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欲九流 > 第九章 先奸后杀人命案

第九章 先奸后杀人命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抬头望望高高的桥头,仰天长叹:
  
  “马杌子啊,当年你爹就是从那上面一头栽下来的!”
  
  正好远处传来火车鸣笛声,此处是个急转弯,火车都要减速,杌子打算扒火车走人。
  
  眼看着火车头露出来,越来越近,杌子伏在铁轨旁,待火车头驶过,弓背猫身猛然蹿起,身体便贴在了黑皮车厢上。
  
  “窟穹……窟穹……”
  
  伴着火车浓重的黑黄烟雾,空气中甩下一句话: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火车一路西去。
  
  杌子躺在露天的车厢里,身下是大块大块乌黑发亮的块煤。他很疲惫,不久便睡了过去。
  
  他做了两个梦。
  
  一个是他碰见了爹,爹抽了他俩嘴巴说他跟他娘一样贱。
  
  另一个是老残抓住他的衣领要他赔羊,他就骂:“老残你王八蛋,你不要脸,你搂母羊睡!”
  
  老残听了就甩着羊鞭撵,杌子就跑。
  
  跑着跑着,老残不见了,眼前出现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妞儿,白嫩的皮肤,鼓鼓的胸脯,是建材厂的甘甜甜!
  
  杌子跑上去就亲,甘甜甜躲开,指着他鼻尖骂:“你个坏杌子臭杌子烂杌子,你说你爹是村长,你大爷是书记,你叔是厂长,全是放屁!”
  
  杌子打个激灵醒来,见自己躺在火车上,长长松了口气,再也合不上眼了。
  
  火车中途停了四五站,杌子腹中饥饿。本想就此下车,但转念一想,走吧,走得越远越好,离开那个伤心的小村再也不回来。
  
  岂料,就在他下决心一走了之的时候,竟被巡检的路警逮了个正着。
  
  路段警务室里,铁路公安死死盯着杌子喝问:“说,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扒的车?证件呢?”
  
  杌子一脸沮丧,一声不吭。
  
  第二天一早,杌子在两名路警押解下回到小村。
  
  石局点一下头,一名公安“咔嚓”一下给杌子双手箍上一副明晃晃的手铐。
  
  石局厉吼:“还不老实交待?”
  
  杌子顿时傻了眼,一屁股瘫在地上。
  
  待石局再问他,他突然从地上窜起扯着脖子大骂:
  
  “老残你王八蛋,你个歹毒的老不死,老东西!你敢出卖爷爷,等我出来要你好看!”
  
  “出来?”
  
  石局冷冷一笑,反问:“你还能出得来吗?”
  
  “能能能,你们不是说抗拒从严坦白从宽吗?我说,我全说!”
  
  杌子仰起头一连迭应道。
  
  “算你识趣。”石局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招呼手下录口供。
  
  半个钟头后,口供录完。
  
  石局接过口供,只见上面写着:
  
  “我叫马杌子,从小娘跑了爹散了,我饿得慌就偷了杨四家一支鸡,王五家九个鸹鸹蛋,后来又偷了电焊厂一箱焊条……还偷了建材厂女工宿舍的奶罩和裤头,还偷了老残一只羊,第一次一只公的,第二次一只母的……
  
  石局看完将口供猛地在桌上一拍,怒骂:“好小子,跟老子玩转转!”
  
  不过,他随即冷冷一笑,对手下说:
  
  “哼哼,他偷了女工的内衣便是作案动机就有作案倾向,这本身就是重大线索嘛!再审,不行就采取些非常规手段,要让他快点认供,市局限期上报结果,现在已有重大突破,争取明天一早结案!”
  
  杌子被带下去,他心里琢磨着刚才审讯时公安问的那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越想越纳闷,就向看守公安打听,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
  
  怎么可能,那个汪水妮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