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吻情注定 > 第65章:还要不要让她活了

第65章:还要不要让她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道倩影正是来自卷发女,她白天在餐厅遇到了那位。
  
  每回见她,女人总是那么的自信,而今次也豪无例外。
  
  女人踩着十几厘米高的恨天高走了过来,本就高挑的身材又加上高跟鞋的高度,将她的大长腿拉得极长。
  
  女人出现在众人面前,几乎可以跟在场的商人们平视。女人笑着几位商人问了声好,后落落大方地走到了顾奕南身侧位置站着。
  
  她弯着眉跟顾奕南甜笑着,神态表现得极其自然,还温情脉脉地望着顾奕南,用柔出水的声音问:“不是说了十点能到吗?怎么来这么晚?”
  
  这一句简单的问话,将她跟顾奕南之间的不寻常关系突显出来。
  
  而顾奕南还回应了他的话题:“路上耽搁了。”
  
  很显然地,顾奕南是知道这女人在这艘邮轮上。又或者说,他们两人是约好的,这女人就是顾奕南这些天的女伴。
  
  说来好笑,她白天那会儿千方百计地阻止顾奕南跟这女人出海。
  
  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顾奕南还是跟这女人碰面了。
  
  跟顾奕南聊完,卷发女人还看似友好地笑着将视线挪过晏柠身上,跟她假笑地挤了眼神,这无声的戏码是在给她下马威,同时也给面前的其他小妹妹传递着一句话:这个男人是她的。
  
  晏柠看着就闹心,将视线错开别处。见到沈助理正走着回来,晏柠朝商人们笑了笑说:“先失陪了。”
  
  道完,晏柠朝沈助理而去。
  
  不料,顾奕南跟那女人也一同离开了,就跟着她的身后面。
  
  晏柠心烦,就在两人看不到的地方微微地摆了个臭脸。
  
  看到三人走着过来,沈助理停步站在边上等着。
  
  来到沈助理身边时,顾奕南朝他吩咐:“你带她去房间里休息。”
  
  顾奕南抬手指指晏柠。
  
  已是入夜,晚风阵阵袭来,晏柠下意识地抱了抱手臂。
  
  顾奕南刚好偏头看她,盯着她手臂看了眼,缓缓道:“明天带你去见姚总。”
  
  晏柠点头表示知晓。
  
  顾奕南吩咐完,那卷发女已主动的挽着顾奕南的手臂,娇声说:“顾总,我们去喝两杯吧!”
  
  顾奕南任由着女人挽着,随她一同走着离开。
  
  两人走在前方,晏柠跟沈助理被迫跟在后面。
  
  看着两人的背影,还有那女人挽着他的手臂,晏柠恨不得手持一把宝剑,朝着二人的接触的地方劈下去。
  
  来到一个道路分叉口,顾奕南往左,晏柠向右,四人就此分开,待走远后,晏柠才向沈助理打探:“刚才那女人是谁啊?”
  
  晏柠感觉顾奕南对她特别宠,都是随着女人怎么高兴怎么来的。
  
  她心里好奇,但沈助理的回答却是点水不漏:“混娱乐圈的,是顾总好朋友的妹妹。”
  
  一听到妹妹二字,晏柠四处冒火。
  
  别人家的妹妹,他倒是宠得很。怎么换到她身上,就这么冷漠的。
  
  当真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晏柠带着目的八卦了下:“你们顾总喜欢她吗?”
  
  沈助理装傻地笑着,“老板的心思,我摸不准。”
  
  明显就是没办法从他嘴里撬出话来,晏柠也识趣地没再追问下去。
  
  来到她将要下榻的房间,是一间单独的大床房,外头配有观景阳台。
  
  沈助理将她送到了房里,循例跟她交待:“顾总跟姚总约了明天下午茶时间,到时候会带上你。早上跟午饭时间,晏总可以自由分配,要是饿了,随时可以打服务台电话,又或者跟我联系也行。”
  
  “好,我知道了。”晏柠想起一事,随口一问,“顾总住在哪个房间啊?”
  
