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欲九流 > 第六章 三十六计走为上

第六章 三十六计走为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从杌子和张三疯烤羊腿被老残抓现形,大青山顶上连日来云遮雾罩,张三疯又消失了。
  
  村人远远指着山头议论:“莫不是石大夫显灵了?”
  
  “那明镜石是天上飞来的,自然不是俗物!”
  
  “我看张三疯也不是俗物!”
  
  “屁,他当然不是俗物,是个俗人!”
  
  “咋?他也算个人?一个臭屁精罢了!”
  
  “哈哈哈哈哈哈……”
  
  大家都拿张三疯开涮,可是谁也没有胆量钻上山头到云雾里去看个究竟,只有张三疯敢。
  
  放下张三疯先不说,再说马杌子。
  
  自从被杨家兴从建材厂保出来,他既不敢回村,也无脸去找甘甜甜,只能在四处瞎逛靠小偷小摸弄点吃的,惨到有上顿没下顿。
  
  的确,前两年他是风光过一回。那时他爹他娘才抛去他不久。
  
  他心里恨,想不到娘竟然会真的走。
  
  他更恨爹,恨不得将他揍个皮开肉绽,可是他不敢,从小就只有老畜生揍小畜生的份儿。
  
  他很想死,可是又不甘心。他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不被人瞧不起,可以风风光光大摇大摆地走在村里的大街上。
  
  当然,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杌子改变不了自己的骨骼命相,走路越来越带着贼风,行事从来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王八亀头朝哪边!
  
  不过,他却是十分牙硬。硬是靠着鸡鸣狗盗顽强地活了下来。
  
  其实他对甘甜甜讲的那些话,有一半是吹牛也有一半没太吹牛。作为一名不入流的小贼,杌子倒是真的见识过传说中的贼帮的。
  
  有一次杌子溜到县城踩盘子(黑话踩点,即作案前预先摸底),不成想恰恰冲撞了贼头杜仙斋。
  
  杜仙斋在当地影响极大,据说黑白两道都有徒弟门生,是个官面上都不愿意招惹的人物,他岂能轻易饶过杌子?
  
  那一次杜仙斋调动了上百号人追拿杌子,后来直接把青山村给包围了。全村老少都吓得躲进了大青山。
  
  杌子则躲在生产队的地窖里三天三夜不敢出来,最后是被辣椒熏烟给活活熏出来的。
  
  他被五花大绑推在了杜仙斋面前。
  
  不过这小子天生命贱,却也是天生的牙硬,被打了个皮开肉绽死活就是不向杜仙斋低头认罪。
  
  杜仙斋见他有几分枭桀气概,便生了恻隐之心将他放了,并且约定日子要与他义结金兰。
  
  说起来那时候的杌子借了杜仙斋的威名,的确是风光了几天。
  
  可是不巧的是约定之期还未到就逢上全国严打,杜仙斋一伙被省里派来的武警部队一网打尽全部锒铛入狱。
  
  也幸亏当时杌子还未入伙,这才躲过一劫。
  
  可是杜仙斋一被抓,才自我感觉要被上天眷顾风生水起的杌子,优越感立马就分崩离析了。
  
  并且是境况越来越不如从前,有时被人抓住,轻则痛骂重则挨揍,真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甚至,连老残这样不入流的人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于是,杌子就专门暗地里跟老残吊着干,断不了去老残的老屋和羊圈里光顾一下。
  
  至于老残,他对马杌子可谓是恨之入骨,恨不得生啖其肉活剥其皮。要知道,羊可是老残的命茛子,何况是一只才成年的温顺母羊。
  
  杌子烤的那条羊腿恰恰就是那只母羊的。他自知闯下了大祸,这回与老残的梁子算是结死了。
  
  另外,老残还有件极为私密的事儿被杌子瞧见了。
  
  对老残来说丢羊事大,但是他更担心的是马杌子掌握着自己的秘密,要是被张三疯知道了编成歌在大街上一唱,那可真是不敢想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