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吻情注定 > 第67章:不哄他了,耍耍小脾气多好

第67章:不哄他了,耍耍小脾气多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晏柠眉毛一动,心底暗暗在想,顾奕南有没有看到她跟顾天擎在一起了?
  
  空气里依稀还残留着很淡很淡的香味,那是顾奕南平时爱用的古龙水香水味道。
  
  这么看来,顾奕南该是有经过这里,也看到她跟顾天擎之间的互动。
  
  心底扬起小烦躁,顾奕南跟顾天擎向来不对盘的,晏柠担心顾奕南会有些不好的想法。
  
  晏柠下意识地抬手一摸自己的耳朵。
  
  心突地咯噔一跳,晏柠的眼睛倏地放大。
  
  她今晚戴的是圆形耳钉,又何来歪了这么一说。
  
  丫的!
  
  她这是被顾天擎摆了一道。
  
  他是故意要让顾奕南看到这一幕的。
  
  这一手暗中挑拨离间,玩得可溜了。
  
  晏柠转头看回阳台那边,顾天擎举起手中的香槟,得意地向她挑眉。
  
  晏柠咬咬牙,憋火地往楼下走去。
  
  回到酒会处,晏柠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顾奕南的身影。
  
  还想跟他解释解释,这下如意算盘是没有打响。
  
  ……
  
  酒会结束,晏柠也没有再遇过顾奕南。
  
  酒会散席后,晏柠喝了酒,不方便开车,早已让许嘉熠来这边接她了。
  
  出了会所,晏柠在找许嘉熠。她探头看着,顾天擎却神出鬼没般来到她的身边,跟她说:“我送你。”
  
  晏柠拒绝:“顾副总有心了,我有司机,谢谢。”
  
  顾天擎露出了那种狐狸式微笑,提醒:“别急着拒绝我,搞不好,你一会儿就需要了。”
  
  与此同时,许嘉熠的电话打了进来。
  
  晏柠拿着电话走到了边上的柱子旁边接听。
  
  许嘉熠那边语气比较重:“表姐,车子被追尾了,前方还有个碰瓷的妇人,撒泼的跟我闹着,没个一时三刻搞不定,怕是来不了接你。”
  
  听到许嘉熠的话,再想想顾天擎刚才说的,晏柠回头看向顾天擎那边,他已经命人将车子驶到了门口位置,给她拉开了后排车门,朝她做了一个请上车的动作。
  
  拙劣的行为如此明显,晏柠前后一联系,也看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这一处碰瓷大戏就是出自顾天擎之手。
  
  为了让她上车,顾天擎还真是煞费苦心。也不知道这疯子会不会做出更疯狂的事来,出于对许嘉熠的安危考虑,晏柠斟酌之下,终是迈开步子,走向顾天擎身边。
  
  她暗示道:“我表弟他脾气暴躁,一言不合就会动手,让碰瓷的人撤了吧,不然一会打起来,打残了你的人也不好。”
  
  顾天擎笑得肆意,“不知道你说什么,但晏小姐上车了,或许那些人就会撤了。”
  
  顾天擎这人就是这样,明着坏,让人心里恼火,但偏又拿他没办法。确是怕许嘉熠动手了,到时候把人打进警局,到头来还得去跟顾天擎赔礼。
  
  权衡之下,晏柠迈开腿弯腰坐到了他车子后排。
  
  顾天擎给她关上门,自己绕到了另一边,同样坐到了后座。
  
  锁上车门之后,车子便驶离。
  
  在会场的一处暗处,顾奕南的车子停在那里,他将车窗摇下,手中烟伸出外头,视线则盯着顾天擎远去的车子看着。
  
  ……
  
  彼端。
  
  晏柠跟顾天擎坐在后排,她的脸色不大好。
  
  顾天擎靠着车门而坐,将她上下打量,“晏小姐看起来生气了。”
  
  晏柠已懒得跟他装那些表面上的客气了,“顾副总是明知故问。”
  
  “被人强迫做了不喜欢的事情,生气是应该的。”顾天擎眉头舒展,“不过,我不会让你后悔上了这一趟车的。”他又起了个话题,“听说你公司现在很动荡?需要我出手帮你吗?”
  
  晏柠将视线投向窗外,冷漠道:“不需要。”
  
  “年轻人说话不要那么冲。我们之间合作,对你对我,都是最有利的。”顾天擎没有说暗话,“你把票投给我吧!”
  