  沈助理笑了笑,“我不知道。”
  
  这个谎话说得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她跟顾奕南的行李都是沈助理搬进房间的,他竟然睁着眼睛说瞎话。
  
  罢了罢了,他也是领顾奕南工资的,确是不好做人。
  
  晏柠没有拆穿他,跟沈助理笑笑,两人就别过了。
  
  把沈助理送出门后,晏柠把门锁上,就直奔外头的阳台。
  
  外面摆着一张椅子,晏柠落坐,透过玻璃栏杆看向海面。
  
  如今夜已深,海面一片平静。岸上的灯火倒映在水里,被拉成了长条状,波光粼粼的铺在水面。
  
  除却灯光颜色,海水已经看不清了,只有一片黑沉沉,但仍能看到船只、游艇停靠在码头处。
  
  晏柠发呆看了会儿,直到邮轮传来了很轻微的摇晃感,也正式宣告着这一趟邮轮之行要开始航行。
  
  邮轮起航后,行驶过程相当平稳。
  
  晏柠抬手看表,不多不少正好十二点正。她平时就是夜猫子,一般都熬到两三点才睡。
  
  反正睡不着,晏柠打算出去公共区域逛逛。
  
  虽然已是凌晨,但邮轮各处就是一个不夜城。吃得喝得玩得样样都不缺。随处可见的百老汇装扮者在跟游客互动着,好不热闹。若不是她刚才还看着夜景,晏柠真不觉得已是夜深人静了。
  
  她随处逛荡着,沿着走道一直向前,时不时看看右侧的商店,又或是看看左侧临空的中庭。
  
  不远处有一条明亮楼梯,楼梯踏面全是用施洛华世奇亮钻铺的,许多漂亮美眉都坐在楼梯上面拍照片。
  
  晏柠踩着楼梯上去,上了一层后,便来到了邮轮喝酒的地方。
  
  想起顾奕南跟那女人的对话,想着会不会碰到他们。
  
  她带着目的将酒水区扫了一圈,确是如她所想,顾奕南跟女人正待在一桌喝着酒,但席间还有沈助理跟另一名不认识的男人。
  
  她堵心地将视线挪开,心里气,但偏偏她跟顾奕南又没有关系,她没立场生气,只能憋在心里自个发闷气去。
  
  还是眼不见心不烦,晏柠又沿着楼梯往上了一层。
  
  这一楼层全是免税商品店,刚好可以让她买买买发泄。
  
  前方就有一家她喜欢的牌子,晏柠迈步走过去,可就在这时,一位眼熟的身影闯进她的眼帘。
  
  她呼吸一紧,心跳伴着骤停的感觉。
  
  独特的民族风装扮,乌黑的长发,熟悉的面孔。
  
  晏柠怔住,这不是她失踪已久的母亲吗?
  
  短短几秒钟时间,她从难以置信再到血液沸腾。
  
  父亲苦苦搜寻许久没有线索,却被她在邮轮碰上了,晏柠红了眼,整个人找不到北,也瞬间激动到想哭。
  
  她焦急地抬步往母亲所在的方向跑去,可一迈步,刚才母亲出现的位置早已没了人影。
  
  晏柠傻了眼,仅是眨眼的功夫,怎么会不见了。
  
  她茫然地环视寻找着,但她母亲就是凭空消失了。
  
  心中有个信念,她一定要找到母亲,晏柠并未放弃,继续沿着过道寻找。
  
  所发生的事情太过突然,晏柠一颗心全扑在了寻找母亲身上,也处于丢魂落魄状态,在走到一处需要下台阶的地方时,也不懂得低头看看,结果一脚踩空就摔了下去。
  
  她穿着高跟鞋,摔得足够狼狈的。
  
  人摔了,脚崴了。
  
  但幸好的就是,那处只有五六级的台阶,不至于要她性命。
  
  附近热心的路人过来将她扶了起来。
  
  脚踝处疼到不行,四肢也有擦伤。
  
  晏柠发现自己最近真是倒霉到家,几乎每天都会磕碰到。
  
  路人担忧地问:“小姐,你还好吗?”
  
