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欲九流 > 第五十四章 杌子大战张三疯

第五十四章 杌子大战张三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啥?你才操贱人的命!”杌子也是真急了,把破锨一扔,猛地推了张三疯一把:“就是不准救那个老不死的狗臭蛋!”
  
  张三疯打个趔趄差点摔倒,不等站稳也急红了眼上前猛推杌子一把,怒道:“姥姥个头!山人还就把话撂这里了,不救出老残我就不叫张惜才!”
  
  杌子“呼哧呼哧”冒着光火,大吼:“你敢救你试试,老子跟你绝交!”
  
  “绝交?你这不开窍的东西,跟谁稀罕似的,绝交就绝交!”张三疯也跳着脚冷骂。
  
  杌子更是一蹦二尺高(腿不瘸能超过三尺的标准高度)跳脚大骂:
  
  “你个满嘴喷粪放屁自己吃的臭鼬獾子,白要了老子的三个鸹鸹蛋了,白吃了老子的羊腿啦?今天小爷也把话撂这里,你要是敢帮老残,你……你打一辈子光棍!找个老婆三条腿!生个孩子没屁/眼!被窝里放屁往里灌,下辈子还剃头……”
  
  “靠!老子叫你骂……”张三疯气飚了,一伸手从怀中掏出那根硬梆梆的羊腿骨“嗖”扔了过去,“还你姥姥的羊腿!”
  
  杌子见一道黑亮东西照着面门袭来,慌忙闪身躲开,低头一看辨不清是铁头还是棒槌,气地大骂:“老东西,还敢暗器伤人!”
  
  “我呸!”张三疯见没砸到他,叉起腰在当街扯开嗓子吆喝起来:
  
  “南来的北往的,瞧一瞧看一看啦!青山村大恶棍,马杌子不是人,坑蒙拐骗掘人坟,撵跑亲娘没良心,偷人奶罩真下贱,藏在被窝暗发/春,不属人来不属狗,屎壳郎脚下团团滚,偷鸡摸狗耍流氓,货真价实丧门神……”
  
  此刻天已放亮,街上行人多了起来。张三疯这一唱广告效应特别强,立马就吸引了不少路人驻足围观。
  
  面对路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杌子第一次意识到了名誉危机,真担心这段时间自己在安良街上辛辛苦苦扫街扫出来的那点名声就此回到从前。
  
  可是张三疯一张臭嘴像上过了弦,变着花样又吆喝又唱,人越聚越多,杌子也越来越下不来台,最后恼羞成怒冲上前去,一把扯住张三疯领口抡起拳头就要下手:“我揍死你个老畜生……”
  
  “好哇,你小子还真动手啊!”
  
  张三疯也毫不含糊,迎面兜住杌子双臂往上一冲,两人头顶头撑起黄瓜架来。
  
  “操!今天小爷非跟你见个公母……”杌子额头爆着青筋与他角力。
  
  他虽然年轻,可是独腿发力终究打折扣,一心想着出其不意使个别腿,可那条瘸腿楞不配合,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张三疯虽然上了些年纪,可是两条腿稳当,就死死防守。二人也算势均力敌,一时难分胜负。
  
  这时围观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大,都跟着起哄起来:
  
  “这俩家伙,大清早上就开戏!”
  
  “不对,像是真打吧?”
  
  “真打啥,没看放慢动作嘛,人家这是晨练!”
  
  “对,踢!踢他!”
  
  “别光顶牛啊,诓他!别他!扭他……”
  
  “嗐,干打雷不下雨!来点真格的,咬他……”
  
  杌子和张三疯你来我往你退我进扭斗着,时而像斗鸡时而像斗牛,引得众人哗叫不止。
  
  杌子拼力较劲,心中暗暗感叹:姥姥的,没想到这老臭鼬还蛮有劲!以前总在老子面前装怂,原来他妈的留着后手呢!
  
  张三疯也浑身冒汗,暗下决心:小臭蛋,这回也叫你看看俺半仙的能耐,免得以后再小瞧咱!
  
  两人的较量好比太极阴阳八卦转,看似丝丝又绵绵,实则都已使出了洪荒之力。不多时,二人就都气喘吁吁汗流颊背腰酸腿软了,慢动作更加慢了。
  
  杌子没了招,喘着粗气冲张三疯呲牙:“把老子逼急了……俺可咬人!”
  
  “谁怕谁……你咬俺也咬!”张三疯也呲着牙回敬。
  
  一旁的雪狼起初只以为两人是闹着玩,还在兴奋地坐地观看。后来见他俩呲开了牙,心中纳闷起来,这明明是我们犬科动物决一死战的标志性动作,这俩货咋用上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