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欲九流 > 第十九章 透明棺材乌铁珠

第十九章 透明棺材乌铁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妇人深情自语,像是在对杌子说,又像在对空气说。
  
  好久,她吃力地起身,默默地跨起老迈的双腿出了窝棚,弓着背拉上垃圾车“吱吱吖吖”出门而去……
  
  这一夜,杌子和衣而眠,恍恍惚惚,辗转反侧,仿佛躺在了大青山的明镜石上。
  
  不知睡了多久,他不经意地翻了个身,一睁眼,猛然发现自己身下的明镜石竟然变成了一口透明的大棺材。
  
  棺材里躺着一个人,是个白衣秀才。秀才眉清目秀,手执折扇,口含明珠,恬淡安详,好像睡着了一样。
  
  他觉得秀才有些面熟,就趴上去仔细瞧。咦,那不是自己吗?
  
  杌子有些吃惊,自己是个癞痞,怎么可能人模狗样是个秀才!
  
  他一轱辘从明镜石上溜下来,蹲下身拍拍棺材,“啪啪”,冰凉生硬,分明是石头。石头里的自己连汗毛都清晰可辨,无比真实!
  
  “噫,这梦做的……”
  
  杌子摇摇头重新爬上明镜石躺下来,仰望着夜空失眠了……
  
  天空很小,只有窝棚顶漏着的破洞那么大。不过,却是星星点点,纷繁璀璨……
  
  星星里有娘,也有爹,有他从小到大所熟悉的每一张面孔。
  
  他望着最明亮的那颗星,头一回觉得星星的光很温暖,因为那里面有娘。
  
  他望着星星里的娘,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娘啊,跟你在一起的日子怎么总是过的那样苦?
  
  你总是一个人在太阳底下锄草犁地,把我一个人拋在树荫下……
  
  你总是把剩粥沏了又沏,把那些糙米渣给我,你只喝汤水……
  
  爹打我就打我吧,你却偏偏要去遮挡,这不是找打么……
  
  “唉……”杌子流着泪叹息。
  
  他又觉得,虽然跟娘在一起的日子很清苦,却终归是有温暖的,仿佛现在身上还有娘的余温……
  
  杌子望着大大小小的星辰,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整个世界。
  
  当然,难以避免,他也看到了爹。爹总是拉着脸举着巴掌,对自己和娘看谁都不顺眼。
  
  “老畜生!”杌子恨恨地骂一句。
  
  他觉得爹最不值一提,简直是自己和娘的恶魔。可是,他脑海中记忆深处,又影影绰绰似乎曾经有过被爹高高举起用胡茬蹭来蹭去的快乐……
  
  “唉,老畜生终归是小畜生的爹啊……”
  
  杌子内心极度矛盾,怅然长叹。他无法不怨恨娘,娘最终抛弃了家,离开了自己!
  
  他也必须怨恨爹,老畜生只晓得耍酒风拿人出气,从不去负起该负的责任!
  
  可是怨来怨去,他觉得其实真正最可恶的是自己,是自己伤透了娘的心,破灭了她唯一的,最后的希望……
  
  “唉……”杌子从未像今夜这样惆怅和悔恨过,一次又一次叹息着。
  
  长夜漫漫,他还想到了张三疯和老残。
  
  他觉得张三疯像个老大哥,疯是疯了点,心眼不坏。至于老残,则只能用老王八蛋来形容。
  
  他恨极了那个老东西,不由地摸着那条隐隐作痛的瘸腿咬牙切齿起来:
  
  “姥姥的,自己被当成杀人犯,一定是老残恶人先告状陷害的自己……”
  
  他恨恨地骂了一通,又想到了甘甜甜。尽管她瞧不上自己,可是不知道为啥自己就是喜欢她。一喜欢就想逞能,一逞能就撒了谎,谎一撒出去就没法圆了。
  
  “唉……”此刻的他满腹郁闷,只恨自己没有生在一个富贵的家里。
  
  最后,他又想到了大姐,想到了老妇人。她们的命运如此可悲,像娘一样可怜,却没人同情,没人保护……
  
  杌子头一次觉得世上的人和事竟然如此复杂无奈。望着漫天星辰,觉得那么多星星,却没有一颗代表自己,没有一颗属于自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