  晏柠白着脸说:“我没事,谢谢。”
  
  道上谢意后,晏柠忍着疼意迈步离开,继续寻找母亲的身影。
  
  探长脖子四外张望,所有希望渐渐变成失望。
  
  她母亲消失得无影无踪,也让晏柠开始怀疑刚才那个是幻觉,只是她太过思念母亲所致的假象。
  
  晏柠倍感失落,就在她快放弃时,无意抬头一看,就在中庭对面的一家服装店前,再次看到那一身民族装扮。
  
  顾不上脚上的疼痛,晏柠开启了狂奔模式,朝她母亲奔跑过去。
  
  生怕母亲又不见了,晏柠连眼睛都不敢眨,死死地盯着母亲的动向。
  
  终于跑到了母亲身后,晏柠尖着嗓子喊了一声:“妈!”
  
  随着她的声音,女人回过头来,晏柠一看女人的样貌,在原地石化。
  
  那女人脸懵懵地问:“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心情大起大落,晏柠完全跟不上突变的状况,一时间张嘴无话。
  
  那女人看她那样子,脸上腾出了几分恐惧,急急脚的走着离开,还要一步三回头,看她有没有跟上来。
  
  晏柠还站在原地,抬起自己颤抖的双手,看着掌心位置。
  
  她竟将自己的母亲认错了,怎么可能呢?
  
  晏柠心情乱到打结,她一开始看到的分明就是母亲的样子,怎么到头来就换了个人呢?
  
  晏柠似进到入了一个死胡同,总是绕不出来。
  
  刚刚狂跑了一路,脚上疼意加深,但最痛的,还是那颗挂念母亲的心。
  
  回到房里,晏柠失眠了一夜。她就在沙发坐了一宿,脑袋想着家里的事,想着想着就已是早上六点多了,仍是没有睡意。
  
  最后将她拉回现实的,是脚上的疼痛。
  
  她动了动脚,低头看着痛处,那个地方红肿起来。
  
  她昨夜的情绪太差了,也没有及时去治疗,目前看起来有恶化征兆,她从沙发站起,肚子也相继闹饥荒。
  
  晏柠拿起房间电话,拨打了送早的服务电话,联系了客房人员给她送来早餐,打算先填饱肚子,再去医疗中心看脚。
  
  放下电话,阳台外头就传来了“鸥鸥”的叫声。晏柠望出去,栏杆那边飞来了不少的海鸥,极为壮观。
  
  晏柠被吸引了视线,挪着崴到了脚慢吞吞地走到阳台。
  
  蓝蓝的海,蓝蓝的天,就一个美字了得。
  
  海鸥不断地飞过来,晏柠站在栏杆前面,发现海鸥全部集中向她楼下的房间飞去。她低头疑惑往下看,看到了一只肥胖的手伸出栏杆外头,而手里则拿着面包在偷喂海鸥。
  
  邮轮有规定不允许喂海鸥,那人挑这个点喂,怕是不想让工作人员发现。
  
  看着海鸥吃得这么欢快,晏柠就更饿了。
  
  得亏送早服务来得很及时,丰盛的早餐端到了她房间里,晏柠坐下就一顿疯狂进食。吃到最后,只剩下一片面包。
  
  晏柠出神地看着那块面包,渐渐堵物思人。
  
  她已经很久没吃过母亲做的早餐,甚是怀念。
  
  好不容易走出来的牛角尖,这下又钻进去了。
  
  想起昨晚那个女人,晏柠就处于不得安宁状态。
  
  拿过手机看了眼,已是七点了,这个点她父亲也起来了。
  
  想着有段时间没给父亲过来电话,晏柠点开通信录,将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响了很久才有人接听,是一把女声,晏柠认得是晏家的管家。
  
  “小姐。”
  
  “阿爸起来了吗?”
  
  “老爷正在院子打太极呢。”她父亲平时有晨运状态,哪怕生病后,也不曾改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