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欲九流 > 第六十四章 杆子传人杜仙斋

第六十四章 杆子传人杜仙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呜呜!”杌子见对方认出自己,激动地连连点头。
  “去!”男子赶紧一甩胳膊将大黑狗撵开,一把扯去杌子口中的烂裤叉将他扶起,边替他解绳子边上上下下打量好久,最后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真是缘聚缘散天注定,想不到咱兄弟俩竟会在这里见面!”
  杌子更是百感交集激动万分,好久才号淘一声:“大哥!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呢……”
  男子见杌子狼狈不堪腿也瘸了,亦是心疼感慨与杌子抱头相泣,哽咽道:“那日我们被武警包围,一个也没逃掉!幸亏啊……幸亏你不在名单之列!可……可是你这腿咋瘸了……”
  “唉……我没事,”杌子,心酸不止含泪感叹:“说来话长……不说也罢,只要大哥没事一切就都好!”
  杌子一口一个大哥叫着,仿佛见到了亲人。
  原来,这位雍德丐帮未来的大杆子不是别人,正是此前杌子在於陵县城踩盘子冲撞的大贼头杜仙斋。
  说到这杜仙斋,不能不仔细交待一下背景。
  话说,自民初以来战乱频发民不聊生,丐帮几经支离分解,在全国各地分化为大大小小数百个分支,由于人心不齐帮规帮纪日益涣散,有一些直接就演变成了贼帮匪帮,原先秉持的“十穷”“八要”“十戒”等诸多千百年的教义法度就成了一纸空文,再无道义和正气可言。
  不过,作为当时京杭大运河两岸的重要口岸,雍德城也是丐帮的主要聚集地之一。此地丐帮人多势众,在全国亦是颇具分量。而雍德丐帮大杆子,也就是杜仙斋的父亲杜化铭,在解放前乃是远近闻名的义丐,干得是劫富济贫惩奸除恶的义举,并且曾经组织过帮众抗日反伪,实属一股清流,一度名震八方。
  解放前夕,各地丐帮开始瓦解,许多解放区的丐帮子弟加入了贫民互助会,解放后经过收容教育改过自新。自此要饭的分了地,妓/女进了厂,社会风气焕然一新。
  当然,当初也有一大批以黄衣派(以前旗人子弟为主的丐帮派别)为主的帮众逃亡流落到了港台及海外继续发展,有的延续存活下来,有的在滚滚潮流中销声匿迹。
  不过,杜化铭既没有出逃海外,也未接受政府收容,而是潜入贵州隐姓埋名当起了猎户,并与当地彝族姑娘曲木扎依相恋,婚后生下了杜仙斋。
  杜化铭给儿子取名仙斋,本意是想让他抛却世事纷争留在这山青水秀的仙境之地无忧无虑生活。
  然而事与愿违,小仙斋长到七八岁的时候发生了罕见的全国大饥荒,一帮走投无路的昔日老弟兄寻上门来请求杜化铭重组丐帮。
  杜化铭不能见死不救,于是带上小仙斋离了贵州,辗转于上海平津沿线等地组织一些老弱帮众乞讨为生。
  杜化铭采取收获交公统一分配的方式,使得人人有衣穿人人有饭吃,挽救了不少生命深获众望。
  杜仙斋小小年纪耳濡目染,虽然教无常师却也像父亲一样深明大义侠肝义胆,颇受大家喜爱。
  后来杜化铭操劳过度染病身亡,众人感恩戴德,几个篓头(杜化铭手下的头目)便将小仙斋收养门下,轮流带大。
  再后来大陆经济开放,之前一些流亡在外的丐帮子弟开始回流。他们良莠不齐,龙蛇混杂,为利益所驱使暗地里又拉竿起灶,重操旧业起来。
  他们钻着法律漏洞,打着弱势群体旗号鱼目混珠真假难辨,或是个体经营,或是公司化分工一条龙流水,成群结队拉帮结伙,或偷或抢,或讹或诈,或刮或剐,坑蒙拐骗不择手段,丧尽天良赚钱发财。一时之间,城里乡下街头巷尾乌烟瘴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