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吻情注定 > 第65章:还要不要让她活了

第65章:还要不要让她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晏柠又问:“我爸最近怎么样了?”
  
  管家汇报:“时好时坏,昨天才将客厅砸了一遍,不过小姐请放心,我们会将老爷看好,不会让他受伤的。”
  
  晏柠喉咙酸涩地“嗯”了声,就将电话挂了。
  
  结束通话后,晏柠眼角不自觉灼热泛红。
  
  记得在几个月前,她的家还是个温馨的三口之家,可如今却家不成家。晏柠每每想着,都会觉得喘不了气。
  
  深深一叹,晏柠收拾烦乱的心情。先去卫生间梳洗了一番,换好衣服,她准备去邮轮地医疗处看看脚伤。
  
  刚准备要出门时,晏柠却收到了沈助理的电话。
  
  “晏小姐,计划有变,顾总跟姚总的见面时间,从下午茶挪到了早茶,麻烦您现在收拾收拾,十五分钟来到四楼的中餐厅。”
  
  听到沈助理的话,晏柠一口气吊着。
  
  她在前不久才填饱肚子,哪里还有胃口吃早饭。可见姚总一事,又是机会难得,晏柠心底抗拒着,但也只能强行答应。
  
  突然更改了会面时间,晏柠没法看脚了。
  
  身上还有擦伤,总不能伤痕累累地去见客。
  
  晏柠走回到衣柜前面,找来了一条长裙,把腿上的擦伤,还有那只“大猪蹄”给遮住。
  
  手肘的伤没法遮住,只能精神假装当它不存在。
  
  忍着疼穿上鞋,晏柠迅速去四楼跟沈助理汇合。
  
  来到中餐厅门前,沈助理站在门口处。
  
  沈助理提醒:“姚总跟顾总已经在包厢了。”
  
  沈助理抬手给她引路,带她去包厢。
  
  走路时,脚在疼,晏柠强忍着,还是走出了高跟鞋的气场。
  
  来到包厢门口,沈助理抬手敲门后,才轻轻推开门。
  
  门板开启,里头坐着三人。
  
  顾奕南、姚总、还有一名金发美女。
  
  晏柠以前没见过姚总,但要感谢万能的网络,她曾搜过他的照片,如今一瞅,就将姚总给认了出来。
  
  她一进去,姚总就看着她,稍感意外,“这不是晏美的晏总吗?”
  
  晏柠也没料到姚总会喊得出她的名字,没去深究缘由,扬上笑问好:“姚总您好,我是晏柠。”
  
  “您好啊!”姚总还是挂着意外的表情,将她端详了数秒,最后转头看向席间的顾奕南,“你不是说妹妹来了吗,怎么会是晏总?”
  
  原来顾奕南是这么跟姚总说的。
  
  晏柠也想听听顾奕南是怎么将这话给圆回去。
  
  看向顾奕南那边,他今天难得一见穿了件花衬衫,内搭着一件白色衣服,看着相当减龄。晏柠以前没见过他穿这种风格的,这跟穿正装的他,又是另一个调调。
  
  晏柠表示太吃他的颜了,昨晚已对他死了半条心,可今天却又给她来这一出,还要不要让她活了。
  
  内心有只小恶魔正一句句怂恿她:还等什么,将他扑倒啊!
  
  晏柠看得走神,直到顾奕南的声音响起:“柠儿是我看着长大的,不就是我的妹妹吗?”
  
  “柠儿”一词,又让晏柠微微一怔。
  
  认识这么多年了,顾奕南是头一回这么称呼她。
  
  好陌生的叫法。
  
  沈助理给她拉开了坐椅,晏柠坐到顾奕南身边,还在消化着那一声称呼。
  
  而那方的姚总听完顾奕南所说的,直呼:“还真让我意外。”
  
  不意外才怪了,她跟顾奕南前些天还是激烈的竞争关系,现在说变就变,说出来也没人信。
  
  姚总回味过来,笑说:“看来,我让你们两公司竞争同一个项目,还难为你们了。”
  
  晏柠连忙接上话:“哪里会,公事归公事,私交归私交,有竟争才会进步嘛!
  
