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乱世权谋 > 第五章 与神仙斗法

第五章 与神仙斗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知陶老神仙驾到,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张轲一脸的崇拜,向陶弘景躬身施礼。
  
      “张郎君,你客气了!”陶弘景还礼道:“听闻张郎君喜添贵子,老夫可否去瞧瞧?”
  
      “犬子能沾些老神仙的仙气,那可是天大的福分!老神仙,请!”
  
      张轲引着陶宏景进了屋,对王氏道:“娘子,陶老神仙来看我们的儿子了。”
  
      王氏对陶弘景的大名也有所耳闻,她挣扎着要起身向陶弘景施礼:“妾身见过陶老神仙。”
  
      “张夫人莫要客气,可否将令郎抱来让我瞧瞧!”陶弘景直言道。
  
      “老神仙稍等!”王氏转身将躺在一旁的儿子抱起。
  
      陶弘景与张轲、王氏的对话张天健全部都听入了耳中,他虽然无法动弹,可脑子却飞速地运转起来:这个被称为老神仙的老头非要见自己,难道是看出了什么端倪?等等,这老头会不会将自己当作妖怪,那可就惨了,现在自己身不能动,口不能言,既无法逃跑,又不能解释,只能任人摆布。若真是如此,自己该如何应付?
  
      正思量间,自己已经被王氏抱起,在油灯昏暗的灯光下,一张慈眉善目的脸映入了张天健的眼帘。毫无疑问,这便是自己父母口中的那位老神仙。他细细打量着面前之人:既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老,看起来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应该不难对付。
  
      想到这里,张天健稍稍有些安心了。
  
      就在张天健打量陶弘景的时候,陶弘景同样也在打量着张天健:这副皮囊肯就不用细看了,肯定是这投胎的孤魂野鬼借用了而已,只是这魂魄可否忘记了前世,还得试探一二。
  
      想到这里,陶弘景向王氏怀中的张天健,投去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张天健一见陶弘景脸上露出了笑容,不由头皮发麻:什么意思?真看出来我有什么不对了?你看他的笑意,明摆着就是告诉我,我对你知根知底,这可如何是好?
  
      张天健露怯的眼神怎能逃得过陶弘景的法眼,他脸上的笑意愈加浓烈了,这让张天健更加不安了,他甚至有些躁动不安了。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突然张天健心中一动,他张嘴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
  
      陶弘景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了:千算万算却忘了这一点,他的这副皮囊还是个刚出生的婴儿,婴儿哭啼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小子还真够滑头的,竟用这招将自己的试探化解了。
  
      看着哭得昏天黑地的张天健,脸上却隐隐露着笑意,陶弘景别提有多郁闷了,他知道马上就会有人替张天健解围了。
  
      果然,王氏一见儿子哭得伤心,不免心疼,赶忙轻拍着哄起儿子:“宝贝,乖,不怕,有阿娘在,乖,不哭!”
  
      张轲在一旁歉意道:“老神仙,你可莫介意!要不咱们出去说话?”
  
      陶弘景笑道:“不打紧,小孩子都这样,走,我们出去说话。”
  
      说完,陶弘景便向屋外走去。临出门的时候,陶弘景向张天健瞥了一眼,正巧张天健也偷眼向陶弘景看来,四目相对,张天健的眼神中透着挑衅与嚣张,陶弘景却也不恼,只是又一次露出了笑容,还过这次的笑容很是古怪,让张天健有些难以琢磨,他还来得及细想,陶弘景已经出了屋外。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天健还在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张轲却再次进屋来。
  
      “夫君,陶老神仙走了吗?”王氏问道。
  
      “走了!”张轲点点头,他面上似乎带着淡淡忧郁。
  
      “夫君,老神仙都说了些什么?”王氏也看出了张轲异样的表情,她紧张地问道。
  
      “老神仙说要带我们的儿子去修行!”
  
      “什么?这绝不可以!”王氏有些激动。
  
      “嘘,你小点声,别把儿子吵醒了!”张轲摆摆手道。
  
      王氏压低了声音道:“这可是我们唯一的儿子,去修行,岂不是要离开我们了,那张家以后……”“”
  
      “我也是这么对老神仙说的,可是……”张轲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王氏急急追问道。
  
      “可是老神仙说了,他之所以今日来,是因为算准了儿子将来有血光之灾,只有跟着他去修行,才能逢凶化吉。”
  
      “那,那你答应了?”
  
      张轲叹了口气:“不答应又能怎么办,老神仙是天人,他说的肯定不会有错,难道我能真的看着他遭遇不测而无动于衷吗?”
  
      王氏听罢,不禁悲从心来,她将张天健搂入怀中,忍不住啜泣道:“儿呀!你好苦的命,一生下来便要与阿娘分开了。”
  
      张轲在一旁道:“没你说的这么邪乎,老神仙说了,他三年之后才来接儿子呢?”
  
      “啊?”王氏转悲为喜,她将儿子搂得更紧了:“乖儿子,这三年阿娘要好好疼你,决不让你受半点委曲。”
  
      与王氏的欣喜不同,张天健此时心里却很是不爽。他虽然闭着眼睛假寐,可张轲与王氏的对话,一句不落全部听入了耳中。自己刚才利用婴儿的身份,以张轲与王氏做挡箭牌,化解了陶弘景的试探。而陶宏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利用他的名气,迫使张轲与王氏不得不做出让步,将自己牢牢地禁锢在他的手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