  晏柠听着就想笑,“你堵我发财的路,还想我把票给你,顾副总也觉得我太好说话了吧。”
  
  顾天擎挑挑眉,“我何时有堵你发财的路了?”说完,他好像又误明白了,“懂了,差点都忘了,顾奕南在帮你促成东城项目的事。”
  
  顾天擎刚才这般暗中挑拨,就是给她添堵。东城项目还没有顺利拿下,要是顾奕南忽然反悔了,那邮轮之行就白去了。
  
  “顾奕南能给你的,就仅仅是东城项目,但我能给你,远远不止这些。”顾天擎兀自说着,还给她抛出橄榄枝,“只要我上位了,顾氏集团会带给你源源不断的资源,这是长久的,对于晏美如今动荡的局面,是对你最有利的那位。”
  
  顾天擎理了理西装外套,表示着郑重其事,“你要不要考虑跟我联婚,我们强强联手,你帮我将顾奕南弄下来,我帮你摆平公司一切的障碍,替你打开市场。”
  
  晏柠皮笑肉不笑着,拒绝了:“不了,公司赚的钱够我每月买买化妆品就行了。赚这么多钱,我还要愁着怎么花。”
  
  顾天擎施笑,“就是喜欢你的幽默,但你也别急着拒绝我,离股东大会还有一段时间,你可以慢慢考虑。”他满是自信,“不是我夸自己,你跟我一起胜过顾奕南许多倍。”
  
  晏柠没回应,心里却想骂人。
  
  之后的一路上,顾天擎都在硬推自己。
  
  她都是不咸不淡地假笑,回到她家门口时,晏柠如释重负推门下车,顾天擎冲她道:“晏柠,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她没说话,推开车门下了车。
  
  ……
  
  翌日,天高气爽。
  
  晏柠回到晏美,一进大堂,就遇到了周学炜。
  
  那天在会议室闹了不愉快,已经连着好些天没看到他了。
  
  如如一碰上,他便朝她投来幽怨的眼神,恨不得想要将她给剖成两半,而且他身边还站着一个职业装的女人,并不是他以前的秘书。
  
  周学炜以前聘请秘书都是跟选美似的,不漂亮的不要,身材不火辣的也不行,而今天站在他身边的那位,怎么看都不是他会录用的类型。
  
  正疑惑不解时,许嘉熠从边上走了上来,好像看穿她的心事般,一一给她解释:“据楼下小秘书爆料,这是他老婆安插在他身边的眼线,他身边如今就剩下这位秘书了,其他的全都被解聘了,猪油膏最近怕是会过得很惨。”
  
  晏柠心情畅快起来,还是他那位叱诧风云的夫人厉害,一出手就这么狠,关键周学炜还不敢吭声的。
  
  许嘉熠提醒:“这在家里受了气,一会儿在会议室指不定会向你开火。”
  
  还真被许嘉熠一语成谶,半个小时后,公司的工作例会上,周学炜语气暴躁地向她逼宫:“东城项目到底谈得怎么样了?成就成,不成就赶紧滚蛋。”
  
  晏柠跟东城集团那边已进行初步交谈,也取到了进展,她说话也有了底气:“周总请放心,一切都在按部就班进行着。”
  
  周学炜铁了心认为她是拿不下,乜视着眼睛,“可千万别信口开河,到时候被打脸就难看了。”
  
  晏柠冷冷一笑,懒得跟他多解释。这种人最好的,就是拿合同砸他脸上,让他彻底无话可说。
  
  结束会议,晏柠回到办公室。
  
  钱秘书的办公桌上又放了一束鲜花,依稀记得,许嘉熠那天说过钱秘书跟她那位富豪男朋友吵架分手了。看到这一束鲜花,晏柠本能地认为这是秘书跟她男朋友和好了,是她男朋友送过来哄她的。
  
  走着回办公室,可当她经过秘书的工作桌位时,钱秘书却站起来,把鲜花拿起,“晏总,有人给您送花。”
  
  “是我的?”晏柠感到惊讶,“谁送的?”
  
  “署名是顾。”钱秘书将鲜花递过来。
  
  晏柠一听,顿时心花怒放。
  
  这花是顾奕南送的?
  
