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吻情注定 > 第66章:花心大萝卜

第66章:花心大萝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把请柬拍到她桌面,晏柠一瞅,发现是一张邀请函。
  
  “谁送过来的?”晏柠下意识就问。
  
  “顾氏集团的顾副总给您父亲发来了请帖,说想邀他出席顾氏集团的分公司庆典,已送来好些天了,但我忘记了给你。”许嘉熠说,“你看看,是你自己出席,还是在公司里挑一个代表过去。”
  
  晏柠拿起那张请柬看了一眼,这位顾副总就是二老太太的孙子,平时掌管着顾氏集团的分公司,总部则是顾奕南在坐镇。
  
  她父亲以往也会出席顾氏集团的活动,但以他目前的身体状况,肯定是没办法出席的。
  
  公司正值需要拓展人脉的时候,这种可以汇聚各种行业精英的活动,晏柠即便心里不想出席,但仍旧要硬着头皮去搞关系。
  
  为了开拓生意,这种场合还是有必要出席的。
  
  斟酌一番,晏柠最后决定:“我去吧。”
  
  ……
  
  顾氏集团,顶层办公室里。
  
  沈助理站在顾奕南对面,跟他汇报着。
  
  “我已经给晏小姐遇袭那晚的那四名凶徒做了详细背调。那四人是子公司一项目的分包方,公司已跟他们结了工程款,但卡在了流程上,款项未到达他们的帐户。但在背调时,意外发现那四人都是赌徒,曾欠下了高利贷而被追债过,可就在事发的三天前,他们把钱还上了,还是连本带利一次还清。派人辗转查了好些天,发现这笔钱是二少替他们还的。”
  
  沈助理所说的二少,就是二老太太的孙子,叫顾天擎,比他还要大一年,八岁之前在外头待着,待他奶奶离世之后才认祖归宗的。
  
  那人前些年倒是安安分分的在公司当个副总,但从上一年开始,就慢慢展露自己的野心,不断想吞拼他的势力,要将他取而代之。
  
  顾奕南倒不畏惧二房,但晏柠遇袭一事,他想不明白个中的关系。
  
  顾天擎要对付的人是他才对,又怎会将矛头指向晏柠。
  
  以顾天擎对他的了解,又岂会将他的错认为晏柠。
  
  这一点确实需要深思,他那天在警局有看过晏柠遇袭的监控视频,那四人是往死里想要晏柠的命。
  
  顾奕南托腮,二房怎么就跟晏柠过不去了。
  
  看来,这要好好查证一番。
  
  顾奕南吩咐:“继续往下查。”
  
  沈助理点点头,临走前提醒:“分公司那边有庆典活动,顾老先生的助手打了好几通电话过来,务必让我提醒你,一定要抽空出席。”
  
  顾奕南失笑,同样都是他爷爷的孙辈,可他爷爷真把“偏爱”二字发挥到极致。但凡跟顾天擎有关的事情,他尽心尽力不说,还样样优先考虑。
  
  有时也觉得替她过世的奶奶觉得悲哀,在她们那个年代,婚嫁年龄尚早,奶奶年纪轻轻就嫁给了他爷爷,死心塌地地跟着他拼事业,结果在临死之前却知道他深爱的丈夫,家外有家的事实。
  
  奶奶是被二老太太气到咽气的,而爷爷非但没有追究二老太太的行为,在办完奶奶的丧事之后,还不顾家里人的反对,执意地将二老太太一家子接回顾家。
  
  白事刚过,二老太太就闹哄哄地说要办喜事。
  
  于他父亲而言,二老太太是他的杀母仇人。若不是她到医院那么一闹,奶奶的病情也许会好转。他父亲对二房的恨是深到骨子里的,一直极力阻挠着二老太太过门。
  
  可能是爷爷良心发热吧,想起了奶奶的好,最后答应了他父亲此生不会再娶,但这并不影响他爷爷对二房的偏爱,这些年来,但凡他们这一房有的,他爷爷拼尽全力也会给二房留一份,甚至加倍的奉上。
  
  顾奕南自小将爷爷的偏心看在眼里,到现在也无感了。
  
  ……
  
  傍晚六点多,晏柠准时抵达到庆典活动的会场。
  
  今晚是二房的主场,按情理说,顾奕南是不会出席的,但这又顶着顾氏集团的名头,晏柠拿不准他会不会出席,不过,她此趟过来的目标不在顾奕南身上,便没去深究他是否会来。
  
  把请柬递给了门前的安保,检验过后,晏柠顺利抵达会场。
  
  进去之后,晏柠就看到了顾老爷子陪着二老太太的孙子在会场里应酬着。顾老爷子早就退休了,不管生意上的事儿,可今天还特意给二房站台,足以让旁人嗅到了顾家的内部之间的微妙关系。
  
  其实说起来挺唏嘘的,顾奕南这一脉才是名门正娶,但偏偏顾老爷只独爱二房,以前听她父亲说过,顾老先生以前各种偏帮二房的神操作,让晏柠听得砸舌。
  
  要是她活在顾家,早就气到离家出走了。
  
  谈到离家出走,顾奕南的哥哥还真是那么做了。晏柠没见过他哥哥,也是从各种小道消息听来的,是说他哥哥跟顾老爷子意见不合吵了一架,之后就失联了。
  
  正想着,听到有人喊她。
  
  “小柠。”
  
  晏柠晃神回来,就已看到顾老爷子携二孙子走着过来。
  
  顾老爷子一开声就是客套话:“家父身体现在怎样了?”
  
