。
  
  虽然她对相亲对象有想法,但总感觉怪怪的。
  
  顾奕南走到顾母旁边坐下。
  
  晏柠一抬头就能看到他,平时大大方方看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但今天就莫名其妙的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顾母主动解释着她的存在,“刚在银行办业务碰到了柠儿,就约在一起喝下午茶。”
  
  顾奕南冷冷的“嗯”了一声,从旁边取出了一个空杯子,拿起顾母的那壶花茶,给自己斟了一杯,端起来小口小口的品尝着。
  
  感觉顾母很想喝她这一杯儿媳妇茶,一个劲的在活跃着气氛,聊一些他们小时候的趣事,但顾奕南都是沉默的听着,一杯一杯的喝着花茶。
  
  说到最后,相似的情节再一次上演。顾母说着相亲宴的经典台词:“我还约了人,你们两个继续在这里聊会天,我先走了。”
  
  顾母离开后,顾奕南就停止了喝茶。
  
  他将杯子往前一推,抬眸看着她,秋后算账:“现在开始打我妈的主意了?”
  
  敢请在顾奕南的心里,是认为这一顿下午茶是她暗中安排的。
  
  这一泼脏水,泼得稳稳的。
  
  以顾奕南的性格,她现在说什么都是狡辩。
  
  晏柠懒得解释,端起面前那半杯奶茶,慢悠悠喝着。
  
  那边传来声音:“心虚不敢承认?”
  
  在一次无视他,晏柠放下杯子,从旁拿过手机,低头刷新闻,就当他是透明人。
  
  顾奕南火气加重,“你是哑巴了吗?”
  
  晏柠笑眯眯地抬起头,怪声怪气道:“你把我拉黑了,不就是想我不说话么,我这般称心如意,你还不高兴了?”
  
  一声不吭将她拉黑,晏柠不爽。
  
  就仗着她的喜欢,才这么有恃无恐吧!
  
  今天就不哄他了,耍耍小脾气多好。
  
  晏柠拿着包,从椅子上站起来,潇洒的离去。
  
  离开了餐厅,晏柠站在路边拦车,今天是许嘉熠送她过来的,车子后来被他开走了。
  
  午后,太阳依旧毒辣,晏柠站在路边,感觉都快被烤熟了。
  
  探长脖子拦汽车,面前经过的计程车,每一辆都是有载客的,等了有个三分钟,终于看到了一辆没有客人的绿色计程车,晏柠招手招来汽车,计程车减慢速度从中间车道变道驶过来。
  
  看着车子缓缓驶来,晏柠心想这下好了,终于不用被烤着。
  
  然而,就在车子里他还有三米多的时候,那辆计程车忽然加速朝她这边撞过来。
  
  晏柠瞳孔放大,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心里想要跑,双脚却不受控制,感觉粘在了地面一般。
  
  车子离自己越来越近,千均一发时,腰间被人搂了一把,将她往后拖着走了几步,车子在她面前撞过,冲向了一边的共享单车,车子被撞倒一片。
  
  晏柠大难不死,但整个人都懵了。
  
  刚才拉她回来的人是顾奕南,如今正站在她身后,若不是他及时地拉了她一把,她现在怕是被撞得一命呜呼。
  
  车子失控地撞上来,惹得不少群众围观。那名计程车司机从车里下来,抱歉地跟晏柠二人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粗心大意,将油门当刹车了。”
  
  晏柠白着脸,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还处于惊恐中。
  
  顾奕南将她拉回身后,跟计程车司机交涉,顾奕南就说了四字:“报警处理。”
  
  司机一听立刻有意见了,急声说:“对不起,我真不是有心的,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妻子还有病在身,家里就我一人赚钱,你能不能不要报警。”
  
  顾奕南无动于衷,执意地掏出电话报警。
  
  司机见求情不了,干脆倒地,上演要生要死的哭喊戏码。若不是有吃瓜群众看着,反觉得是他们二人撞了他似的。
  
  晏柠被司机的叫声吵到心烦,小声地跟顾奕南说:“要不算了吧,他看起来也挺不容易的。”
  
  顾奕南没同意,坚持报警处理。
  
  出警速度极快,三人被带到了警局。
  
  在审问过程中,司机一度惨兮兮地跟民警递话,说想要和解。
  
  晏柠耳朵软,心动摇了,但却遭到了顾奕南的眼神警告。
  
  不知为何,总感觉顾奕南今一回特别强硬。
  
  直觉相信顾奕南的判断,晏柠没有和解,司机被拘留了。
  
  离开警局后,晏柠终于忍不住问:“为什么不放过那个司机?”
  