  姚总畅怀,“既然如此,大家碰一个吧!”
  
  姚总举起茶杯,大伙相继跟上,愉快喝上一口。
  
  喝过茶,姚总还未从两人的微妙关系中抽离,看着她说:“晏总,你也挺能藏的,这项目谈了这么久,也没见你提起过跟顾总有这一层关系。”
  
  晏柠笑笑,“这有什么好说的。”
  
  顾奕南插话进来:“柠儿行事低调,一般都靠自己。”
  
  姚总满意的点头,“这年头还能有这种心态,很难得了,不过,我就是喜欢这样务实的生意伙伴。”
  
  晏柠心虚地笑着,她现在抱的就是顾奕南的大腿,靠他的关系才结识到姚总。如今顾奕南给她套了这么一顶高帽,她真坐不住了。
  
  之后就餐氛围保持着愉快,虽没有提到合作的事宜,但能感受到姚总的非常友好,这功劳得归结于顾奕南。
  
  这顿早茶吃了快一个多小时,姚总待会还有私人活动,携着女眷先行离开了。
  
  待姚总离开后,晏柠就开始拼命地喝茶。
  
  连吃了两顿早餐,她都快吃吐了。
  
  她喝着茶,发现身边有道目光在注视着她。
  
  晏柠端着茶杯看向旁边,顾奕南盯着她手臂的伤,“怎么弄的?”
  
  晏柠把茶杯放下,乱说的:“做瑜伽不小心摔倒了。”
  
  顾奕南略有嫌弃的眼神,之后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后道:“走吧!”
  
  晏柠的脚还隐隐作痛着,骄傲的她不愿让顾奕南看到自己的狼狈。
  
  她淡笑了下,“你先走吧!我想坐会儿消化下。”
  
  顾奕南站起来离席而去,沈助理见状也跟着离开。
  
  待包厢只剩下她一人时,晏柠赶紧将脚从桌下挪出来。
  
  脚踝疼得要命,这脚伤不能再拖了,得尽快去邮轮的医疗中心就诊。
  
  不想再穿那双高跟鞋遭罪,她将高跟鞋脱下,撑着桌面站起来,弯腰将鞋子提在手里。
  
  刚才有姚总在,她都装着没事强撑着。现在没人了,她真的不想装了,面部表情也不管理了。
  
  她光着脚走着离开,脚似踩在刀尖上,脚一动,疼痛就加速蔓延。
  
  来到走道处,她单手扶着墙,一瘸一拐地走着。
  
  可走了没几步,就见顾奕南迎面走着回来,但他低头看着手机,并没有看到她。
  
  晏柠脚上有伤,走也不是,逃也不行。暗暗握紧了手中的鞋子,待在原地没动,心想顾奕南会不会看不到她。
  
  过道就那么点宽度,顾奕南又怎会发现不了她。
  
  顾奕南将手机放回到口袋处,一抬头就看到了光着脚丫的晏柠。
  
  他目光森冷地朝她走来,站在她身前,盯着她手里的鞋,最后往下一挪,看了看她那只红肿的脚踝,带着调侃的口吻:“你是穿着高跟鞋练瑜伽,然后把脚崴了吗?”
  
  一句话将她的谎话给拆穿了。
  
  晏柠嘴硬,就顺着他的话,“嗯”了一声。
  
  顾奕南眼神偏无奈,“就没见过女生有你这么倔的。”
  
  她不是倔,只是被他这般无情的拒绝了,不知道如何面对他罢了。
  
  当真以为她不想跟顾奕南撒娇说“我脚疼”吗,她也怕换来他的钢铁直男式的一句“脚疼就赶紧去看医生”。
  
  到头来,受伤的也是她自己。
  
  思量间,腰间一紧,她被凌空抱起,落进了顾奕南的公主抱里。
  
  晏柠正想着事情,顾奕南这么一抱,吓得不轻。她手里还提着鞋子,但又怕摔下来,只能单手搂住他脖子。脚上疼又补他吓了吓,晏柠音量稍稍提高,“你干什么,想吓死我吗?”
  