  晏柠笑着回应:“多谢顾老关心,现在一切都在康复当中,已在好转了。”
  
  “那就好。听闻你现在接手公司了,在工作岗位上做得还顺手吗?”
  
  晏柠谦卑说:“在学习阶段,正在慢慢摸索。”
  
  “刚刚接手公司,困难肯定是有的,但是不要怕,等工作久了,一切都会得心应手。”客套完,顾老爷子把旁边的孙子介绍给她认识,“这是我的二孙子,叫天擎。要是你在工作上遇到什么困难,不要客气尽管找他帮忙。”
  
  顾天擎礼貌地朝她伸出手,“晏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顾老爷子惊愕,“你们之前认识吗?”
  
  顾天擎解释:“早前在国外分公司有个项目跟晏小姐的学校有合作,有幸跟晏小姐切磋过。”
  
  顾老爷子喜形于色,“既然认识就好,大家都是同辈人,以后有空可以多交流交流。”
  
  顾天擎朝晏柠投来示好的笑容。
  
  但晏柠之前跟顾天擎有些不愉快的过往,对他有着排斥,但还是出于礼貌的跟他微笑着回应。
  
  照过面后,三人便分开。
  
  晏柠在会场里跟场内认识的商人应酬着,绕着会场走了一圈,她的脸都笑酸了。
  
  晏柠发现自己真不善于长袖善舞一事,她既怕面对着别人的阿谀奉承,也不想笑着去巴结人。但她背负着公司的命运,没办法不向现实低头,她不喜欢这些,也要强迫自己去适应。
  
  或许,这就是社会,总要强迫着自己成长。
  
  总算跟场内的人都打过招呼了,晏柠越发觉得疲惫,就将手中的香槟递给了场内的服务员,自己走向不远处的楼梯,来到二层,挑了个没人的阳台,打算一个人透透气。
  
  这边的阳台完全听不到底下会场的喧嚣,往下一看,还能看到庭院里的美景,当真是个放松的好地方。
  
  站在栏杆前面,晏柠抬起手轻轻地摁着眉心。
  
  突然地,后面就传来了脚步声。
  
  晏柠来不及回头,耳边只听到男声:“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
  
  晏柠放下手回过身查看,来者是一身西装革履的顾天擎。
  
  人的长相是父母给的,但气质是后天是形成的。
  
  哪怕顾天擎有着英俊之相,但终是盖不住他那一身流转的“奸商”气质。
  
  晏柠连忙收回懒散的站姿,绷回端庄的姿态,扬笑,“这边风景好,就过来看看。”
  
  顾天擎手里端着一杯香槟,一步一步走过来,最后站在她身侧位置,他的视线盯着底下的园林在看,感叹了句:“这边的园林确实美。”将视线转过她身上,“当然不够你美。”
  
  好虚伪的话,晏柠听着就恶心。
  
  最初她在学校跟顾天擎合作时,顾天擎就老爱拿她开玩笑,还半真半假说要追求她。
  
  以前她傻白甜,单纯觉得顾天擎仅仅是那种花花公子,就是嘴贫的说两句,但后来接触久了,她渐渐发现,他这人城府颇深,是带着目的来接近她的。
  
  后来她父亲知道了顾天擎在接触她,跟她道明了利害。
  
  父亲那时说,顾天擎太有野心,并非是真的喜欢她这个人,仅仅是看中她是独生女,以后可以继承顾氏集团的股份,好助他上位。
  
  父别特别叮嘱她,别被他那一套浪漫攻势给忽悠了。
  
  自那个合作项目结束之后,晏柠就疏远着他,据今已有一年时间没联系过。如今再遇,父亲那时说的每一句,在她脑海飘浮着,而对他的防备心,她也一点没减少。
  
  晏柠笑得僵硬,“一年没见,顾先生还是那么喜欢拿我开玩笑。”
  
  顾天擎晃了晃手中的香槟,脸上的笑意一点一点的在加深,“我对你从来都不开玩笑,你是知道的。”
  
  晏柠转头看风景,岔开话题:“今天是你的主场,你不用去招呼客人吗?”
  
  晏柠虽然笑着,可心底已经在哭天喊地的说:求求你赶紧走。
  
  顾天擎说话从来都是明着来的,“已经在招呼了,我最重要的客人已经在我眼前了。”
  
  瞧瞧,又来了。
  
  既然他不走,那她走就是。
  
  晏柠随口编了个借口,“顾先生又开玩笑了,想起约了个朋友,先失陪了。”
  
  该有的得体,还是要有的。
  
  晏柠挪动腿要离开。
  
  顾天擎出声:“慢着。”
  
  晏柠回望之际,顾天擎出手摸向她的耳朵,“你耳环歪了。”
  
  晏柠未反应过来,顾天擎就伸手碰了她的耳环。
  
  晏柠心底浮起一阵无名火,刚想要发作,但顾天擎又及时地将手收了回去,笑道:“现在好了。”
  
  看着他那一股流里流气的模样,晏柠好想脱掉高跟鞋,痛痛快快的揍他一顿。
  
  她努力压住火气,闷闷地离开了阳台,可前脚踏回走道,就见不远处楼梯口,有一道挺拔的西装身影往下走。
  
  晏柠定睛一看,这人竟是顾奕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