  顾奕南边走边说:“看不出来吗?这就不是突发事件,那人是冲你来的,他想杀你。”
  
  晏柠惊,疑惑不解地看着顾奕南。
  
  顾奕南跟她分析:“车子当时已经减速驶着过来,就算刹车当油门,车子只会向前冲,而不是转动方向盘,精准地朝路边的你撞过来。”
  
  经顾奕南这么一说,晏柠找到了猫腻。
  
  计程车当时已提早变道了,按理说,确是不应该转动方向盘。
  
  她悟过来,“那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顾奕南表情冷冷的,“这个就要问你自己了,到底得罪了谁,三番四次地想要你的命。”
  
  顾奕南用了一个“三番四次”,就表明这并不是头一回。
  
  晏柠焦急,“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顾奕南不说话,大步向前走。
  
  晏柠追过去,追问:“喂,我在跟你说话呢?是谁要害我啊?”
  
  顾奕南气人回:“无可奉告。”
  
  “为什么?”晏柠一手拽着他手臂,“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顾奕南抬手拨开她的手,“因为我们是拉黑状态,不方便说话。”
  
  晏柠想吐血,就因为刚才餐厅怼了他一句吗?
  
  “你这人怎么这么记仇的。”晏柠翻旧账,“是你拉黑我在先的,关我什么事?”
  
  “我绝对不允许在我的通讯录里有墙头草的出现。”顾奕南投来冷冷的目光,“晏柠,没能耐就别吃两家茶饭,小心自己到时候会撑死。”
  
  晏柠懂了,在顾氏庆典当晚,顾奕南肯定是看到她跟顾天擎在一起,继而产生了一些别的想法。
  
  顾奕南已大步往他的车子方向走去,晏柠想问出个究竟,又再跑了过去,拽着他手臂,解释道:“我没吃两家茶饭,你误会我了。”
  
  顾奕南眯眸,“真的没有吗?那顾天擎为什么要铲除你。”
  
  晏柠震惊,“你是说是顾天擎要对付我。”
  
  两人就站在路边,顾奕南沉声说:“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跟我说真话,但我好心的提醒你,你跟顾天擎合作,只有死路一条。”
  
  “我没跟他合作啊!”晏柠为表清白,抬起三指,“我可以发誓,要是我说谎了,那就诅咒我这一辈子都无法跟你在一起。”
  
  这一句对于晏柠来说,是毒誓。
  
  顾奕南望了她两眼,吩咐:“到我车里聊。”
  
  两人继续往前,来到他车子时,顾奕南将司机打发了,两人坐到了前排,顾奕南坐在驾驶座。
  
  他把话题说开:“我派人调查了你遇袭那晚的四名凶徒了,是顾天擎在暗中操纵,他想要你的命。”
  
  晏柠那晚就怀疑那四名凶徒是冲她命来的,现听到顾奕南所说,反而觉得逻辑通了。可她想不明白,这对顾天擎又有何好处?
  
  顾天擎冲着股份而来是没错,但就算她不在了,股份也不会落到他手里,晏柠完全无法理解顾天擎这么做的原因。
  
  晏柠气愤地骂出声:“顾天擎这人怎么这么阴损,一边追求我,一边又对我不利。”
  
  顾奕南转头看她,“他怎么追求你?”
  
  话题好像歪了,晏柠不想说这些,赶紧拉回来:“不说这个,你快跟我分析分析,顾天擎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想做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顾奕南单手靠着车门坐着,一根手指按着太阳穴,脸上浮起疲惫,“但按常理来推,你要是不在这世上了,你爸就等于失去了保障,以他的聪明才智,骗你爸将股份卖给他,也不是没可能的事。还有,你身边大概是有内鬼,不然那司机不会这么准确地知道你的动向。”
  
  顾天擎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足够丧心病狂的。
  
  晏柠恼怒的一拍自己的大腿,再一次感受到人心险恶,她跟顾天擎本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就仅仅是她手里有他想要的东西,他就要将自己的快乐建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心里暗下决定,绝不会让顾天擎得逞,可一想到自己手无寸铁,又比不过顾天擎的阴险,而且家里还有一个需要被处处保护着的老父亲,晏柠瞬间浑身无力。
  
  脑袋有个好不争气的想法,好想找个靠山来靠靠。
  
  心思一动,晏柠将目光投去一边的顾奕南身上,她不说话就眨巴着眼睛,默默地看着他。
  
  顾奕南拧眉,“干嘛这样看着我?”
  
  晏柠抬手挠挠了脸颊,狡黠一笑,“为了感谢你刚才救了我,我请你吃顿饭吧!”
  
  顾奕南拒绝:“不用了。”
  
  晏柠挺直腰坐着,坚持:“不行,这顿饭一定要请。”
  
  顾奕南回看,“为什么?”
  
  学他以前的台词,晏柠嘻嘻一笑,“因为我也不喜欢欠人。”
  
  顾奕南一顿,没说话。
  
  晏柠提议:“你来我家嘛,我给你煮顿饭答谢。”
  
  顾奕南脸有犹豫之色,晏柠赶紧伸手拽拽他的袖口,撒娇的口吻:“去嘛去嘛,我的家很久没来客人,厨房都发霉长出小蘑菇了,我真的好想找个人陪我在家里吃顿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