  晏柠美滋滋地接过鲜花,捧着花往办公室里走。
  
  抱着鲜花坐到位置上,鲜花里有一张卡片,晏柠伸手掏出来一看,看到那个手写的“顾”字后,顿时面色一垮。
  
  她嫌弃地把那束鲜花从腿上拿开,扔回到桌面。
  
  鲜花被砸到桌面,部分花瓣掉落到台面上。
  
  这手写的字体,根本就不是出自顾奕南之手,更像是一年前经常给她送花的顾天擎。
  
  烦恼间,她还收到了顾天擎的短信:“希望你喜欢我的鲜花。”
  
  该送的不送,不该送的偏来了。
  
  晏柠站起来,捧着鲜花,走到垃圾桶前面,将鲜花狠狠扔进去。
  
  原以为顾天擎送一天就算了,可她远远低估了他的耐心。
  
  这花一送就是半个月,还天天不带重复的。
  
  晏柠已给钱秘书下了拒收令,说顾天擎再送来鲜花,一律退回去。
  
  然而,好像作用并不大。
  
  鲜花送不进办公室,也阻止不了他把花送到办公楼大堂的前台处,那些鲜花还是天天准时送,惹得公司的人都在议论纷纷,猜测的这送花之人是谁。
  
  晏柠终是忍无可忍,给顾天擎发去短信:“以后别再给我送花了。”
  
  顾天擎问她:“为什么?”
  
  晏柠便编了个借口:“我对花粉过敏,好讨厌鲜花。”
  
  顾天擎给她回复:“好。”
  
  想着说清楚后,他就不会送了。
  
  结果等到第二天,他的鲜花还是依旧送过来。
  
  这一回,送的不再是鲜花,而是没有花粉的永生花。
  
  晏柠都抓狂了,真不想收到他的花,晏柠最终想了个法子,让钱秘书准时去收花,但收到鲜花后,将鲜花拆开,分给每一个楼层的保洁员,说是感谢他们的辛勤工作。
  
  为了让顾天擎知难而退,晏柠没在阻止他送花,还特地发了一个朋友圈,把保洁员拿着鲜花的合照发上去,但这一条朋友圈仅对顾天擎可见。
  
  顾天擎喜欢送鲜花,那就让他继续送。
  
  他送多久,她就给员工派多久,看看是谁坚持到最后。
  
  这一招果真见效,又在送了三天永生花后,顾天擎终于收手了。
  
  这半个月来,晏柠不仅忙着应付顾天擎,工作上也是分身乏术,忙得跟个陀螺似的。
  
  而顾氏集团那边,也是处于一片的震荡中。
  
  听闻顾老爷子有意扶正顾天擎为接班人,一波一波的钱往顾天擎身上砸,众人对此事津津乐道,媒体更用“太子之争”来形容这一次的事件。
  
  奈何实权掌握在顾奕南手里,让顾老爷子的美梦落空。
  
  近段时间,晏柠都没跟顾奕南有任何的联系。她都在忙着跟东盛集团谈合作,经过顾奕南的接线搭桥,她期待已久的项目,终于在今天被顺利拿下了。
  
  把合同敲定之后,晏柠第一时间想跟顾奕南说声谢谢,顺便想找个由头请他吃顿饭。
  
  她掏出手机,编辑了好长的一大段话,都是公事化的口吻,写完之后,朝他发了过去,可聊天软件上,却显示着对方非自己的好友。
  
  晏柠懵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顾奕南竟把他拉黑了。
  
  晏柠坐在椅子上,叉着腰,满脸的不可思议,最后被气成个大胖子,她将手机反扣在桌面,气恼道:“顾奕南,你好样的!”
  
  ……
  
  当天下午,晏柠没在公司,赶去银行办业务。
  
  办完业务出来,意外的在银行大堂碰到了顾奕南的母亲。
  
  无论何时见顾母,她都是穿着端庄优雅的套装,手上挽着名牌包,那脸上笑容,既和蔼又亲和。
  
  晏柠朝她走去,“阿姨,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你。”
  
  顾母温柔笑着,“我也是过来办业务。”正值下午茶时间,顾母提议,“陪阿姨去喝杯咖啡吧,阿姨好久没跟你同桌聊过天了。”
  
  长辈盛情邀请,晏柠难以推脱,点点头答应了。
  
  两人并肩离开银行,走向附近的一家西式餐厅。
  
  落座之后,顾母点了一壶花茶,晏柠则要了一杯奶茶。
  
  顾母向来都是个很暖心的人,往下一坐,就对她进行了一通长辈式的关怀,工作生活一顿聊,气氛正好。
  
  跟长辈聊天,万年不变的,总少不了催婚。
  
  “柠儿。”顾母好奇询问,“你有男朋友了吗?”
  
  晏柠摇头,“还没有呢!”
  
  顾母脸喜着,“那我给你介绍一个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