  顾奕南懒得跟她说话,抱着她往前走,但方向并不是去医疗中心的。晏柠不解,“你要带我去哪里?”
  
  顾奕南没好气地丢了三个字过来:“我房间。”
  
  提到他房间,晏柠就自然而然地想到那位卷发女生。
  
  她膈应了,鬼知道顾奕南跟她有没有待在那里干嘛了。
  
  晏柠浑身抗拒,坚决道:“我不去。放我下来,我要去医疗中心。”
  
  她的话被他当做空气,顾奕南依然往前走。
  
  晏柠抗议地伸手去打他手臂,“我不去。”
  
  顾奕南豪横到不行,“再跟我闹,信不信我扔你到海里。”
  
  “那你信不信我现在也大喊一声叫救命。”吓唬人谁不会。
  
  顾奕南停步,但仍就抱着她,严肃道:“你的脚伤不像是刚扭的,你要是真想去医疗中心,为何之前不去就诊?”
  
  晏柠辩说:“那是因为你改了饭局时间,我来不及去。”
  
  顾奕南蹙眉道明:“人是我带上来的,健全的上来,就得健全地下去。我信不过你,必须得在我眼皮底下把这伤给看了。”
  
  顾奕南继续步伐,晏柠说不过他,酸溜溜道:“你是不是傻,你将我往房间里带,你就不怕你那小女朋友生气啊?”她哼哼,“到时候哄不好又怪我。”
  
  顾奕南忍俊不禁,“凉拌木耳吃多了吧,张嘴闭嘴都这么酸。”
  
  表白的话也跟他说过了,晏柠也不做无所谓的挣扎,就把心底话说出来:“你知道我在介怀什么的。”
  
  顾奕南边走边说:“房间里没人,始终都是我一个。”
  
  晏柠不信,“那你的小女朋友呢?”
  
  顾奕南说:“没有女朋友。”
  
  这五个字扫空了晏柠一整晚的阴霾,晏柠忍不住内心的欢喜,将脑袋埋进他胸膛里,笑得肩膀一抽一抽。
  
  见她不闹了,顾奕南将步伐加快。
  
  来到他下榻的地方,将门打开后,顾奕南将她摆在了床尾坐着。
  
  将她安置妥当,他举着手机走到阳台打电话。听到他在联系医生,让医生来他房间走一趟。
  
  打完电话,顾奕南走回来,“医生一会儿才到。”
  
  晏柠“哦”了一声,
  
  顾奕南站在床边,低头看向她脚踝,又问了一遍:“怎么弄的?”
  
  昨晚那件事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晏柠避重就轻地回:“没看路,摔了一跤。”
  
  “蠢,小朋友都知道要看路了。”顾奕南损她。
  
  晏柠白了他一眼,“你才蠢。”
  
  顾奕南没再搭理她,从口袋拿出手机摁着。
  
  晏柠回头打量着他房间,房里各物品都整齐地放在原位。她兴起问:“昨晚真的只有你自己一个人吗?”
  
  顾奕南握着手机转眸看她,语气怪怪:“老是反复问,你希望我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我当然是希望你一个人。”反正跟他表白了,晏柠也没啥掩饰的,她嘴贫地打趣,“不过,也怕你一个人憋着难受。”
  
  顾奕南脸一沉,将手机放回口袋,无奈地瞪她且警告:“再说那些乱七八糟的,我就当你是邀请我了。”
  
  经历台球桌事件,晏柠已对顾奕南发放了“安全卡”。
  
  顾奕南心底清得很,压根就不会动她。
  
  晏柠不怕死地笑着挑衅:“邀请就邀请,就怕你不敢。”
  
  说完后,晏柠就等着顾奕南赏她一个不悦的眼神。
  
  哪知,顾奕南却大步向前一跨,俯身挑起她下巴,将唇贴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